洪學長幾個月前連絡上孔祥祿旅長

 

引用:http://tw.myblog.yahoo.com/jw!d87jfIiaAUU4AGmALo39u9iW/article?mid=850

 

 

我一直期待有一天,能當面報告旅長,當年讓他那雙尖頭小皮鞋泡到海水的那位衛兵就是我。

 

記得得是71年三月份某夜,孔旅長乘吉普車來到七哨查哨。孔旅長個子瘦高,給我們小兵們的印象,講話慢條斯理,不曾大聲斥責的好好先生。旅長簽完查哨簿後,對我說...過陣子就要暫時離開部隊(七十二年戰院畢業),希望能帶他下坑道,這條坑道他還不曾進來過...

 

那有什麼問題,右手持步槍,左手拿充電式手電筒,就請旅長跟著我走。旅長駕駛沒有跟下坑道,只逕自坐在吉普車駕駛座。

 

坑道內前、後寢室還有幾盞5瓦小燈泡可照明。一過大寢室,坑道內白天已經是伸手不見五指,更何況那時是暗夜。切換開關打亮手電筒,我在前、旅長在後。偶爾停下腳步向旅長介紹,戰時指揮台、手榴彈投擲場、戰備水池...。主坑道走到底就是臨海的射口,聽那射口外的海浪聲洶湧

 

本來就沒打算帶旅長看支坑道,但是往回走經過支坑道,旅長突然說進去看看。旅長先左轉就走進支坑道,我緊跟在旅長身後,手側提手電筒,讓光線就在旅長前照明著...。

 

旅長剛走進支坑道射口,突然噗!一聲、緊接著又噗!了第二聲,旅長感覺到積水而停下腳步,那雙小皮鞋就被坑道內的海水給半淹。這條支坑道射口逢大潮必淹(射口低於海平面),那天應該就是大潮前夕,也幸好只半淹旅長的小皮鞋。

 

旅長沒有責備,就連不悅的表情都沒有,暗夜中見那吉普車開動離去。這是我最後一回見到孔旅長,事隔三十年,希望下回能有機會與旅長聊聊往事。

 

 

不久後新到任陳嶺珊旅長也來到七哨。第一次見到陳旅長,旅長就說了幾則在美國受訓時遇到的故事。印象深刻是一則,休假在紐約中央公園遇上美國黑人搶劫,比劃幾手中國功夫就將他們給嚇跑,還附帶手勢,全班哨所有人聽得是哈哈大笑。陳旅長現在旅居美國,想再聽到他說故事,應該很困難。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1C
  • <p>記得把新皮鞋準備好還給孔旅長....</p>
    <p>七哨淹水的情況似乎從沒改善, 到了56-3的年代依然如此..</p>
    [版主回覆08/27/2012 17:34:21]<p>當時我應該走前面,救駕有功返台兩航次。<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18.gif"/></p>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