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嶼情懷 作者/陳書茶


http://www.kmdn.gov.tw/show_pub.asp?pub_id=2004-4-3-20-43-38


烈嶼又稱「小金門」,初次到烈嶼是在民國六十八年六月間隨著部隊由金西地區移防烈嶼守備區,這次移防就金防部而言乃是應變計畫的生效,因為就當時金防部守備部署而言,烈嶼地區是金門戰地的前哨,接防部隊必須先在南雄地區集中整訓後才能接防烈嶼防務。民國六十八年六月間正好發生金東師馬山連連長林正誼上尉一夜之間失蹤事件,馬山據點是金門距離大陸最近的據點,退潮時距離大陸角嶼僅一千公尺左右,據點內有馬山心戰喊話站及五百倍望遠鏡可觀測大陸蓮河、大嶝及小嶝海岸軍事活動,軍事地位重要,後來證實林連長是利用籃球助浮配合退潮時泳渡大陸角嶼投共,林連長原是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高材生,後因接受成功嶺大專集訓班的影響,轉讀陸軍官校六十四年班,官校畢業後在軍中表現卓越,深受長官器重,據報導現在已為中共北京大學經濟研究院院長。這個事件當時金防部立即下令南雄師三日內接防金東師,接著改由金西師接防烈嶼師防務。  

    部隊移防烈嶼後駐守在后頭村的虎堡據點擔任連輔導長,虎堡據點的戰備任務是監控金、烈水道的安全,不可讓大陸漁船進出,如發現大陸漁船闖進,必須按戰備程序實施警告射擊、驅離射擊,無效後再用火砲實施驅離射擊。當時大、小金門的交通船每天只有四班,班船由軍方管制,為了航安,海上只要起白浪花,班船就停開,軍人搭船免費,但必須有旅級以上長官核准的假單,碼頭憲兵才會放行。民國六十九年二月間於烈嶼服役時經親友介紹認識內人並經雙方家長同意論及婚嫁,軍人婚嫁是要呈報上級核准,我的結婚日期訂好後並呈報婚報表,可是婚報表有如石沈大海毫無下文,經詢問師部參一科行政官告知,婚報表不准,理由為烈嶼係戰地前線,現役官兵不可申請在戰地結婚。天啊!頓時晴天霹靂,不知如何是好?感謝當時的連長林松彬上尉提示我,結婚是人生最大的喜事,雖然師部尚未核准,你就先請事假回去結婚,但不要發喜帖到部隊來,連上就裝作不知道,同時連長也會交代弟兄宰殺一頭豬加菜,表示全連弟兄的祝賀。  

    第一次在烈嶼駐守達一年的時間,烈嶼地方不大,四面環海,山巒起伏,傳統的閩南聚落,樸實的農村景色,展現了烈嶼的純樸本色;當時最感不方便的就是水電資源不足,據點內經常停電,沒有自來水,必須靠水車送水,一年後部隊移防回台南新化,我的婚報表拖了半年才批准下來,方能憑著婚報表到金湖戶政所將內人由「寄居」修正為「配偶」。  

    第二次駐守烈嶼是在民國七十七年八月間,任職師部政二科首席參謀官,駐地在龍蟠山坑道,主要的任務是負責推行全師政訓文宣及民運工作,當時主要的工作是配合年節舉辦守備區軍民聯誼,比較特殊的是舉辦烈嶼地區計程車好友聯誼座談,邀請東林村婦女隊組成烈嶼文康隊,巡迴離島大、二膽、獅嶼、猛虎嶼勞軍。每月農曆初一、十五陪同師部長官到青岐烈女廟上香祈求平安,據說烈女廟香火鼎盛,遠近馳名,有求必應,當時烈嶼守備區曾發生「東崗事件」。  

    民國七十六年三月間,烈嶼守備區東崗據點哨兵發現海岸有大陸漁船靠近,經回報後按戰備程序實施警告射擊,驅離射擊,但因當時霧大,漁船已迷航,且不理會守軍驅離射擊,執意靠岸,當時金防部的戰備規定,如被大陸漁船靠岸,視同作戰失利論處,非同小可,守軍只有持續實施驅離射擊,不准其靠岸,最後不得已竟將人船打沈,後來據說不是大陸漁船而是越南難民船,這個事件當時金防部並未回報國防部,事件經退伍官兵投訴後,經立法委員質詢,事件才曝光,國防部事後將營長及旅長移送軍法,烈嶼師長及金防部司令官立即撤換調委員。守備區經過這次的重大軍紀案件後,接任的師長不敢掉以輕心,在地方仕紳的指點下,每月農曆初一及十五排入重要工作列管,師部長官及各一級單位主官於早上六點三十分在青岐烈女廟集合,由師長主祭祈求守備區平安,果真有燒香有保佑,往後守備區不再發生類似重大軍紀案件,一帆風順。   (上)  


