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營區-12

 


滿城風雨:參謀長敗陣後、將師旗細細檢整整齊,再取來黃布將其捲繞保護由傳令擲捧上車、在砲指部指揮官的口令下~在場人員敬禮、恭送師旗離開!因為在場的兩位上校都知道,今天的師旗被欺侮的很慘、而師旗代表一個單位,他們兩這樣胡搞師旗,已對他兩未來的仕途埋下變數!未幾~先前即發生G933B有一員二兵演訓車禍死亡, 步四營北考基地106砲車過灣翻覆,一死一重傷的重大軍安!


車子回到了師部、參謀長領著傳令將師旗放回師長辦公室,隨即再命營務班備酒菜與香燭準備祭旗,因為參謀長也很內疚、太過輕敵,畢究對方領頭的可是堂堂少將指揮官、下轄2位上校合計900餘人,且個個久戰沙場、參加過各大小戰役!而看看自己的領章~右邊?步科,左邊開了3朵梅花、雖上過戰院了~但還沒發角耶!搞不好跟人下面2位的平平?上校,也鬥不過人家。況且自己沒考慮到師旗不曾上過戰場、其神力畢竟弱了點,再看著最近的砲指部軍安狀況極差,而其他單位也沒好到哪裡去,今天又把師旗搞成這樣旗不祐我部隊這下肯定慘了~ 回到自己寢室換上全套軍常服、打算以必恭必敬的最高敬意進行祭旗、以使軍旗仍再庇祐他的常誠部隊~


步出了寢室、不巧遇到了主任與副主任倆人在門口談話,兩人見到參謀長出來就都繃著臉以嚴肅的口吻說~昨晚你辛苦了!也不愧是幹政戰的、自有自的消息管道,才剛一回到司令部而以、他們兩人似乎什麼都知道了,而副參ㄟ似乎聽到門外有參謀長的聲音也跑出來湊熱鬧,迎頭見面也是問到:參座、昨晚你辛苦了!好吧~好事不出門,糗事傳千里!大家都進司令部餐廳裡談吧,以免讓大廳的衛兵聽到了,接著參謀長就把昨晚的事一一詳述道來,雖說另3位聽眾應已都聽完遙指部版本,但再經參謀長親自口述,大家不禁都把臉拉的老長,畢竟師旗倒了、而他們4個人可都是坐同條船的啊!這下大家可都是會衰到,此時這3位聽眾也紛紛回房換上軍長服打算一起祭旗,因此4位上校一字排開,將師旗迎到司令部會議室必恭必敬的祭拜一番後,再將其插回師長辦公桌後方!


註:司令部之配置:外觀是一棟2層樓的鋼筋混泥土建築,前有一水池充當圓環,進了大門後兩側各有一樓梯,大廳正中央站一持65K2步槍以高端槍姿勢持槍之憲兵,以同時監視左右兩側小門與正門還有要上樓梯之人物,而大廳西側靠大門處有一安官桌、由一憲兵下士攜左輪手槍擔任之,兩員憲兵皆需由破冬弟兄擔任,以免遇到6大長官會緊張失常。大廳正後方為司令部餐廳、是平常6大長官用餐與宴客的地方,餐廳內有廚房、而隔壁為營務班寢室,包含六大長官的伺從官/伺從士/傳令/駕駛/伙房食勤人員通通住在裡面。以大廳為中心,西側前面為參謀長辦公室、南面為副參謀長辦公室,且副參辦公室再隔出一間當參辦室(裡面有文書、處理日常公文),而東側是主任在用的政辦室,格局與左側相同!上了2樓後,前面是大大的師長辦公室與小小的師辦室,而後面是較小的副師長辦公室與大大的司令部會議室。因此整個格局在地理方水上來看是煞費苦心的,建築物為座北朝南、以使主官能君臨天下,而部隊裡參謀長是武將、主任是文官,故符合左青龍、右白虎,再主官的房間比較大、副官的比主官的小!建築物的外圍:水池圓環前種滿的各式花草包含芙蓉草,西側門釘了幾個架子種麥草與一個高爾夫擊球練習場,西側後方為“常誠隊史館”東側門為司令部停車棚、在過去為地下戰情,而後面有一小廣場接營務班廚房小門,南面駐紮的單位是~“精誠連”、北側為師部連,有了精誠連在旁邊可能這樣比較安心吧!


