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溪邊,再次將么五堡拍得仔細(幾年後么五堡也被打掉)。 金溪橋旁的水塘,現在是一座海龍忠烈祠,在么五堡右側還有幾棟昔日海龍蛙兵的營舍,那牆上還是很清楚的留有「浪裡白條海底蛟龍」的標語(也被打掉了)。


  在那裡遇見一位正在打開柵欄放羊吃草的當地人閒聊,那位先生他手指著說:「那一棟是海龍的餐廳,那裡是伙房:::」,當指向最內側那棟營舍說:「那裡曾經是電影院,每天晚上都會放電影,民國五、六十年代這裡還發生過槍戰:::」。莫非這裡就是當年謠傳「溪邊出過事」的地點(註)!




  每個營區都有故事,每個待過這營舍的戰士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回憶。而金門那些空營舍,現在也都是牛、羊在住!

  當我們又聊到早年美軍顧問團、當年「閩南工作站」,前兩次來都因為么五堡周圍雜草長得旺盛,而無法前進時。那位先生說:「不用走那條小路,幾天前已經有怪手開進去整地,從大路旁順著怪手走過的痕跡就能到達」,那位先生還用手指著在路口就能看見那幾支高聳的通訊天線。

  那真是太幸運了,向那位先生點頭致意(匆促中忘了請教貴姓),騎車前往那神秘的單位!


 

  回到金門,一定會回復國墩的「家」,看老朋友、看老據點、看沒變的海浪、看一樣的北碇,再到欽月寺虔誠一拜。回程又轉到溪邊灣,去年來時正在施工的停車場工程已經完成,一哨舊址也已經用原木搭起二樓高的景觀台,而在一片乾淨得灰白色沙灘上,確是多出了幾條木材釘成的步道,在平坦開闊的沙灘上建這種步道,看了讓我非常有意見。


  金門縣政府也很奇怪,純潔的溪邊灣明明就是一位天生的氣質美女,台灣已絕跡、金門也少見,為何還要將她濃妝豔抹、整形加工,搞成像個滿街都是的香水美女!?



  說到金門碉堡藝術展,說實在我是興趣缺缺,原因就在展示初期,我就已經看見一張流傳在網路上,南山戰砲隊藝術展的照片。這個砲堡真倒楣,它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又是哪個單位將它搞成像是「軍中樂園」的接客室,寶斗里的紅燈戶!那對砲堡是一種嚴重的褻瀆。  



圖:網路

  雖然有些同袍會把「陣地打大砲、831打小砲」這種黃話掛在嘴邊當玩笑,但那只能是一句「場外話」。一旦踏入砲陣地就位,每個人就得把嘴巴放乾淨,把耳朵豎起來,把氣勢與鬥志擺出來。對砲陣地是敬畏的,初一、十五集合全班,每人三炷香祈求平安。對火砲更是尊敬的,砲架不能坐、不能踏、砲口不能敲、不能在砲陣地裡講些五四三的話,更嚴禁女性來觸摸...,這都是流傳久遠的禁忌,就怕砲打出來的是不發彈,一點小差錯就會讓全砲班砲毀人亡!


  當熟悉的砲操聲還依稀在砲堡內迴響,金門碉堡展確很藝術的,就將砲堡比喻成肉慾橫流的打砲場所,曾經將「南山戰砲隊」當成是自己家的戰士們,看見了這一幕該如何接受。雖說藝術是無價的,但應該也有層次、地點之分吧!如果真要展出,何不將這佈景設置於831遺址上。


  來到金城市區內最有名氣的貞節牌坊,能被稱為一級古蹟畢竟是極少數的,網路上有太多人拍過牠的照片。然而引起我注意的是,立在一旁的光緒拾參年的告示石碑,就顯得黯然失色。想為牠拍張照片,卻被那拉鐵捲門用的鐵條、燒紙錢用的鐵桶、塑膠桶、雜物...,佔去一半的畫面,讓我右手始終按不下相機快門。動手幫牠先清理一番,一級古蹟的貞節牌坊是一座獎章,那牠就是一張證書,說明著貞節牌坊的由來,兩者配合才能相得益彰,證書確是容易的被人忽略!

  金門縣政府更奇怪,放著有百年歷史的原版證書,不加以整理利用,任由其荒廢。確在斜對面,又另建全新的!?


  註: 為了要瞭解早年溪邊到底出過什麼事,返台後在各大圖書館找了好幾天資料,終於找到一本由陳培雄將軍所著「考驗│老童生回顧集」,其中有一章就提到了「溪邊事件」。這與我元月9日在溪邊聽當地人所談起的槍戰,不一定是同一事件,但確實曾經發生過「溪邊事件」。  

  事件發生於民國56年9月18日(中秋節),金東守備陸軍第32重裝師,當時師長陳培雄少將,中央軍校第15期。那晚在溪邊這座小型禮堂內,有個慶功晚宴(32師射擊比賽第一名),由師長親自主持,節目進行到一半時,忽然有人從左邊窗戶投入兩顆手榴彈。因暴行受傷的有:兩位副師長、團長等數名,一名士官傷重不治:::。


全站熱搜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