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哨交通壕兩旁,木麻黃樹林內,是那一座座凸出在地表的小土堆,又稱為土饅頭。

不知道是那一次狀況中就冒犯了你們,真的不是故意,很對不起。

是那次匪船越界81迫砲射擊,挖掘砲陣地時驚動到你們?
是那次全島大演習,士兵們來來去去,踩到了你們家屋頂吧!
是新兵不清楚地形,累了看見小土堆就坐了,還隨地小便。

當半夜傳來皮靴踏地的響亮跺步聲,在一片土質草地上,我們聽見了。
當狗兒吹完狗螺後,將尾巴垂下緊緊夾到兩隻後腳之間,狗兒看見了。
當戰士夜夜被掐脖子、壓床..,求來班長值星帶、排長月經帶來鎮壓,無效。
我將戴在身上,從台灣媽祖廟求來的香火袋掛在崗哨前嚇阻,還是無效!

當你現身在坑道內被同袍們親眼看見,打著布綁腳的下半身。坑道封閉,全哨搜索,什麼也沒找到。
這裡是你們早到,就算是你們地盤吧!無意冒犯,只求和睦相處。初一、十五在坑道入口祭拜、燒紙錢整排集合到欽月殿內誠心焚香膜拜,同袍製作佑我平安錦旗掛在欽月殿橫梁上祈求大家平安無事。


打擾你們非我們所願,身為軍人只能服從命令,相信曾經也是軍人的你們一定能諒解。只能以謙卑的態度慢慢適應這些所謂的靈異現象。

安息吧!軍人魂。

100

93年返金,樹林內的土饅頭,已經被重新揀骨,成為兩座大土饅頭(電線桿旁)。

當年部隊調動頻繁,只要是到一個新駐地,我們會主動問起要與我們換防部隊,據點狀況與交接注意事項,你主動不問,也很少有人會詳細說明,或就只輕描淡寫說,那條廢坑道或碉堡不要去,那個地方要拜拜...,當時傳播未經證實事件(我們統稱為:謠指部),是渙散軍心行為。

為什麼?有些只是更上一任部隊的交接,有的只是老久以前的傳說,當然也有少部分是被證實,某些據點曾經封閉一段日子後再度啟用,也有極少數弟兄碰到所謂的靈異事件。

我們很有默契的很謙卑的稱呼牠們為無名英雄,當然有我們的英雄也有對岸的英雄,或是更早期的英雄。我不曾看過,但是我確實聽到過,還在不同時間與不同的同袍一起聽到過。

101

102

 

在7哨玻璃刀山前,發現立著一座白色尖頂紀念碑,上頭記載一位戰士於83.02.18日,捨生拯救同袍而不幸溺斃的碑文。細細讀完之後,雙手合十,誠心一拜,安息吧,軍人魂。

19日與trtc一同前往7哨,再度來到紀念碑前,與trtc再度誠心一拜,83年服役於花崗石醫院的trtc說:記憶中應該知道這件事。

7X年復國墩海域,也曾經發生北碇休假士官兵,坐漁船超載而發生翻船事件,屍首還漂到了對岸,事隔久遠,已經沒人提起過此事。

十幾年過去,這座紀念碑已經斑駁,trtc提議:我們把它重新油漆吧...。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夜影
  • <p>在太武山上...的太武池我們也有立了一塊碑那是一位學長搶修水源發生不幸</p>
    <p>基本上那只有發電機房的會過去...每次去都會點香跟香煙跟學長打聲招呼</p>
  • 如果有床睡又何必要臥底
  • <p><span style="">大金比小金熱鬧許多,過去小金的阿兵哥也很難有機會去大金,下基地就有二個月的時間在大金,可以過過物資比較豐富的生活。 <br>通信兵基地的寢室分為班隊與基訓連,很少人知道基訓連寢室上方有幾個墓地,也就說睡上鋪的弟兄與〞過去的弟兄〞非常的接近,不說不知道吧,〞死人睡上面,活人睡下面〞,不過也相安無事。</span></p>
  • 阿信
  • 說起〞挖到寶〞要特別注意,看不順勢,如有顆大石頭當記號或是長得像是土包子,還有地上有一層水泥,閃遠一點卡沒代誌。只要不吵到牠們,都還好相處。
  • 如果有床睡又何必要臥底
  • <p>分享於烈嶼服役期間的故事:</p>
    <p> 民國八十二年在通信營.無多連,到部當晚就被抓去陪站哨,因為學長害怕站10-12的哨。<br> 十月在島上的夜裡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即使近只有三公尺,即使是不是站大門哨(砲指部大門),這樣的感覺<br>    還是令當時的學長害怕也遇到,加上白天出了點事,所以菜鳥的我第一天就陪哨~<br>    白天在中山堂突然有一狼太暴斃,輔導長交待由兩名學長帶工具去埋了。十字槁的一聲清脆的響聲,兩人就感覺<br>    〞挖到寶〞不詳的感覺自然而昇。兩人請示輔導長後就去金華豐買金紙來燒,其中一位拿十字槁的學長當晚就在<br>    連部寢室內看到不詳之物,當時連上不到十個人留守,其他人都在大金下基地,名符其實的無多連。<br> 隔天晚上他還是看到我們看不到的東西,即使五六個人陪還是直冒冷汗。他會告訴我們那個東西就在眼前,是個<br>    女的,聽起來還是令人毛骨悚然。<br>    過了二個月,營長覺的大因山的草太長(在湖下,那時通信營營部連與軍郵局所在),於是背伏式割草機出動了。<br>    那位〞挖到寶〞的學長不幸將割草機的刀片撞到石頭,刀片斷了後反砍到他的膝蓋,到退伍他就一直過港到花崗<br> 石做復建。但他的面象看起來就不太好,所以惡運連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