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營區-8


找救兵︰曙光劃破了天際、穿越樹梢,陽光懶散的照在這老舊的營區,夏令時間0530一到、各連吹起了起床哨並傳來陣陣『部隊起床』聲!原本應該隨即會傳來陣陣臉盆鋼盃撞擊聲與拖鞋拖莎莎地聲,再夾雜值星班長的催促聲與老兵的幹譙聲,但今天卻一片死寂且起床第一件事都是先往廁所衝,原來大家都在討論指ㄟ鬥輸了的事情,再整晚伴隨著陣陣吹狗螺聲,這感覺真的仿如是在聽聲立聲鬼故事!大家無精打采的跑完5千、掃著那一輩子掃也掃不完的落葉、砲本連吃早餐時各阿兵們差點沒噎到,怎麼~怎麼連ㄟ與輔ㄟ兩個黑眼圈都那麼重,這時昨晚的衛兵傳來︰他們兩個昨晚都被飄飄壓床啦、整晚鬼叫鬼叫的,連指揮部軍官寢室那邊也是一樣,半夜裡一堆軍官起床抽煙、找衛兵聊天,還怕衛兵不理他們、作戰官還請安官衛兵抽煙,最離譜的是砲連那邊的軍官也來電找連上軍官聊,好像他們那邊也出事了!早餐完畢昨晚作土水的一兵父親與他伯父已匆匆由嘉義趕到營區,營區立即奉為上賓接待,命人取來早餐、泡茶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辦,另指揮官命傳令去電神壇請談主也一起過來共商大事,結果傳令答道:神壇壇主說他不來啦、他打電話問他師父被他師父罵,一早問神明、神明也氣憤的跟他說不得插手。看來~我們砲指部要自己孤軍奮戰了!


搬家:會議室裡、土水爸與土水伯父詳細聽完整件事後,眉頭不禁拉了下來,他說:派咪這種東西個性都很直,你不犯他、他就也不犯你,因此如停止續拆庫房再將神祇牌位請回去,擺一桌酒菜再作場法事,姿態低一點、態度軟一點,相信事情就可以過去了!但指揮官翻開卷宗、看著上面書寫:配合營區改建、『限期拆除』的令函,軍令不可違啊!他問到:如果要硬拆呢?土水爸與伯父惶恐萬分的答道:這可是拆人殿堂、毀人棲身之地,這大不敬~大不敬,敬天敬地敬鬼神,這樣硬來會讓他們生氣的,且真的是天地不容,他們一路跟著你們東征西討、死後連個棲身之處也沒有、數年來也沒人供奉著他們,除非能說動他們~請他們搬家,待會兒先到牌位處那撥杯跟他們參詳參詳看看,必要時可能要請他們的長官(官位比他們大)來跟他們說比較有用,對了~指ㄟ、那你打算把他們遷去哪裡?我好跟他們說!指揮官跟處長還有監察官3個人互相對看….看來這是已壓不住了,還是需上報師部了。傳令~備車、回師部!


養天地正氣:旅級單位才有的得利卡,載著指揮官領著處長與監察官三人回到了師部,一票人在參政大樓前徬徨無措,是回到了師部了、但該跟誰說呢?參政大樓?那麼多科組、但傳出去了可是會讓人笑死的,跟參一說嗎?他們應該不是我們單位的人!跟參二說嗎?情報沒作成還被反控我們是謠指部!跟參三說嗎?他們管訓練與作戰,總不能訓練我們當道士,而作戰、對方又不是萬惡的共產黨!跟參四說嗎?他們管營產的可不管?面的陣營俱,跟補辦室說嗎?他們管有帳的東西、這東西又沒帳!而政一到政四還有特業組,除了政三可以幫我們以散撥不實謠言起訴我們,軍法組幫我們判刑送交新店或台南十甲軍監,唉~師部之大、居然無你我可以容身之處,算了~去找副主任談心吧!畢竟管政戰的比較柔且副主任或副參謀長一職,通常他們的期數都比旅長一職的來得低,這樣比較不敢嘲笑他們且好歹他也是師部六大長官之一。一行人來到的政辦室經通報後進入了副主任辦公室,副主任直稱學長學長的請其坐下並問明來意,指揮官委實以報後、副主任窘著一副臉想笑笑不出來答道:唉此等之事實乃眾多的巧合所造成,我革命軍人養天地之正氣行正義之事,實無需擔憂,明天晚上實施夜教、我親自前往夜狩另將牌位名冊送交師部,我請政二跟軍團還有總部報請核示該如何處理。指揮官此時想跟副主任答說上報乙事等你來過猩猩營區後再說吧,今天已是厚著臉皮來師部,他日上報軍團與陸總部更甚國防部,我豈不被同期的同學笑死,罷了、況且大白天的那些先人光燒個香就可以把你搞的面色慘白,你還膽大到要挑晚上來,明天你來夜狩再讓你領教領教先人們的厲害!


