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會拍廣告、很會說故事的吳導在Facebook「歷史上的吳念真」只放了四張照片:其中一張,就是在金門服役的照片,南雄師通信營。


        望金門!還需要思念多久?81年金門解除戰地政務之後,回金門只需要機票與身分證件。7X年,我還曾經去探詢機器工業同業公會,想說捐筆勞軍款,就可以以返金門勞軍的名義行懷念之旅,結果得到訊息只能當天往返,而且是軍方所安排的拜會行程,無法自行活動!


  忘金門!當年有許多軍友信誓旦旦,不再踏進這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鳥地方,一時情緒不滿的脫口而出。在金門開放之後,熟悉的戰地畫面透過媒體不斷傳送,不但映入眼簾、進入腦海、還深入夢境。我的據點還在嗎!就怕返金看見據點已經被移平,回憶將猶如斷線的風箏,只能望天嘆息!


  九十三年返金前,就在網路看見蚵仔伯所寫的「蚵仔港 」。返金在一片樹林內找出那地點拍幾張照片,回到台灣傳給蚵仔伯,那是一種擋不住、無法拒絕的吸引力。九十四年二月蚵仔伯加入我們返金回家行列,也是自他八十六年三月退役後第一次回家。 


 


        為何稱為「蚵仔伯」?他是這樣介紹:「在金門一線海防,用EM7無線電通訊很容易被大陸接收到,在敵情觀念下;且與我們鬥法(捉走私)的村民對每一個阿兵哥的名字都充分掌握,守過一線海防的都知道吧!因為我們的軍服都在小店洗:::,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通訊代號。我的漁蚵港稱為蚵仔港,而出入的蚵民平均年齡約70歲,我是蚵仔港的老大,所以說,人稱│蚵仔伯。」 


        當與蚵仔伯提到有關蚵仔港的一切時,感覺到特別親切,因為那也是我曾經駐防過的復國墩漁港哨。雖然守防年代還相差十四年,還是會有許多共同的回憶。更特別的是,漁港哨新建據點在七十一年完工時,我在場;八十六年三月漁港哨封哨時,蚵仔伯在場,他正是蚵仔港的末代指揮官。我們兩人曾經先後待過同的一個家,從互不相識,而想家的意念就把我們又拉在一起。 


        為了不要再如前三次返金時,只能目睭金金、人傷重的在尚未開放的據點外眺望,我們決定向軍方提出申請參訪。將參加人員的身分證、退伍令影印及有關證件向國防部及陸總部申請參訪幾個軍事據點。結果接獲部長辦公室的回覆是:「由於目前金門地區部隊部份將進行整編,申請參訪地區然仍屬營區,依國防部規定營區不宜開放參訪,窒礙之處,尚祈諒察。」   


        為了讓行程更豐富,我又想到參觀迎賓館,回家三趟也去了三次,總是大門深鎖著。託佛光山友人代為連絡,得到的回覆是二月廿六~廿八日這三天金門道場預定要舉辦個活動,確實細節如何,要我在出發前直接與道場張小姐連繫。(當年迎賓館是借給佛光山當道場)



        行前幾天,電話連絡到了迎賓館道場張小姐,她人已經回到了台灣。又電話直接與滿慈法師連繫,一聲阿彌陀佛後,說明想參訪迎賓館的意願。法師表示非常歡迎,但是說到日期是廿六~廿八日這三天,法師說佛光山正好有個活動,滿慈法師與金門的志工都要回高雄佛光山,那真是不巧!


        滿慈法師隨後表示:「我3月1日就回來了,那時候你們還在金門嗎?」先謝謝法師,我們行程只到28日,下回吧!下回再來打擾法師,阿彌陀佛!   


        另外也計劃著要到烈嶼拜訪一位長官,對烈嶼完全不熟悉的我們,想請長官指點幾處具特色的據點。而電話連絡林馬騰先生後,也是不巧,馬騰先生元宵節前就要前往台灣享受含飴弄孫之樂:::。行前的準備工作都只是沙盤推演,等到實際連絡之後紛紛有了變數,看來要豐收,只有且看且走,還要把眼睛睜大一點。   


        26日一早,大家依約在金門機場會合,連續幾天天氣都是雷陣雨,當天雖然天空也是一片灰濛濛,至少班機都能準時到達。 


  因雷陣雨,一行五人決定在山外租了一部小汽車開始「回家」之旅。經過光華園,就順道進去參觀。光華園已經成為排雷專家的落腳處,在那裡遇見一位新加坡籍工作人員用一口流利的國語與我們聊起,排雷專家都是非洲來的,而他主要的任務是當翻譯。 


        工作人員還讓我們參觀專家們住的寢室,但事先聲明不能拍照。就在入口左側的一棟建築物內,只有簡單的行軍床與睡袋,私人物品幾乎看不見,也難怪他們適合做這種極度危險的工作,沒有帶有太多拖累可以專心工作。那與我們當年就把所有家當全塞進一只背包內,揹起背包就可以走遍各地。 


        但還是有一項,任何人都不容易適應的伙食問題,排雷專家他們也設有簡易廚房設備,會自己開伙煮食。中國菜名滿天下,金門小吃名滿台灣,他們還是吃不慣吧!排雷,當年這也是國軍的眾多任務之一,戴著鋼盔在一大片海灘上,面陸背海一字排開,拿著磨尖通槍條當地雷探針用。現在生命已是無價,不再像當年幾萬元加一紙旌忠狀就能擺平。當然外來的排雷專家們生命也是可貴,我們就只能用高薪聘顧而來。 


  兩個月後,四月廿五日驚聞下湖排雷意外。在七十一年底我們在挖戰壕(上級說是挖漁塭)也爆過一枚戰防雷。戰防雷是被營部一輛兩噸半的大卡後輪輾過而爆炸,那片沙灘在排雷後可說是人來人往,應該是人員噸位不夠而能逃過一劫。那輛大卡被炸後,每個人都變得步步為營,連前來拖救的車輛也不敢冒然接近,就這樣讓迅速漲潮的海水淹沒過車輛引擎而報廢! 



        有回公差出發前,副連長特別叮嚀著:「你們要小心,不要出公差,出到最後還要再回來帶碗筷:::。」當時我們還疑惑著,外出公差,午餐不都是打便當盒嗎?又不是吃合菜,為什麼還要回來帶碗筷?「帶碗筷、撿屍塊!」原來又是要到雷區出公差,要我們注意安全,一有小差錯就要向美麗的人生說再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