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日一早來到沙美吃早餐,包先生介紹著沙美市場內有名氣的肉包子與加料餛飩,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我只曉得當年市場內有位豆腐西施,一群採買與伙委就圍在她週邊遶。再轉往沙美國中旁,尋找下基地時營部連的駐地,也是ㄚ鴻在金門的家..沙美營。只見一片荒蕪,草長得比人還高,再怎麼睜大眼仔細瞧,都分辨不出草叢裡頭是否還有建築物。再繞到金沙水庫旁找尋ㄚ鴻在金門另外的家..洋山營營部連的駐地,也是一無所獲,只隱約可見這裡曾經是有條路!


  洋山往三獅山的方向就在田墩養殖區內,看見一座佇立在水中的孤堡,它的位置在早年田墩海堤未完成前,正緊緊扼守著金沙灣,是否就是老兵口中傳聞的水中堡或是水上堡之一?要等退潮才有辦法交接衛兵,衛兵一上哨是將自己反鎖在堡內,漲潮後一樓將被水淹半層,需站上二樓...。



  一路從三獅山再到西園紀念碑前,碑是新建的86年才完工。在紀念碑側面委員人名上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黃金田」,立即用行動電話問了黃建華,你老爸人在西園嗎?既然來到貴寶地,理應去拜訪。


  黃建華是當年服役時金門籍的同袍,比我菜,可是比我還早退伍,因為他在金門參加過自衛隊集訓,訓練期間可以累積扣抵軍中役期。當年建華曾帶我來西園作客,老舊平房蓋起了新式樓房。我在西園村莊內繞上一大圈才找到建華的家,伯母也早已經在門前等候,原來建華打電話回家通風報信。當伯母張羅著茶水,而我兩手確是空空連個伴手禮都沒有帶來,又伯父出門辦事,與伯母寒暄幾分鐘後就先告辭。  

  進入官澳,最先吸引我們目光的是那15號門前,門眉上「中山室」三個字,再來才是熟悉的「紫雲衍派」,是屬於黃氏家族,右側窗眉上寫著的「矢勤矢勇」,牆上刻著國徽,左側寫的是「軍紀要求」。仔細看清楚,這棟古厝它比現代化國軍營舍更像軍營,雖然它只是棟民宅。一直以來金門民宅就與部隊公家用,這是一段真實的歷史! 另一棟民宅屋頂上種著玻璃刀山,可見位置重要是當年兵家必爭之地。側面牆上寫著「虎軍精神勇猛剽悍,撼山易、撼馬山連難」壯志豪情的標語。(幾年前也已打掉 )




  踏入馬山連,當年高官必到之處,金門開放這裡也成了觀光客必到之處,只因它距離大陸最近。大門衛兵成了單哨也不必拿槍,拿出證件與衛兵交換通行證,順便問了喇叭掩體可以參觀嗎?什麼是喇叭掩體!?原來門口衛兵不曉得,是太久沒有聽它出過聲響,已經讓人們遺忘它的存在。又或是現在對於喇叭掩體有著另一種稱呼?原來是改了名稱叫心戰牆 。 


  馬山播音站,鮮紅的大門像是在辦喜事,可惜標語消失、大門緊閉,遊客稀稀落落經過,沒有人特別為它停留觀望..當年的心戰重地。百萬廁所,70年花了近百萬元才完成的工程,是號稱全金門島上最高級的廁所。二十幾年前裡面就有洗手後烘手的設備,我們這群土包子到馬山參加夜視鏡講習的機會,還曾經特地去參觀試用,吹出來真的是暖氣!廁所頂樓與安全士官間那道幾十公分的空隙還在,當年因為燈火管制,夜間伸手不見五指,有位同袍因為不熟悉地形而從縫隙中摔了下來,跌得頭青目腫!  

  前往馬山觀測所的坑道大放光明,那縱橫交錯的地下坑道,也已經不再是由衛兵與軍犬的守衛,全部改成不銹鋼鐵門的隔離。站在距離昔日敵人最近的地方,用高倍望遠鏡忘著角嶼,我想看見的是什麼?是敵人還是朋友?敵人已經不能叫他敵人,朋友也不像是朋友,站在弟兄們流血流汗所構築而成的反共第一線,我迷惑了!



  青嶼村口前還有幾座建於民國46年的砲堡,看了令人肅然起敬,能躲過823期間高密度的匪砲襲擊,確躲不過自己人的摧毀。幾年後,帶領著一群軍友要來這裡朝聖,機車越過一段泥濘路,確什麼都沒看見、都已經消失了!衝上東北角制高點當年靈異傳聞不斷的天摩山,眺望著腳底下的后嶼(馬山連后嶼排),再到東割灣近看草嶼(第三連駐地),曾因627事件登上國際新聞版面。


  三天的行程即將結束,利用包先生臨搭機前短短幾十分鐘我們回到東村營,雖然包先生他去年八月份已經回來找過一趟,也已經確定東村營打掉成了公園。但是望著似曾相識的地形,心裡總會期盼著一絲希望,不會拆空一點都不留吧!這種心情我能瞭解。


  公園一旁的樓房正是當年的小店,一對老人家正優閒的在屋內看著電視。當我們進屋內拜訪,包先生談起當年往事,大家的話題也都開了起來,細訴著東村營的盛況,包先生印象深刻則是小店內所賣的肉粽,是下哨後饑餓時的難忘美味,而當天正是端午節的前夕。我們忘了問那一對老人家,今天是否有包肉粽?或許當天真的有!請賣幾個給我們,解解包先生對東村營的思念吧!  




  下午雷陣雨聲中在機場內送包先生,約定下次金門再見。我們是搭晚上最後一班飛機,還有一點時間,冒雨從尚義郵局到金城郵局、頂堡郵局蓋「癸」戳與寄實寄封,最後一站再度來到山外第一軍郵局。由於已經超過營業時間,從鐵捲門空隙中見到裡面人員正在結算,從還未關閉的郵局側門進入,想詢問不知是否方便,買明信片再幫忙蓋幾個戳。三人背著袋子、戴著安全帽、穿著雨衣就站在側門口,我還深怕工作人員誤會,我們是來結夥搶劫郵局的!


  三天兩夜行程,就在晚上七點劃下句點,又是離開金門的時刻。滿滿收獲在背包裡、在相機裡、在腦海裡、在帶不回來的金門純樸民風、熱情、好客裡! 對於金門的記憶,我二十歲來時它是戰地,現在我四十三歲對金門戰地只剩下回憶,對於金門新的記憶正逐漸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