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門駐軍屠殺越南難民的「三七事件」(管仁健╱著)



  解嚴至今已二十年,改朝換代也七年了。即使「轉型正義」的口號每到選舉就高唱入雲,但在戒嚴時代被軍方「屠殺」的人民,除了每年二二八時會被兩黨各自奉為上賓的「精英遺族」外,其他屍骨已寒的本省人與外省人受難者,早已被台灣人民遺忘。高喊台獨的深綠政府,連「泰源事件」的死難者姓名都無法公佈,那些在外島遭軍方殺害、毀屍滅跡的越南難民,就更不會有人關心了。

  要談這起震驚國際、慘絕人寰的「三七事件」,就必須先了解當時駐守小金門國軍基層士兵的成長經驗。各位五年級前後的網友們應該都還記得,兩蔣時代的小學六年級國語課本第十一冊第四課「天堂與地獄(一)」,教導我們金門國軍是歡迎大陸漁船來的。但等我們長大去金門時,卻又要開槍發砲驅離「匪」船。真的是「一國兩制,謊話連篇」。這一課的內容是這樣的:

  有幾個住在福建沿海一帶的漁民,出海捕魚時,被一陣狂風吹到金門。他們迷了路,船也破了。金門的軍民一面替他們修船,一面招待他們食宿。吃飯的時候,他們看到桌子上擺滿了菜,都嚇得不敢動筷子。接待人員勸他們儘量吃,他們還要小聲追問:「我可以吃嗎?這些都是給我們吃的嗎?」

  飯後,這幾個從海上隨風漂過來的人,到街上散步。經過菜市場、食品店,看見那麼多的雞、鴨、魚、肉、蔬菜、水果;那麼多的火腿、罐頭、奶粉、點心。看見人人可以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用不著事先去求誰批准,他們更驚訝了!

  接待人員告訴他們:「這兒不過是金門。在台灣的大都市裡,有數不清的食品公司、菜館、市場,就是偏遠的小鎮,也處處有小吃店、糕餅鋪、菜攤子。大家自由買賣,自由享用。」

  這幾個一向生活在地獄裡的漁民,睜大了眼睛。其中一個人自言自語:「真的嗎?真有這樣一個地方嗎?」然後,他自己作了結論:「要是真有這樣一個地方,那一定是天堂!」

  當年這些編小學課本的人真么壽,教我們這些小朋友說,大陸漁民的船隻漂流到金門,守軍會熱情的接待,但是等我們這些相信課本的小朋友長大後成了國軍,才會發現謊言原來有三種:謊言、無恥的謊言與教科書。

  這一課謊言之一是騙台灣小孩說金門守軍能吃大魚大肉,八年後我去金門當兵,野戰部隊的基層單位,因為裝備報賠、施工機具與材料不足,處處要花錢,副食費被苛扣到能吃個魚罐頭都不容易了,哪來的大魚大肉。(除非你敢學老芋伯殺狗吃肉)。


  謊言之二是騙大陸漁民說漁船來金門,守軍會招待大魚大肉。結果來了是被機槍、火砲招待,上了岸還被長官手槍貼著腦袋槍決,或是被軍令規定下的小兵用圓鍬砸腦袋,僥倖還有一口氣的人,第二天跟著同伴的屍體一起被活埋,簡直是「南京大屠殺」的縮小版。
  
  。。。。。。。。。。。。。。。。。。。。

  1987年6月6日【聯合報】第二版裡,有段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張慧元少將,指責民進黨籍立委吳淑珍「破壞國家形象」的質詢。新聞標題是「小金門守軍擊沉中共漁船,處置失當人員已依法究辦」。

  【台北訊】外傳金門守軍日前發生槍擊越南難民船一事,國防部昨天正式否認,並說明事件經過及處置方式。

  「民進黨」籍立委吳淑珍昨天提出質詢指出,外傳金門守軍拒絕載有十多名越南難民的船隻靠岸,並開槍打死其中三名難民,這種行為破壞國家形象。

  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張慧元少將昨天說,金門守軍開火射擊的,是一艘企圖接近海岸的中共漁船,不是難民船。

  張慧元指出,今年入春以來,中共漁船不斷藉機騷擾我外島,每日少則數十艘、多則上百艘,三月七日下午五時左右,有一艘中共漁船乘濃霧靠近小金門海岸,我守軍發現並經識別後,先予警告射擊,但該船不理會警告,繼續接近,守軍遂以火箭彈將其擊沉。

