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國墩早年是個漁獲豐收的漁場,大陸漁民為了生計,時常就趁黑或霧季越界捕魚。

三月的濃霧,能見度就如在虛無縹緲間幾十公尺之內,衛兵將眼睛睜大也沒用,觀測所也一樣是瞎了。機帆船還能聽著引擎答答聲響來辨位驅離,對於風力帆船或是關閉引擎的匪船、水匪的橡皮艇,有意圖想靠岸其實並不難。



71年三月,一早0520正往連上集合準備早點名,走到621觀測所前。濃霧中的一道空隙,瞧見一艘匪大型帆船無聲無息,如鬼魅般就停在四哨前,幾乎都要靠岸,距離近得我都能清楚看見船帆布上的大小補丁。

 

 

 

急忙回七哨,戰情命令將50機槍變換陣地到四哨,當驅離射擊聲響起,匪船急忙轉向,搖搖擺擺避入濃霧往北碇方向而去。緊接著是聽見北碇50機槍聲響起...。



這只是當天的小插曲,一樣的吃早餐如打火,一樣的老兵站哨、菜鳥出工差。晚間回到班哨,得知匪帆船被擊沉。當時只要守備區附近有匪船被催毀,防區都會下電話記錄,第一線衛兵嚴防有匪軍泅水上岸。

 

 

 

9/10日,問了當地村民,那座小廟內的骨骸是怎麼來的http://tw.myblog.yahoo.com/km-natac/article?mid=34691。早年被海浪衝上岸的無名屍,託夢給村民,要村民蓋小廟供奉。





 

 

不要認為駐軍只對大陸漁民殘忍!
 
72年事隔正好一年,三月18日左右深夜,一艘台中港籍的漁船(另一說是兩艘),霧季夜間迷航,直往禁制水域而來。
 

當時的守軍,正好是移防到金門第一線守防不到七日的319師某營。守軍一緊張就直接瞄準擊毀。船隻殘體漂到田埔連60砲長防區,砲長在他的部落格也曾提起。

 

72年三月23日, 專二副連長帶領留交業務士回到大坪頂。當天副連長就對著我說:七哨的50機槍居然把船給打沉了,還是我們台中港的漁船...。

 

不要認為駐軍也對自己漁民殘忍!

 

四年後又是三月霧季,一艘越南難民船,強行靠岸烈嶼東崗...。

 

霧季、暗夜不管是大陸漁民、我方漁民、越南難民、投奔自由、敵後工作人員、來摸哨的水匪、執行任務的海龍蛙人...,第一線衛兵無法在船隻靠岸前辨識船上人員身分,就只能對著匪船開槍射擊。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in.tunglin
  • 民國73年暑假後期,對岸出動"數百艘"各式各樣的船,密密麻麻有大有小,把小金門圍了一圈(只差沒進金烈水道而已),連續在海上扎營一個月,晚上時,整個海面都是漁火,夜愈深,愈往小金的岸邊靠,天亮了,就移往外海,那段時間,全小金的阿兵哥的作息都是白天睡覺,晚上警戒,整晚都是50機槍,照明彈,各式砲彈的聲音,很難入睡,白天則是戰搜連的坦克進忙出,開往海邊打驅離,現在回想起來,那一陣子的金防部司令官和烈嶼師長晚上不知如何睡覺的?
    [版主回覆09/20/2011 13:45:49]哨旁的50機槍打驅離,坑道內迴聲很大,初期也是很難入睡。聽習慣,構工累了還是照睡。當時我們最大的福利,就是躺平睡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