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喚雨 



71年2月,抵達金門幾天後,新兵銜接訓練也因為工差人力的不足,而改為晚上操兵。所有新兵與中鳥帶著臉盆出工差,就在料羅港邊的一座坑道。坑道已經大略完成,工程進行著,是將坑道左右兩側用水泥灌漿成長條凳...http://tw.myblog.yahoo.com/km-natac/article?mid=36237


這裡也是我第一回「耳聞」水匪的地方...http://mypaper.pchome.com.tw/natac/post/1270963472


扎實的經過整整三十年又四個月,今日終於能再次看見料羅候船室坑道。

當時部隊沒有給任何工具。我們用手指、拆下兵籍名牌、拆下銅環...挖埋在沙灘上的碎石。每人每日數十臉盆的碎石,都無法填滿這條坑道的大胃口。坑道並不長,那碎石應該是進了與坑道尾端相連接砲陣地。

 

沒有功勞、當年也挖得很疲勞。即使已經廢棄不用多年,對於曾經付出淚與汗的地方,我們是刻骨銘心的難忘與思念!

 

我們會永遠的記得金門;金門也不該將我們給忘了!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