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累了吧!一放鬆就想去會周公。是訓練夠扎實吧!行軍走路都能閉眼養神。是睡眠不足吧!任何地點只要一有機會躺平就能立刻睡著,還能夢見在台灣的家!四月份返金後,回到台灣的家,躺在柔軟的床舖上確失眠好幾夜。腦海中迴旋的是當年在金門發生的一切,夢見的是在金門的家!


  為了趁早,六月十九日早上八點,今年第二度踏上金門這塊土地。 為了打鐵趁熱,顧不得天候因素說來就來。 兩個月前時間匆促沒去成的地方、在一片荒草密林中沒找到的據點,這次將金門地圖上影印放大,用8張A4紙張拼湊成一大張金東地圖。標示出正確位置,準備再走一趟。


  四月之行,有收穫也有失望,但並不絕望!相信一定還有舊據點在蔓草堆中,等待老兵們去發現。靠著當年殘存記憶還摸索找不到回家的路時,我只是欠缺一位識途者帶領! 

  此行除了我邀集了同梯ㄚ鴻與為聖外,另外還有一位熱心的軍友。這一位從未見過面的包先生,在看過我寫重遊金門的文字後,主動來信連絡,提出願意陪我們再走一趟金東。包先生服役期間因為業務需要(作戰士),常在金東各據點走動,對於據點就如自己家那般的熟悉。當他對於我文字中所提過舊據點,還能補充說明做了更詳細介紹後,我知道只要有他同行,回憶一定會是滿載而歸。  

  然而包先生因工作的關係常年居住在國外,當我將返金時間敲定在十九日│二十一日時,包先生只說了一句:「我這邊儘量配合」。就這樣,他千里迢迢的轉了三次飛機,十九日一早來到金門機場與我們會合。  

  梯次相差數百那不是問題,到金時間相隔十餘年那不是距離,如包先生所說:「金門把我們從不同時空聯繫在一起,這是我們共同的記憶啊」!  

  再次來到復國墩除了草又長高,欽月殿也完成了。天氣更熱了,歐巴桑採收少量的石花正在屋旁曝曬。漁港多了幾條舢舨停靠外,看不出其他有什麼改變。  

  中午我們就從復國墩出發,在包先生帶領下沿著將要被雜草掩沒小路,在樹林中找到了兩座前兩個月前我沒有找到的據點。當第一眼看見時內心產生些許激動,總算找到了,在據點前看著四週景物,與記憶中的有些出入。在已經陌生的據點崗哨前看見有塊整建誌,原來在七五年左右已經整建過了,至少位置沒錯,至少哨所也還在,能夠看見據點現在的模樣,我也該心滿意足!  




  來到內洋52據點沿著海灘往北走,就能看見那當年挖得夠久夠深的戰壕,如今已經被隨著潮來浪往的海砂逐漸填平,只留下些許工程遺跡。想著71年底頂著寒風,到這裡趕挖工程的畫面:::。走完整面狗嶼灣,繼續向北一一走訪內洋排戰鬥場、內洋營、田埔連:::,天色漸晚直奔慈堤看夕陽。  

  晚上,於金城餐廳用餐時,座位面向門外的為聖突然放下碗筷起身往外急奔而去,我的第一直覺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機車被偷了嗎?,我們也都隨後出來看個究竟。  

  原來為聖他看見了充滿傳奇的金城豆花伯伯,正推著手推車高喊著「豆花」!年紀高齡的豆花伯伯,只是耳朵重聽了,身體還很硬朗,伯伯還怕我們不信,就用雙手蹬在他的小手推車上,露了一手挺腰動作,我們四個人趕忙前後保護著,急忙說著:我們相信,我們相信:::。  

  只買了四包豆花,隨後聽伯伯說起數十年的往事長達數十分鐘。從小到老,由大陸轉進到金門,從某為高官到某件事:::。豆花伯伯記憶真好,許多超過五、六十年的往事,他還能如數家珍一一道出。夜色中路上車輛不多,我們四人站在路旁圍著伯伯當聽眾,一旁有位機車騎士經過,還特別停下來告訴我們,他是個傳奇人物:::。  

  當豆花伯伯提到他最思念的母親時,那種子欲養而親不在的語氣,期盼再見偉大慈母的眼神,令人動容。伯伯說:當年離家前,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母親對他說了八個字,讓他一生受用,不敢忘記。當伯伯準備唸出這八個字時,我筆已經準備好拿在手上了,我想記下來,是那八個字能讓伯伯終身難忘?「道德、品德、守法、勤勞」當伯伯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的念出來時,那是一種慎重的語氣,隨後並將這八個字送給了我們。伯伯指出現在許多人有道德而沒有品德;會守法但是不勤勞,真是一語道破一般人的通病。對話中見天色已晚,握著伯伯滿是老人斑又瘦小的手道再見,請伯伯早點回家休息。


  

  回到夏興基地,盥洗時感覺背後是一陣刺痛,發現除了手臂、後頸部被烈日曬得紅通通的,手腳都留下被樹枝與瓊麻刮傷的痕跡,連背部有道傷痕。這些微的皮肉傷與今天的收穫相較之下,真是值得,非常值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