http://www.kmdn.gov.tw/show_pub.asp?pub_id=2004-4-4-20-43-17


民國七十七年春節前夕,當時的總長郝柏村上將蒞臨烈嶼視察防務,大金門地區已先後完成古寧頭戰史館、八二三戰史館等保存相關戰役史蹟文物資料,指示小金門地區應即規劃成立烈嶼隊史館,以紀錄烈嶼軍民在大、二膽戰役,九三砲戰及八二三砲戰,相關戰役中烈嶼軍民英勇抗敵的史蹟,當時曾參加建館籌備會議,擇定應用湖井頭心戰喊話站改建成隊史館,並就業管協助蒐集心戰傳單及海飄、空飄相關物品提供展示,湖井頭戰史館歷經半年的規劃整建於民國七十八年元旦落成啟用並開放提供民眾參觀,如今將交由金門國家公園永續經營,並成為烈嶼地區最具特色的參觀景點。  

    第二次在烈嶼駐守同樣是一年的時間,此期間慶幸晉升中校,次子也在我駐守烈嶼時誕生,次子受我的影響,居然國小畢業後就選擇投考中正國防幹部預備學校,如今已是中正預校國中部三年級的學生了。此時期部隊的移防已不是整個師的移防,師部番號不動,師部志願役軍官改為個人輪調,部隊改以營級為單位的小部隊移防,後來連營級小部隊也不移防回台,義務役官兵沒有個人輪調,服役期只有在金門地區等退伍,但每三個月可以回台休假十天,還可以申請搭乘軍用包機返台休假。  

    第三次到烈嶼是在民國九十一年八月間,此時期我已退伍脫離軍職,有幸到烈嶼國中服務,擔任體育科代理教師兼生教組長,為了投入工作方便,住宿在學校員工宿舍,學校員工宿舍的生活設施比在軍中任職時的宿舍好太多。感謝學校訓導處主任洪永善主任的指導及幹事洪梨花小姐的協助,使我很快的進入狀況,學校的工作除了上課外,最重要的就是要負責學生的生活管理,每天早上六點五十分風雨無阻的站在校門口,督導學生到教室早自習,糾正學生的服裝儀容及生活言行狀況,中午十二點三十分巡視學生的午休狀況,下午四點十分督促學生打掃環境清潔區域,夜間每週一次配合烈嶼警察所員警實施校外聯巡,防止學生夜間逗留網咖、荒廢課業。  

    烈嶼國中是小金門地區的最高學府,地方家長均對學校寄以無限厚望,新任校長吳啟騰,行政經驗豐富,才能卓越,魄力十足,辦學績效卓著,由金湖國小校長調升烈嶼國中校長,吳校長到任後可以感覺得出正以前瞻的觀念,帶領學校師生追求卓越,爭取相關預算營造優質的教學環境,重視鄉土自然科學教育,成立管弦樂隊,期藉音樂陶冶學生品德教育,個人在學校服務的時間不長,但感覺得出烈嶼國中猶如破繭而出的蝴蝶一樣正在蛻變,朝向另一個更卓越的旅程邁進。  

    第三次在烈嶼服務又是一年的時間,與前兩次軍職駐守烈嶼時工作性質完全不一樣,交通班船每天已增為十三班,地區的基礎建設諸如警察所、衛生所、圖書館、綜合行政中心、體育館、綜合運動場、游泳池亦先後完成,水電不再缺乏,地區居民情感融洽,寺廟慶典,更是熱鬧非凡,家家戶戶大擺流水席,盛情招待。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相聚是緣份,離別則是感情的擴張;個人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到烈嶼服務,當時的心境也許有或多或少的抱怨和不滿意,不知道去珍惜,現在離開了,回想起在烈嶼戰地的生活點滴,烈嶼戰地的人、事、物,有我辛勤耕耘所留下的血汗,正如烈嶼的香酥芋頭,有叫人難以忘懷的美味,烈嶼的竹葉貢糖,芳春濃郁的口味久久不散,感謝當時的長官及烈嶼的鄉親給我三度烈嶼服務的機會。   (下)  


文中所提到的「東崗事件」也稱為「小金門事件」或「三七事件」。 當時發生「小金門事件」,國軍官兵開槍掃射越南難民,蔣經國總統為之震怒,下令將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撤職查辦,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帶著新任司令官黃幸強即刻赴前線...金防部司令官趙萬富上將(74、12、15~76、5、27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