  張慧元說,按戰備規定,對中共漁船接近,應先實施警告射擊,然後實施驅離射擊,除非明顯對我有危害時,原則上不得摧毀。這次守軍使用火箭彈射擊該船,處置顯然過當,有違戰備規定,有關失職人員已依法究辦。此外,經查相關單位,被擊沉中共漁船上,絕無國防部派往敵後的工作人員。

  國防部有關人士昨天也指出,中共漁船與越南難民船,外型顯著不同,我外島守軍曾多次協助越南難民船登岸,並送往澎湖難民收容中心。
  
  。。。。。。。。。。。。。。。。。。。。


  雖然我深信吳淑珍現在手上戴的tiffany絕對是真的,但我卻沒把握她當時質詢說小金門守軍屠殺越南難民,被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張慧元少將「破壞國家形象」的質詢是不是真的。然而13年後,當時的軍事強人郝柏村,出版了《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文化出版,2000年1月),證實了說謊的不是吳淑珍,而是蔣經國、郝柏村、蔣仲苓等「下令、准許或容許虐待戰俘或平民」的「B級戰犯」。

5月23日 星期六 晴

  許主任來談,經派人到金門查證,烈嶼部隊打死越南難民,確有其事。由於旅營長對上隱瞞不報,防衛部亦未發覺;而事件發生於三月七日,十九條人命的處理,竟可隱瞞達兩個半月之久,事態嚴重。經詢蔣仲苓,亦不知情,余命其親往金門查處。

5月28日 星期四 晴

  小金門於三月七日發生第一線部隊誤殺越南難民船案,而該師竟隱瞞不報,金門防衛司令部亦佯做不知,余以為事態至為嚴重:
第一,不按戰備規定濫射難民船,與本部驅離及不接納政策有違,蓋驅離射擊不應射中。
第二,既反應過度而隱匿不報,而金防部亦竟隱報本部達兩個半月以上,最不可原諒,必須嚴予追究責任。
  經面報總統,決定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及政戰部主任張明宏調職,派黃幸強接任金門司令官,張人俊為政戰部主任。
  一五八師師長龔力,該師政戰部主任及涉及濫殺之旅長、營長、連長,併交軍法偵辦。
  蔣仲苓於昨日帶同新任黃司令官及新任一五八師師長宋恩臨,赴金門布達。
  此誠為一極不幸之偶發事件。
  此事勢難長期不為外界所知,政府唯有一依事理嚴予處理而已。

5月31日 星期日 晴

  今日端午節,總統在七海召見談及:
八、金門濫殺無辜難民事件,應注意對外界的說法。
九、趙萬富有過失,但過去實幹苦幹,對國家有貢獻,仍為可用將領。

6月6日 星期六 晴

  總統上午召見,垂詢金門三○七案外界反應,立委吳淑珍已提質詢,仍當妥適應對,司令官以下糊塗無知所闖下的禍,不會立即煙消雲散,仍是處理棘手,且看半年後能否平息。

6月7日 星期日 晴

  民進黨偏激分子是互通的,三月七日小金門誤射事件立院既提出質詢,監察院亦可能要調查,依法無論司法或軍法在審判中的案件,監察院不得調查。但黃尊秋院長為免日後反對分子借題發揮,故主動先派親政府監察委員以參訪金門為由,便中對案情了解,回院後存查,以為黃院長將來處理之依據。


6月15日 星期一 晴

  一時返抵小金門,視察三○七案射擊據點,並勉勵幹部嚴格執行戰備規定。

10月1日 星期四 晴

  總統在七海召見,另指示:
三、擬於秋節後見趙萬富,余報告已命趙在三軍大學兵學研究所旁聽受訓。總統仍以趙為忠誠樸實、勇敢能戰之將領,將來仍予起用。
  
  。。。。。。。。。。。。。。。。。。。。

  1987年3月7日傍晚,烈嶼(小金門)島上的158師南塘營區(472旅)步一營步二連東崗據點,哨兵發現有不明漁船靠近,經回報後按戰備程序實施警告射擊,接著又實行驅離射擊,但因當時霧大,漁船又迷航,以致完全不理會守軍驅離射擊,執意靠岸。

  在此之前,更前線的據點大膽島,曾發生一對男女游泳上岸,指揮官少將副師長命令逮送金防部;結果因為第一線不能接受投誠,以致被解除指揮官職務,調回小金門。當時二膽指揮官473旅中校副旅長「歪頭」便下令,任何人敢登陸二膽島,一律殺無赦。不久後「歪頭」這位「屠夫」,榮升472旅旅長,進駐小金門的南塘營區。

