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數十年歷史的郵票那只是一種畫面上的記憶,將畫面蓋上郵戳,又將轉換成為一種時代變遷的回憶。當我明信片上貼著發行超過40年的莒光樓郵票,要求銷戳時。我沒有捨不得,倒是蓋戳的郵務人員與代辦所都覺得可惜!

 

  這回返金與金門郵鈔家何先生聊起金門郵政代辦所,就只剩下寥寥幾家,要收集代辦所郵戳就得趁早行動。10日一早我又來到第一軍郵局再次麻煩陳先生,要求索取金門所有代辦所的資料。大金代辦所只剩下四家,行程要稍微趕一下,用一早上的時間來完成。

 
  當然是從距離最近的代辦所開始,山外復興路代辦所│大山商店。店內小姐拿出鋼戳與印泥要我自己來,戳蓋得極不順利,數字部分總是不清楚,尤其是中間的月、日更是像那蓋著紅頭巾的新娘子一樣,數字就是不肯出來見人!
 

  中興路代辦所│格致商店。在下莊十字路口紅綠燈下就能看見那代辦所的鐵牌,店內陳設乾淨、整齊。說明來意,老闆娘立即準備出全套用具,好久沒有人來蓋郵戳了。在蓋戳的同時與老闆娘聊起現在與以前的不同,老闆娘說著:「現在的阿兵哥,沒有早期那種互信、互助的感覺。就像是寄件包裹、掛號,我好意對他們說,這裡也可以代寄,你們不必浪費時間坐計程車到山外郵局來回跑。結果阿兵哥們的反應就好像我會騙他們一樣,從此以後我就懶得說,現在的小朋友,不知道是怎麼教的:::。」

 
  蓋完郵戳,我再請問老闆娘,店內還有沒有屬於我們那年代的東西可以讓我買回家當作紀念,我是七十一年到金門。老闆娘說她還長我歲數,那應該稱呼老闆娘一聲大姐。大姐記憶中對民國六十八年馬山連長叛逃事件,二八四師與三一九師緊急換防,經過25年還是印象深刻!

 


 

  光前代辦所│義成商店。陽翟這裡我熟悉,老闆娘很熱心先用那沙啞聲音招呼我請坐,老闆娘又親自蓋戳,那姿勢與手腕力道的配合,真是專業級的。當有客人上門要買東西,老闆娘居然說「請等一下」。我很不好意思的請老闆娘先招呼客人,我的事不急慢慢來。對代辦所來說,像我這種只為蓋記紀念戳而來的,就是標準「生雞蛋的沒有,放雞屎的有。」當招呼完其他客人離去後,老闆娘又再繼續蓋戳。謝過老闆娘,祝妳聲音早日恢復!

 
  前水頭代辦所│復豐商店。我直接從陽翟前往水頭,這裡我昨天才經過,循著門牌號碼找到復豐商店。然而大門深鎖、敲門也沒人應、看著店門的招牌打電話也沒人接,那真是不湊巧,專程跑這一趟,確是空手而歸!

 


 
  沿著環島北路再回到沙美,帶著僅剩下十幾張空白明信片就全進到沙美郵局。郵局內每位郵務人員都很忙,需要幫忙一些不識字,眼力不好的老人家,填寫各種單據,回答疑難雜症。等了好一陣子,隊伍似乎沒有前進的跡象,眼看著中午將近,我也不便耽誤郵務人員用餐時間,就將明信片放在櫃檯上,請郵務小姐待會有空再幫我蓋癸戳,我下午回程再來拿!

 
  在沙美博愛街內看到閩式燒餅的招牌,與老闆閒聊幾句,老闆說他做燒餅有幾十年的歷史了。那我問了,71年下基地到蔡店時,部隊晚上沒事會到沙美看電影,我總是借著「尿遁」到沙美逛街,當時就沒聽說過有家燒餅店!老闆說:「71年的時候,我們做的燒餅都是供應給部隊的福利社與營站,還沒有自己賣!」

 
  在沙美買了伴手禮再次來到西園,終於見到了建華的父親~黃伯父。與伯父聊起823砲戰時的情況,西園被打得很慘,因為村莊周圍都是國軍的火砲陣地。當年伯父上還有老母,帶著伯母、46年次的建華與建華的兄長,一家人就在土坑內一窩就是幾十天!

 
  砲戰休兵那幾天,伯父想著西園待不下去了,原本打算全家遷移來台灣,但是年邁的老母卻是不想離開,怎麼請求就是不走!伯父那幾天很忙,準備好了棺木,伯父特別聲明棺木是要放直立的、也準備好壽衣、交代好所有村內不打算遷移台灣的親友們:::,為老母親打點好最壞的打算,最後伯父卻也不忍心離開他的老母。就這樣全家人又繼續過著窩土坑、躲砲彈的日子,直到砲戰結束!
 

  黃伯父又說起:「823砲戰,落彈密度很高,但是金門人,死傷不超過300人,可憐那些阿兵哥們!尤其是通信拉電話線的,死了很多人:::。」 伯父繼續說:「當時日子過得很刻苦,他做過鹽場工,也插石養蚵,只求一家人溫飽,直到民國60幾年,建華兄弟兩人一起來到台灣做粗工、挑磚塊、搬水泥:::。很認真工作幾年後,又四處借貸,好不容易才在中和以分期付款買下房子,全家才從金門遷到台灣。」聽完伯父細述之後我才瞭解,難怪71年初,建華帶我回到西園時,就只見到建華的堂伯父一家!

 
  伯父、伯母,現在都上了年紀,兩年前決定回到金門定居。伯父說:「在金門的開銷很省,不像台灣,一出門坐車就要花錢,就像我唯一的嗜好抽菸(手裡由口袋拿出一包菸),這一包在金門不到十元(大陸菸)。現在老了想歸根,兒子們都有各人的家庭負擔,不想再拖累他們!金門福利很好,我們兩個老伴現在領著老人年金就可以過日子。講卡緊咧,就是轉來乎政府飼啦!」

 
  告別伯父,再次前往馬山,砍樹後道路拓寬已接近完工,馬山衛兵以內部整修為由禁止觀光客參觀。只能在碼頭邊眺望著后嶼,當年的上兵島。當我還很菜的時候,就聽著待過后嶼的上兵們說著島上是如何的「茫」。吃飽飯沒事做,晚上還蓋棉被站衛兵,有長官要上島巡視時,話務會先通風報信。接到通知,再來著裝、整理內務都不遲。真的都是上兵才能享受的福利,難怪當時規定,只有帥、仕、相,排得上榜的才准上島!

 
  午後,一個人走了五虎山登山步道,「登高處、風景不殊;望金門、我心思念。」回程先到沙美郵局拿明信片,再買幾盒閩式燒餅當特產。在返台的飛機上,想著伯父那句話,「不想再拖累兒子」,伯父年輕時為下一代全力打拼的付出。年老在做任何決定前,還總是先為下一代來設想。

 
  「金門要發展,不要破壞與污染。」任何形式的破壞污染,結果都將會禍延子孫。金門在做任何決定前,也能先為下一代多多設想!
 

  為什麼來金門?金門曾經是我們的家。這句話已經被軍友為聖修正為:「金門永遠是我們的家!」因為只有回家,是不需要任何理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