夜狩/夜逃︰當天供奉神祇牌的小庫房桌上香爐?一直點著香必恭必敬的供奉著、還買來鮮花與糖果酒水等….,土水伯父念念有詞的一直在此撥杯跟先人們溝通,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同意,土水伯父心裡有底了,看來硬幹已是逃不掉了!指揮官回到營區即通令明日副主任來視察夜教,各單位加強營區整潔與衛哨禮儀!各單位開始動員打掃、以等待副主任的到訪。很快的第二天晚上降臨,2230副主任如時的抵達營區、他指名要去小庫房看牌位們,指揮官迫於無奈只好在砲本連連長帶領下每個人拿著手電筒前往小庫房,除了副主任與其傳令兩個外人(外地來的人),其餘的本地人每個心?都毛到可以,來到營區最幽暗的角落一角就是小庫房了,打開木門發覺鮮花已倒落一地,副總任開口答道:哪來的野貓追著耗子追到這邊來了! 語閉~庫房?的一扇木窗居然在眾人十數雙眼睛前自己掉落地面,盛暑?~刮起了仿如是冷凍庫?吹起的冷風由該木窗灌進來、而狗群們也配合的合鳴吹著狗螺,副主任不禁也毛了起來,入進隨俗、拿相對拜吧,命人取來香膜拜,這一次異常順利的香都點了起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膜拜後將香插在克寧奶粉罐權充的香爐後….眾人張大的眼睛看著都不敢相信,香燒的好快好快香的火頭越來越長香好像燒起來~~~發爐了! 此時跟後卻傳來吱吱的摩地板聲音,眾人再回頭一看,副主任傳令居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神上吊,全身抽筋般的四肢收縮倒在地上抽續~~架出去、快叫醫官與土水一兵,一票人慌慌張張的將傳令抬到路燈下明亮處,醫官與土水一兵與先後趕來,醫官來到後也束手無策打算打一針鎮定劑再配合服用肌肉鬆弛劑、讓傳令先解除抽續再說、因此逕行跑回醫務所去了。此時稍後趕到的土水一兵因在夜教所以穿著甲種服裝趕來,馬上取出皮夾內的平安符置放在水壺鋼杯內點火燒,再從水壺內倒出黑涔涔的液體來讓傳令喝下,不消一會兒、傳令已恢復正常!眾人追問土水一兵你給他喝的是什麼?怎麼這麼好用!我阿爸說符啊是給我保平安的,例如酒病不癒、精神渙散就是有可能被派咪附身,把他化了跟米酒一起配著喝下去就好了,畢竟我們給人砌墓的、在蓋的時候多少都會犯到他人墳冢….!咦~你不是說加米酒,啊怎麼是黑的?啊就那是我自己在喝的阿比加米酒,這樣比較夠味啦~! 馬上換來眾軍官一陣白眼。一陣瞎鬧之後大家記起副主任在,立即恢復一本正經。但~副主任怎麼不見了!? 沒多久待命班班長跑過來說:副主任在20分鐘前已經先回去了,他叫我跟指揮官報告說、他說師部臨時有事先趕回去,叫傳令今天先住下來、明天再自己坐公車回師部,另外今天這種打戰的事他不懂,他回去會跟副參(副參謀長)講,他應該會處理! 又結束了今天的烏龍鬧劇,但是情好歹已鬧到了師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