  (以下刪截屠殺過程2415字,待三七事件25週年時重寫)


  東崗大屠殺當時,「歪頭」親率旅部幕僚「督戰隊」抵達第一線。上岸的難民中有老人、小孩,以及一名孕婦,結果十九屍二十命,無一活口。次日,步一營營部連衛生排派兵就地掩埋屍體;另外旅部派出26員軍士官連同士兵接管該連隊,以防消息外洩。

  三七事件次日,又有一艘真正的「匪」船被擊沉,死亡四人,這是「三八事件」。兩個月後,有士兵退伍後向當時剛成立不久的民進黨陳情,國軍在小金門屠殺上岸的越南難民的消息在台灣傳開。

  五月初,軍方知道屠殺的消息已經外洩,駐守東崗的步一營與二線的步五營緊急換防,國防部長鄭為元抵達小金門,挖出屍體確認後換一地點掩埋。接著就如郝柏村日記中所寫的,金防部司令官與政戰主任被撤換,師、旅、營、連長軍法處分。司令官趙萬富與師長龔力後來都依然在軍中活躍,而最基層的連長據說精神失常、長期住院。

  六月初,立法委員吳淑珍(阿扁當時因「蓬萊島案」剛出獄,擔任國防委員會裡「吳委員」的助理)就在質詢時說出此事,國防部當然由發言人發出「嚴正聲明」,駁斥這是謠言,接著就是6月6日聯合報第二版出現的那段新聞。不過沒多久,這些「非法移民」被國軍「人道毀滅」的新聞,就像我們現在整天在看的政客口水風波一樣,被另一個八卦事件給遮蓋了。「三七事件」就這樣被湮滅了二十年。
  
  。。。。。。。。。。。。。。。。。。。。


  打沉大陸漁船要換金防部司令,而且是毫不留面子的在金門撤換,還當場交接、原機帶回台灣,甚至連政戰部主任也同時換人,對金門戰情稍有了解的人也知道,內情當然不只是「打沉大陸漁船」?之前幾年我們在金門服役時,不也經常砲擊驅離,蔣仲苓、許歷農、宋心濂三位司令官任內不也都有砲擊,蔣經國為何沒撤換他們三人?

  承認幹了「三八」,否認自己是「三七」,這種魚目混珠的手法,就像當年金門的馬山連長林正義叛逃大陸,軍方用另一名台大出身的台籍職業軍官陳憲良來駁斥。又像「三一九槍擊事件」時,國安會邱義仁秘書長在的名言:「子彈在總統身上」一樣。你問他們說謊了嗎?沒有,陳憲良確實沒叛逃,子彈也確實在阿扁身上;只是陳憲良還在,林正義卻叛逃了,子彈不是在阿扁體內,而是在夾克裡。

  戒嚴時代執政黨與軍人的殘酷無恥,做賊的人還拚命喊別人是賊,腦子裡想的不是十九條無辜人命的犧牲,而是要不惜一切的遮掩真相,甚至不惜毀謗栽贓有良心願說真話的義務役官兵,以及為民喉舌的黨外人士與反對黨立委。但就像《新約聖經‧馬太福音》裡耶穌說的:「所以,不要怕他們;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

  至於當時政壇,廁所裡的花瓶-監察院,國民黨籍的監察院長黃尊秋,對調查真相、摘奸發伏的興趣不大,但一想到派出執政者的監委鷹犬「卡位」,防止黨外監委調查本案反而「積極主動」。「三七事件」在這位勇於「忠黨愛國」的監察院長「調和鼎鼐」後,真相就跟那些十九具屍體一樣,還要繼續被埋在小金門的東崗海邊,直到出土的那一天。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tac/article?mid=5599&next=5594&l=f&fid=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浪花
  • 東崗採石場原來在這裡!當時常帶著臉盆到採石場玩耍!
  • 陰森購物
  • 這裡有我很多運補的回憶~那個很醜的水泥台是我退伍後才有的~上次回去看到覺得很驚訝~好好的海灘~做了這個怪東西~還有我見證了這個原本乾淨的海灘~現在卻是一堆堆從對岸漂來的垃圾~還有點滴瓶跟針頭~我剛到小金時候~這裡真的好乾淨~第三張再往前~就是荒廢已久的東崗採石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