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房重地----我的總機歲月  BD110 通信員



  受訓公差(4


  民國七十二年三月一日 筆者進入通保連通信四級廠,作為期三個月的見習與試用期,在這一段期間,週一至週六上午通勤搭公車到山外同安哥再搭軍方通信營的採買車進太武山的管制區,下午五點,兩人徒步由吳村出山外再搭公車回家,中午偶爾同義哥三貼到山外晃晃,或到擎天廳看電影。在通信四級廠我第一次見到了防區的政戰部主任武士嵩將軍及總政戰部主任王昇將軍。


  三月是高裝檢(5)的開始,廠裏變得清閒許多,一天我們碰到毛贏先營長;看著我們三人沒事,說了一句:「沒事不會看技術手冊!」讓我們三人暗地裏偷笑,「沒事看技術手冊」就變成筆者後來,有時後陶侃小兵的玩笑話。也許裝檢事不關己,變得真得太清閒了,連長就叫筆者回家(真不該忘了謝謝連長及大名),下個月再來上班,哇賽!真得爽到了;當下就馬上三步併二步走,心有如小鹿亂撞,雀躍不已,回家…YA.....!。


  見習這段其間,筆者支領墨哥的錢餉八千多元至到 七月一日 正式內編,從雇一等一級支領六千一百元,見習三個月後,就去西康一號總機,記憶裏除了總機的葉組長(後來他娶了總機大姐 翁淑鵝 小姐後輪調回台灣),還記得障礙台的兩個人呂森田及江清森、長途台的施全和後來同年齡層次的許國勝、吳宗憲、唐明宗、黃送材、許智淵、也許是同齡關係走得比較近,尤其是大個仔唐明宗、許智淵只要到台灣會找他們…時間太久許多有情有義的弟兄名子都已經淡忘…。


  民國七十三年五月,筆者同義哥及總機葉組長及高弟鈞下士同去中和秀朗橋六九軍通信營受訓,受的是機電式交換機型式是TG -4F 01縱橫式自動交換機,屬國產品由臺灣通信工業公司(簡稱臺通)製造,其間扣除假日及端午節,實際授課天數不到十餘天,期間碰到發生在金門的一件大事—六六空難,一架C—一一九老母機失事墜落料羅海灣,但筆者和義哥在受訓後回金;還是去搭失事後老母機第一次飛行金門的班機,在機上除機上組員外,褡乘人員筆者及義哥,還有一位將軍,他是後指部指揮官于德貴將軍,搭機人員總數六人之多。


  西康總機使用的美軍BD110野戰人工交換機,啟用已久(成立何時筆者不清處,後來報廢報繳);機鍵損耗嚴重,有一次筆者只不過去做一級基本保養除塵動作;換來的是機台當機,嚇出一身冷汗,對此再往後,筆者對維修老舊的交換設備感到厭惡,但長官的命令又不得去做,如按權責保修責任,除西康總機外,其餘各單位的總機,師、旅、營、連、應由通保連派員遊修或是故障單位按補保作業程序逐級送修才是正歸的作業途徑。也許是戰地因素,及要即時搶修通信的時效原因,和長官對我們兩技術的信賴才委有我們去搶修,通信最急,軍情傳遞仰賴通信,其時筆者同義哥受的是機電式自動交換機,義哥在通信四級廠是修C-9無線電調幅機的能手,筆者也只不過是在通信四級廠見習時見到少許型式的美軍野戰交換機,看著比敘班的士官或資深的有線電士兵在修,筆者小鬼菜鳥一個還輪不到我上場。受訓回來,直到裝機筆者同義哥的技術大部份是跟工程師學,記憶理台通裝機的工程隊只剩隊長郭明森這個名子還記得。我們是硬著頭皮被趕鴉子上轎到伸告故障單位做遊修,所幸在校所授的電子課程及受訓的基礎及當時各單位對技術手冊線路圖多數保持相當完整,使我們都能很快上手;達成上級交付的使命,能順利完成任務。這也對筆者受益不少,讓筆者在日後面對陌生的交換設備,只要有技術手冊就能完成任務。民國七十四年司令部的830交換機(已報廢)筆者修過,直到八十二年汰換成國際牌824電子交換機,從洪益華排長輪調後接手到民國九十三年汰換,其間各單位的交換機也隨著更換,師級有冠宇KY 1000A數位交換機及旅營連級AT-824小交換機,民國九十年後換成冠宇公司的KY32數位交換機,民國八十五西康總機汰換TG4-F01更換成KY -1000A,再度同義哥到土城工業區冠宇電機公司受訓後回來,不到一週,又同安哥、義哥去桃園山仔頂—陸軍通信電子學校;上工業研究院數位電子交換機研習課程,這段時間感覺自己好像是「受訓公差」。


  八十五年至八十六年初是很特別的一年,八十五年三月台海飛彈危機,時局緊張嚴峻,安然渡過。同年十一月我又到台灣新店檳榔路的統一通信指揮部受訓七週,畢業時間已經是除夕的前一天,差一點回不了家,機票一張難求,旅行社在現場賣黑票,一張多五百元還排不到位置搶購,慶幸遠東航空公司開了加班機才得返家過年。跟以往不同的是,筆者已經不是被叫小鬼或小弟的菜鳥,而是大哥、老鬼的死老百姓,這一次筆者成了帶隊官,帶著各師的通信兵小老弟前往受訓,受訓的班主任是老長官—張凱嬰上校;曾做過通信組組長。治校嚴明,我感受到那一種氣氛。在受訓其間讓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壓力,受訓課程交換機的網管程式功能設定,電腦開啟全是英文字母,字母分開每一個都認識;字母組合個個我不認得它。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幸教官有拿一本中英文掺雜的技術手冊給筆者,在加上教官放水,讓筆者低空飛過。順利拿到一張---統一通信指揮部,總機作業專長班,電話修護士的畢業證書,特別感謝這次受訓的壓利,讓筆者在民國八十九年調到光纖台,再到通校受訓,能很快進入狀況。


       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的通信人,筆者有時後會抱怨長官不公,搶修通信設備不分初一或十五和逢年過節,一通電話隨傳隨到,但有時還是很感謝他們的關愛,讓筆者學了不少的通信知識與技術技能。筆者也要感謝現在的通校翁校長他讓筆者去受訓,讓筆者去看到一所國軍最高通信學府的學員生,由不會的變到會的交學過程,參與受訓,才知到自己通信知識與技能是那麼經不起考驗,才知到要精進奮起直追。尤其是電腦,筆者完全沒上一次有系統且是全程從基礎到應用維修的課程,全是跟弟兄們一點一滴學來的,很感謝那一群不嫌棄筆者的愚鈍,讓筆者不是現代功能性文盲的人。



註解:




4   部隊勤務繁重,因無法派學有相關專常的人員參與受訓,會派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員

參加,就會被稱為,單位沒人被派出公差來受訓的受訓公差。


5   裝檢:裝備檢查一般分各單位,連營旅師主官裝檢及金裝檢(金門防衛司令部)及高裝檢(各軍種總部)派員到各單位檢查裝備。




台通公司的人工台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