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行包先生為了配合我所訂出返金的日期,將公司來不及完成工作跟著手提電腦帶到金門來。他要找家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網咖,用他的手提電腦連線至公司資料庫,打算熬夜將工作完成。


  金門有全天營業的網咖嗎?並不清楚!倒是我在五月份由某個拍賣網站上認識一位住在山外何先生,只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興趣..收集軍郵戳封。通過幾次電話後才瞭解他們家正經營著歐香網咖。當天早上電話先向何先生詢問營業時間,何先生說只到晚上十二點。然而何先生一再表示要我們先過去,時間不是問題:::。晚間八點許,騎車來到山外,街道行人非常稀少,大部分商家都已經打烊歇息。營業到晚上十二點!應該只是何先生避免讓我們覺得不好意思前去打擾的說詞吧!  

  第一次見面的何先生,搬出整箱珍藏多年軍郵戳封與我們分享,而年輕就已經當上阿嬤的何大姐則是冷飲、貢糖、點心不斷的送上來。當包先生埋頭工作,我們一夥就在一旁天南地北的閒聊著,從金門到廈門;從政治到房地產;到最近所配發的端午節家戶配酒:::。政治理念、理財想法不盡相同那都沒關係,互相批評指正才能更進步!  

  愉快的談話中,時間也過得特別快,午夜十二點三十許包先生工作完成,當我們起身告辭詢問應該付多少費用時。何先生他們居然說不用!何大姐還一再強調,到金門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不要客氣,電話通知他們:::。真不好意思耽誤了他們一家人的休息時間,更感謝何大姐與兩位何先生的盛情款待,再一次的感受到金門人好客與熱情!  

  二十日起個大早,清晨六點不到我們已經走在金門南面一大片沙灘上。大退潮的沙灘,海水線離海岸線很遠,視野也因此變得更加開闊。一眼望去是來回好幾公里路程,目的是為了參觀幾處封閉但不一定能看見什麼的舊據點。


  在基地指揮官帶領下,五人聊天散步前往。在這一段海灘上看見了盡是對岸漂來的各式廢棄物,指揮官說這裡就常淨灘,但垃圾還是不斷的隨浪漂來。當時閃過一個念頭,廈門市副市長不是來訪金門嗎!縣政府是否也應該安排個時間讓他來這裡看看...。基地指揮官隨手撿起一個打著「溫州」字樣的塑膠浮標,垃圾確實是來自大陸,而金門政府確也只能束手無策的,替對岸所漂來的垃圾作著善後工作,三不五時就發動居民、義工再次來淨灘。難怪金門不斷接收大型舊營區當垃圾掩埋場,原來是在幫別人家處理垃圾!


  午後又參觀幾處舊據點與金東駕訓隊後(兩年後前金東駕訓隊真的又變成了垃圾掩埋場),再次來到溪邊灣。在那一大片空曠地面上,工人們正揮汗做著停車場工程,這一大片漂亮的沙灘又將要規劃成什麼觀光景點?


  由包先生領路沿著樹林後方小路,走了數百公尺來到了四哨,那是距離北碇最近的哨所。當年的小土梯已經變寬成了水泥階梯,除了舊崗哨與一片草地外,其他都已經不是當年班據點的模樣,現在有著排據點的規模。當年四哨位居黃土高地,遠遠就能看清四周動靜,是全連最好站的據點。全班就窩在一處狹窄砲陣地內,中間是一門57戰防砲,兩側就是睡覺的通舖。



  回想著七十一年霧季,大型三帆匪船濃霧中無聲無息就出現在四哨前,把大家都嚇一跳。長官一通電話:「×分鐘之內,七哨五零機槍變換陣地到四哨來:::」,隔了二十二年再次從四哨望著七哨,真是好長的一段距離。六個人將五零機槍、預備槍管、彈藥、M63腳架:::,每個人都得荷重幾十公斤武器、彈藥扛上肩,跑過一大片砂灘,再爬上高地,回憶起當年服役真的是克苦耐勞,做信用的!  

  循著昔日黃土高原走往二哨方向,二哨還在嗎?在四哨與溪邊灣之間樹林內還看見幾處據點,兩個廢棄據點被蔓生雜草掩沒,只有外觀輪廓依稀可辨。還另一個哨所在海岸邊,現在是海巡單位在使用中。但那不是二哨,印象中二哨也是在一處高地上,哨旁有一門無後座力砲。二哨應該是那兩個廢棄據點之一,靠海岸線那一個,那三哨就是另外一個!?


  三哨,連上同袍刻意不想提起的哨,每當有新進來金人員報到,都會有個疑問。連長早晚點名時,點過二哨就跳四哨。那三哨?不要多問,連上已經沒有三哨:::老兵們就這麼搪塞而過!在碧山靶場上演的是雷霆演習完結篇..槍斃,那是在殺雞警猴,敵前逃亡的下場,只是一種警告。而當我進入三哨整理時所看到的是震撼,人員匆促離去,制式軍服、個人內務箱、雜物:::都來不及帶走,人都不見了!輔仔命令我們三位菜兵扛出所有能搬得動的「遺物」,就在哨所前空地放把火全部燒光。然後再度上鎖封閉住三哨,鑰匙能鎖住廢哨、鎖不住記憶中我進入三哨那一幕,至今難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