厄運連連:6大長官裡的4位上校,每個人的臉色始終開朗不起來。中午用餐時、飯後副師長高興的喝著他的養身麥汁、這可是他交代營務班用心用感情種出來的,因為每每要喝麥汁就要差人到豐原的舊市場裡買、有點距離也太貴,因此他就跟店家買了一包種子回來丟給營務班,店家老闆說:麥仔灑下去2個禮拜就可以採收了,因此副師長就規定營務班所有人員每人認養兩木箱,每兩週放一次假、放假前要檢查麥苗是否豐收且並打一杯試喝其口感,結果第一二三次採收都是大豐收但卻沒人可以放假,因為口感收起來太腥也太苦澀,一群人禁假禁了快2個月了、搞到大家快抓狂,後來才在少校伺從官協助下請參一科查詢、終於在步八營找到一位中興大學畜牧系的弟兄,在他的指道下才知道麥苗在種植時不可以晒到太陽、否則莖部太早纖維化那口感就會苦澀另打汁時要加入蜂蜜以壓抑腥味與增加口感,終於~副師種喝到他滿意的養生麥汁了,因此樂的跟大家強力推薦,但大家卻興趣不高。此時戰情來電參辦室轉告:有一衛生營伙房弟兄、因使用壓麵機不當而使手掌被捲入,目前衛生營營長與連長均已抵達急救並另請保修營支援拆解機械以將手掌取出,聽到此消息後四位上校都閃過一個念頭~壞啦難不成師旗倒了的效應開始發酵了!


副參謀長與副主任立即起身趕到位於后里看守所旁的衛生營伙房,抵達後、看到一大群人圍在伙房入口狹隘的走道旁的壓麵機旁,受傷的弟兄已叫不出聲音而臉色慘白的站趴在壓麵機、而其營長已在一旁為其注射點滴並通令營上與傷員血型相同的弟兄寢室集合待命隨時準備輸血!而保修營在一位士官長的帶領下帶來的一堆也不知道適不適用的器材趕來試圖將手掌取出來,並急急忙忙的在機械上敲敲打打的,但似乎僅能取下麵團入口處的不鏽鋼外蓋而以。副參與副主任抵達後、副參立即指示不相關人員立即離開,再召來幾位孔武有力的弟兄將壓麵機整座檯出事外以使有足夠的空間進行搶救,地面上血跡斑斑、而傷員仍很疲憊而痛苦的掙扎著,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可是整個手掌已完全捲入內部,真的很不好取出,副參不斷的咒罵著保修營士官長無能,而副主任卻在一旁不斷的安撫士官長,叫他放心的大膽作、他一定可以的,真的是標準的國軍作戰與輔導兩大體系的完美樣板演出!


現場已開來衛生營的悍馬救護車與保修營的2噸半器材車,再加上位在支指部的地頭上、支指部閒人最多了,三級場、醫務所、醫防組、衛補室、補辦室、彈辦室、旅部文書與各單位前來洽公的業勤士,因此又圍上一圈又一圈的阿兵們,而其他各科組聽聞後也都派人前來關切,這時副參從人群中認出也是來看熱鬧的師經理士,一把拉出他問到:糧秣士小朋友(正牌糧秣士因跟連長嗆聲吵架、故正二次禁閉室深造中)…怎麼辦~這壓麵機有沒有帳,我想把他卸了!報告副參謀長:這當然是有帳啊!不過都這時候了、不管了~把他用“上素”﹙乙決﹚燒開了,我負責來除帳報陪。就這麼的在副參得命令指揮下、保修營用上素將整個支架全給割下來,只剩下籃球大小而重量不輕的輾壓滾輪槽仍緊緊的捲壓著手掌,為爭取時效,就近叫汽車連派出悍馬車、連人帶著切割下來的滾輪上車躺在後車斗上,保修營與衛生營人馬也帶器材上車,一邊後送醫院、一邊搶救手掌以爭取時效,為了怕路上急需急救與拆卸器材、救護車與器材車也跟了上去,再加上衛生營營長的M151指揮車,一列車隊直奔台中坪林的陸軍803醫院而去。


晚上用餐時、除師長尚在恆春視察進訓三軍連訓基地的部隊外,5大長官在司令部內餐廳用餐,席間、副主任談著下午後送軍醫院的那位衛生營弟兄已開完手術轉入病房了,慶幸他是在衛生營弟兄、在第一時間有受到良好的醫療急救,慶幸發生地點是在支指部、在第一時間有充分的器材可以搶救,雖還不至於餘要截肢,而血管順利接合後且如癒合良好,不過整個手掌因為是粉碎性骨折,日後痊癒後也無法提取任何重物了….。頓時在家的臉色都沉了下來,此時副師長卻開口了:近傍晚時師長來電,我進訓三軍聯訓基地之配訓部隊、在進行火砲射擊前的靶場清理時,有一員糊塗的上兵弟兄將一枚57步槍所使用的“高爆黃磷彈”拾來玩耍多時後突然引爆,當成造成衛生營該上兵與一下士重傷、二兵輕傷的重大軍安,聽完~大家臉色更加深沉了,這時換主任跟著說:桃園憲兵隊來電,步三營有一弟兄因承受不了下基地之壓力,放假返家時在桃園一野溪旁留下遺書、上吊自殺了聽完大家頭皮更加發麻了,再照這樣傷亡下去、難不成今年的死亡人數要超過去年的27人了!而4位上校們內心更加心虛了!


