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下部隊之後的新兵銜接訓練是由各連各自操課,而我是從下部隊第一天晚上就開始訓練。連上工差勤務繁重,要湊足新兵人數操課也不容易。最常是利用晚點名解散前,值星班長宣佈1342梯次以後留下來,或是明天早點名著甲種服裝帶槍集合,知道又將是新兵操了!



  那時候的訓練應該稱為磨練,三行四進、左去右回捉後面三位...,完全是新訓中心那一套老把戲。但是野戰部隊的班長可不像新訓中心班長那樣慈眉善目,打、罵、踹...樣樣都來,毫不手軟。尤其是那位體幹班結訓的常士組長,連上莒拳、刺槍術教官,最菜的新兵就全由他出菜招待!


  當48、49梯次報到,總算脫離最菜行列。有幾次被二哨待退老班長帶隊打野外,喊臥倒都是在陰涼樹下,一臥倒就會臥很久,臥到想打瞌睡。反正老班長他即將退伍,不必在長官面前搞績效,也不怕上級釘。反倒是想讓我們留下好印象,日後在社會再相遇,至少可以好面腔相看!


  營部傳來新兵銜接訓練將由全營集合統一操課,好不容易漸漸習慣,脫離被磨練日子又有了變數。白天不是構工就是被操,晚上還要睡眠不足硬撐站哨。許多同袍心裡都在打算著,一樣是被操那為什麼不到幹訓班去,至少還能放假正常,三個月後又可以掛下士。七哨42梯在我報到沒幾天就去了幹訓班,48梯報到一位也去了幹訓班,51梯報到一位又去了幹訓班。幸好還有一位49梯的A利幫我墊底,不然我真的會是七哨最菜的兵,要到很久很久!

  幾天後要來的終於躲不過,早點名值星官宣佈,各班哨兩名公差著甲種服裝帶槍,這種公差當然都是由最菜的出列。匆忙跑回班哨著裝帶槍,用餐後集合被帶到第三連。到達溪邊連,我們確被三三兩兩分散帶開,我被指派到下湖排接下衛兵。為什麼?5月份防區戰技測驗正式開鑼,溪邊連參加受測,衛兵就得全由我們二連支援。這種測驗戰技的事,一直都是由第三連當本營的代表,第三連也是排戰鬥示範連。



  站兩休一,下湖排哨所就在村莊內離小店很近。一整天沒狀況,中午有人送飯,又可以小睡一小時,還到小店喝飲料看電視,這是我下部隊三個月來過得最爽的一天。傍晚第三連人員回到班哨換衛兵,當得知他們明天還要繼續受測24公里急行軍,原班人員還要再來支援一天衛兵時,就暗爽在心裡!



  當大夥走在溪邊往復國墩回家的路上,大家先說好了,今天遇到這種爽公差回到班哨一定不能提,就說是新兵銜接訓練。如果讓那些出去構工的中鳥知道這爽公差,一定會軟硬兼施強迫我們讓出,明天由他們來支援站衛兵。



  72年初,本連一群菜兵全部被派出去公差,而且晚上也不用回來站衛兵。原來也是到峰上連支援站衛兵,還連續好幾個晝夜。而復國墩連每班哨就只能勉強湊足四人,那幾夜衛兵表很好排,只要說誰是站上半夜、誰是下半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