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年4月英國與阿根廷兩國,為了爭奪福克蘭群島主權衝突指數昇高,當時在莒光日教學節目與軍事公報上不斷被提起。福克蘭群島在那裡?沒研究,只知道距離金門非常的遙遠。


  英阿兩國為福克蘭群島而開打,這與金門就毫不相干的事情,而當時的政令宣導硬是要把別人家的代誌與金門島的戰備牽拖在一起。上級命令要我們加快工程進度、加強工事、積極備戰、勤練戰技...,到底是什麼裡由?排附說民國47年發生的823砲戰,中共也是趁著中東局勢緊張才喊:砲打金門。靠!!兩岸想要無戰事,還得先保佑全世界都和平。


  英阿正打得正在激烈當口,又有消息傳來美國副總統將訪問中共,許多耳語揣測紛紛。情報指出匪沿海兵力增強,軍隊調動頻繁...。上級又再次重申「三不打」:「看不見不打、打不中不打、瞄不準不打」,及宣導兩短集火:「距離短、時間短,集中火力射擊」。有種風雨欲來的味道,一切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71年4月25~29日金門全島大演習,多年之後經由網路得知,演習名稱:威遠。演習前,上級要我們在海岸線分散佈靶,原來還要看打靶成績。七哨礁岩區已經是玻璃刀山,其他可以佈靶的土地也早已經佈地雷,那靶要立在哪裡?從連上扛回來幾支單人立射靶,先立在礁岩區,搬石塊疊壓住木條柄底部,但是海風一吹就倒。那就立在雷區上,挖個深坑將木條柄埋起來,再壓上石塊那一定很穩又妥當!當然穩妥當,計畫雖好問題是誰去雷區挖坑?搞不好坑還沒挖好,人先穩妥當!


   

  


  還要做出夜間照明設施!當然沒有撥下任何經費,又開始向所有班兵收錢買材料。當然還是那句老話:革命軍人,不但什麼都要會!而且都是自費!那夜間照明設施更是集思廣益想了好久,還到各哨去參觀。許多哨設計出的夜間照明設施根本就只是放把火燒樹枝,反正他們哨天高皇帝遠,也沒有長官會來看,而七哨情況可不同就在連長眼皮底下。


  終於有個大概的藍圖,用粗鐵線做滑軌道,再吊住口糧鐵箱,利用地形高低差,讓裝著易燃物的口糧鐵箱滑過七哨前海岸線。做了,夜間照明效果很差。有更好的方式嗎?沒有,那就將就點吧!

  一大早演習正式開始,班哨內所有人員就一人一個窩,全副武裝加上一箱彈藥,出槍蹲在交通壕的射口內,操練著可能突發的狀況,我們蹲在交通壕連續三天三夜。 而「頭家」就坐鎮在制高點621觀測所上,用電話下著各種突發狀況,拿著觀測所的高倍率望遠鏡緊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唉!!觀測所正前方正是七哨。


  那三天吃、喝、睡全都在交通壕內,三餐就派兩員到伙房拿便當與飲水。拿到飯盒想說吃飯皇帝大,解開鋼盔扣剛一拿下鋼盔,頭家就來電話罵人,在交通壕內移動姿勢過高又被釘。那幾天就連天公都來作弄出外人,晚上就下起雨來。雙手握著槍趴在射擊位置,雖然身上穿著雨衣,一夜下來衣服還是全濕透。大家累得還是照睡不誤,初次體會什麼叫做野戰步兵。



  突然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機動」!蹲太久,腳早已經完全麻木到沒有知覺。那時候是很想跑起來,但是腳早已經脫離我的掌握,連起身都有問題。趕快用手抬起大腿在原地重重踏步,讓血液快速流通,扛起彈藥箱往指定地點衝。



  終於好戲要上場,命令下來先點燃夜間照明設施,再集火射擊,風太大點不著。等點著了,箱子搖搖晃晃滑不了幾公尺就停止不動。聽見別哨都已經開火了,我們也跟著打...「靶」嗎!  我們那幾支靶,在還沒聽見槍聲前就已經全部臥倒了,但是我們還是打滿靶,收靶時用原子筆戳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