欲振乏力︰第二天早餐會報、報上來的軍安資料更讓人憂心,除昨晚已知道的重大軍安外,其他大大小小的因演訓造成人員墜涯、骨折、演時中逃兵的各數據都直線飆高,包含4位上校與各科組組長的血壓也都飆的跟數據一樣高!會後4個人回到司令部聚在參謀長辦公室裡,大家憂心的討論著,如果猩猩營區的事再不圓滿搞定、以慰藉師旗,那師旗也將不會庇祐我師、那厄運將會不斷的來臨、大家的仕途也將不保!


參謀長問著主任:國防部聯勤留守業務署那邊再努力看看吧,我覺得把他們都移到忠烈祠去會比較妥當。副主任回道:主任一直有交辦我持續與他們溝通,但是真的舉證困難。不過他們是有說如果無法舉證,是可以以併牌之方式、讓“靈”引回忠烈祠內『國軍陣亡將士之靈位』那塊大牌內,不過仍需最少有一位具體人名與單位舉證確為國軍將士、然後行文給他們且查證屬實後,他們才會行文給承辦的忠烈祠舉行迎靈典禮這樣才能偷渡進去。看來~這方法似乎也有點不可行!副主任再接續著說:再說引靈也必須要那些先人們同意,如果他們不同意、那我們也就招不到魂,那引靈也就無效,因此他們同意最好、如不同意就只能用法器收服使其強迫移靈了。結論就是~還是要能把那些先人給收了才行!


砲指部指揮官開完會並沒有立即返回猩猩營區,而是到參四科辦公室瞎晃一陣跟科長討論要如何寫一份看起來盡善盡美、事實上完全沒進度又不會被抓包的—『猩猩營區改建工程第一期—庫房拆除進度報告』,事後來到了司令部找參謀長看看他們的報告瞎扯的可不可以,進了參謀長辦公室、在座4位看完報告後覺得還可以、接著就把他們剛討論得事情跟指揮官講了,那就是~還是要能把那些先人給收了才行!指揮官驚訝的問到︰耶~難不成要請外面道行高深的道士? 不行、這樣外人萬一守不住口、事情萬一傳出去上了報還的了,還是需我們自己人解決才可以。 副參插話道︰該不會真的要跟師長說啊? 屆時如果他願意出面也就算了、萬一他不願意還強令我們親上火線督軍限時拆除,我們豈不更沒有轉圜的餘定與時間!大家陷入一番思考後不約而同的脫口說出~找副師長!


東山再起:副師長是砲科出身的,因此在以步兵為主的野戰師裡,砲指部算是他最親的子弟兵,沒理由不幫!因此趁著師長不在、一票5位上校上樓來到副師長辦公室,報告後進到了副座辦公室、看到副座坐在大藤椅、桌前放著一堆麥苗,他正在仔細琢磨的評比營務班的哪位小朋友種的最好,並直接一小撮一小撮的拿起來送進嘴裡試嚼,以確認種植方法好統一“技令” ,且還洋洋得意的說:前晚嘉義的糧無拐師師長來, 喝過後大加讚賞擇日還要派他們營務班的過來學,因此他要趕緊確認好技令以方便移轉,不能丟人啊!大家看了不禁在內心裡搖搖頭,唉~猩猩營區都要死人了,你還有閒情在這搞這些雜草!隨後眾人各自找椅子坐下、而伺從士也立即為每人遞上那~常誠養生麥汁,首先由砲指部指揮官將這整個事件由頭至尾作一番完整的報告,接著再由參謀長報告他去處理的情況、緊接著主任也報告他與留守業務署那邊聯繫後的現況。報告完畢後大家都誠惶誠恐的,心想副師長的反應一定跟會跟他們眾上校第一次聽到時一樣、大發雷霆、直斥絕無鬼怪之說!可是副師長並沒有,他喝著麥汁一番常思後說道︰糊塗~第一次砲指部的軍旗不行時就該向我呈報了,你們想想現在的軍旗都沒有打過戰,結果你們還拿出去跟那些百戰沙場的先烈們硬拼,這下子又要養旗養很久才能補回來要不然又要再拿去跟老軍旗分靈補氣….。驚~不愧是副師長、不愧是將軍,懂得還真多。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副師長達道︰我親自去拜他們,不過還是要帶些法器過去,師旗已確定沒用了,走~先到隊史館看看有什麼能用的!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中興劍友
  • 事情越來越大條...  已完全無法想像結局到底是如何?猩猩營區眾辣手ㄟ弟兄守口如瓶,不愧是 234的好弟兄。
  • 輕鬆
  • 隊史館不能進去!真遺憾!<br>在行政排學長的部落格有人po文,88年精實案時,裁撤,九龍不知被誰偷了,師部長城的隊徽,還被丟到垃圾場,想當年在古北口,崑崙關殲滅日本人,這樣的部隊竟這樣走入歷史,,,,,,,,,,,,不知是真的?
  • sniper
  • <p>呵~ 真厲害,還有想到 隊史館 。不愧是 長官 。</p>
  • chien
  • <p><font color="#0000ff">副師長出動,該不會也翻船吧!真期待-翻船,師長親自上戰場!</font></p>
  • 陰森購物
  • 頭香 先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