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憶往》衰小ㄟ充員仔「阿榮」
http://www.kmdn.gov.tw/pub/pub-2004-12-16-20-29-41.htm 


雞鳴山/


電視上有一則很通俗的廣告,描繪一對父子以電話進行對話,父親說:「阿榮」有放假要趕快回來,兒子回答說:好、好,並表示父親寄來的「運功散」,已經收到。該則廣告旨在傳達一個父親,對入伍當兵兒子的關愛,至於「運功散」是否有療效,我想祗有用過的人才能知曉,筆者不作臆度,惟令人相當納悶的疑點是,該則廣告少說也播放了十幾年,難道哪位兒子「阿榮」,當兵永遠當不完,或是有幾種可能,(一)「阿榮」當兵當出興趣,繼續留營。(二)「阿榮」當的是志願役,役期還未滿。(三)「阿榮」是逃兵,逃了被憲兵逮回,繼續再當。唉!一則廣告,滿了藥商荷包,卻苦了我這無聊的好事者,真箇干卿「鳥」事,或是吃飽太閒,看倌若是如是想,也屬自然,惟因為提及「阿榮」名號,不得不想起大約民國五十六年左右,發生在家鄉北海岸,一則台灣「充員兵」守海防的往事,很巧的是他的名字也叫「阿榮」,他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因為他身上有幾項特質: 


     1、「勤快」:當年他守海防,負責漁蚵管制哨勤務,在他未擔勤務時,遇有老弱婦孺,他會主動驅前,幫忙挑吃重的蚵擔,村莊農忙收割時,他會捲起袖子,主動幫忙農務,所以「阿榮」當兵半年,在村裡就建立很好的人緣,且舉凡他們部隊欲向百姓商借任何工具,祗要他出面,很少空手而回。 


     2、「敬老」:「阿榮」嘴巴甜,有禮貌,對村裡老人,男的稱阿公,女的叫阿嬤,耳朵受惠的老人,對於如此親膩的稱呼,雖有哪麼一點尷尬,實則內心偷偷的暗爽,而「阿榮」靠他的好「嘴水」,當然也經常獲得回報,例如端午包粽子,「年兜」炊甜粿,老人們必然會為這位外來的「台灣孫」準備一份,可見待人有禮,不管走到哪裡,皆受歡迎。 


     3、「會法術」:「阿榮」懂法術,原先無人知曉,有一回他們駐守的碉堡,傳出半夜鬧鬼,有數名「充員兵」晚上睡覺,原本睡在碉堡內的床上,早上醒來,人卻躺在碉堡外的洞口,就連他們哪位狗肉吃得兇的老廣排附,也難倖免。唯一例外的竟是菜鳥「阿榮」,夜夜好眠,平安無事。最後他們得知「阿榮」因有法術護身、妖邪不敢騷擾,乃共同央請「阿榮」設法除妖,惟「阿榮」深知強龍不壓地頭蛇,必竟哪些看不到的靈體,它們才是原始的主人,所以「阿榮」採取柔性的辦法,與它們講和,條件是每逢清明及七月,多燒一些銀紙及供品祭拜,談判成功後,自此碉堡就未再傳出靈異事件。 


     4、「膨風」:「阿榮」什麼都好,就是哪張嘴巴愛吹牛皮,當時台灣與金門交通不便,資訊往來更不發達,他老兄大概抓住這點,自認吹牛又不犯法,反正又不會被抓包,而且吹牛的對象又是小孩,膨起風來更是無往不利,「阿榮」說:他們家住台北市,家裡開一間大飯店,每天食客上千,而且經營一間車行,光車輛就有上千台。他又說:「台灣有火車,而且火車的車頂是「崁」草地,坐火車的速度比坐飛機還快,從台北到高雄祗要一個小時,便可抵達:::村裡的小孩對於「阿榮」的形容,莫不張嘴豎耳,信以為真,然牛皮吹大總有漲破一天,事有奏巧,隔壁海防班哨有一位充員兵,是「阿榮」的小學同學,對他家可謂瞭若指掌,他說:「阿榮」他們家確是賣吃的,惟不是開大飯店,而是一小間自助餐店,每日食客上千,確有其事,因為自助餐店開在學校旁邊,來吃飯的多是學生,而他們家確實經營一間與車有關的店,惟是經營腳踏車寄放,對象全是學生,車輛數上千台:::恐怕不止!至於火車「崁」草,速度比飛機快,他的充員兵同學聽後,不禁搖頭,哀嘆「阿榮」真正是:「膨風水蛙、  嘸肉」。 


    「阿榮」喜歡吹牛皮被拆穿後,就不太敢再「膨」下去,除了被村裡的小孩冠上「膨風榮仔」的稱號,對他也沒有什麼傷損,他的人緣還是很好,村人還是很歡迎他,然「天下無不散的宴席」,當兵二年還是會盼到退伍,「阿榮」要退伍了,消息傳遍了整個村莊,村人內心不捨,但還是很恭喜他,記得哪一日的清晨,「阿榮」滿面春風,換了便服來村裡的「店仔」,買了一長串的鞭炮,準備慶祝退伍,並一一跟村人道別,當時間近中午時,海防班哨卻突然發出「轟」、「轟」、「轟」連環巨響,村人一陣驚慌,以為戰事又起,紛紛躲入防空洞,約莫十幾分鐘,響聲停了,到了一點左右一輛憲兵車,及一輛吉甫車從村裡呼嘯而過,目標是海防班哨,村人們莫不議論班哨出事了,但料想不到出事的人,竟是今日退伍的「阿榮」,事後瞭解,他大概太興奮,他忘了「樂極生悲」的道理,竟將哪雙不用再穿的軍用皮鞋,往海裡一扔,不巧的砸到地雷,且引起連環爆炸,這下「阿榮」的兵役得延長,而且是很長很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