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是客滿的,每個人搭機的理由不相同,返鄉、觀光、中轉、找尋舊坑道:::,目的地都是一樣..金門。二十多年來的記憶,就如同飛機上旋轉的螺旋槳,快速轉動著。一個人獨行在飛往金門的小飛機上,我的心跳也逐漸加快,尤其就在飛機降落金門陸地的那一刻。  

  現在台灣到金門好近,不到五十分鐘時間就可以抵達,當年到金門好遠,遠的何日能出發,何時能到達,誰也都不敢保證。  

  抵達金門機場,在吳先生接機後,直奔當年做過的某工程地點,與門口守衛人員說明來意,非常感謝守衛人員特別破例,讓我進入參觀,看著當年構工完成的工程,到現在還能為繁榮金門帶來些許貢獻,當時弟兄們胼手胝足辛苦的付出,值得!  

  隨後到山外租了機車,繞行幾乎看不見阿兵哥的山外市區,山外的蕭條許多,睜大眼開始找尋二十年前熟悉的印象。當年人山人海擠不進大門的僑聲戲院,現改在二樓小規模營業,中正堂原址成了公車停車場。等公車時會看著公車站斜對面轉角那家水果行,店內是我們吃不起的台灣進口水果。
收假前會到長春書局免費翻閱雜誌,水果行已經成了冷飲店,書局倒是沒有什麼改變,與老闆娘閒聊幾句,買了風景明信片與幾份金門日報(當年報紙是管制,不能帶離境),帶回台灣當紀念。 

 

 

正氣中華報 日期: 民國72(西元1983)年01月04日:戲院前,排隊軍潮。  

  當年賣軍用品的大成商店改成了賣食品零食的商店,只剩下在門口的玻璃櫃台內,還有幾種零星的徽章與肩章:::。在大成翻了許久,就是找尋不到有似曾相識的那種感覺,只買兩個國徽胸章當紀念。  

  到國際商店拜託老闆娘幫我繡件有部隊隊徽與金東守備隊字樣的運動服,我還特地帶來一件,當年退伍後捨不得穿,現在穿不下的的運動服給老闆娘看仔細。老闆娘說:「這是我們繡的沒錯,只是版子已經找不到了,就算找到了眼力也不行了,隔了二十多年太久了:::」。當年全連統一製作的運動服裝,手工電繡,之前在台灣要請人仿製還真難,想不到回到金門找到了原製作人,再重做,還是難!  

  就像國際商店內那位年輕小姐所說的,「你們那個時代,我沒有參與過,無法想像:::」,。是的,當時金門五個師,每個師例假日又都是不同,阿兵哥還能擠滿山外街道的盛況,沒有親身歷經過的人,的確讓人很難想像。  

  隨即到山外找了許多家老店,在那時代有一種送老兵退伍留念禮品,是用彈頭與彈殼焊接成飛機大砲的藝術品,或在五零彈頭上刻上金門留念字樣:::。不是店員太年輕沒看過,就是早已經絕跡了。小彈頭遍尋不著,大型砲彈卻是看見好幾顆。 

 



  到金龍攝影拍了兩組照片,當年拍攝身穿軍禮服,背景是金門名勝的留念照片,是每個來金人員夢寐所求的,尤其是過年,等著拍照人員從樓上排到樓下排到門外,隔幾家店面的龍鳳攝影也是如此。  

  這次拍照確是讓老闆大費周章,老闆說:「好幾年沒人來照過這種照片留念了」。老闆拉下來布景全都破舊不堪,還要吃力的再拉上去歸位。就連軍禮服與大盤帽都在裡面找了好久才找到,找出來的也是破舊的可以!  

  選了唯一還可以看的布景(古寧頭),穿著已經隊徽掉線、褪色的服裝,手握生銹軍刀,手扶著歪斜的砲彈,還是拍了兩組照片。與老闆談起,現在的阿兵哥,都不拍這種的留念照片嗎?沒有了:::。  

  既然留念照片沒有人拍了,何不把那顆的裝飾用(匪砲)開個價,讓我收藏,我會好好照顧它,老闆笑而不答:::。  



  兩天後在談天樓用餐,在冷氣機旁又發現兩顆(匪砲),又與老闆談起此事,「怎麼可以,鎮店之寶:::」,說得也是,每顆至少數十年的歷史,當然是個寶。  

  連續三天我走在幾個第一線廢棄海防據點,總會看見那任它鏽蝕的戰車砲與防衛火砲,是保管人員不足,還是根本就不管它了,任它風吹雨打,不識它是寶。  

  想當時這些武器是如何在勤儉建軍年代中,多少阿兵哥付出心力、歲月一擦再擦,一梯交接過一梯,裝備檢查,是一檢再檢,才能化腐朽為神奇。就是要把那武器妥善率提高,要能打實彈,而不只是擺好看。  

  每當防衛武器訓練後,看著那火砲實彈射擊,心臟都會移位。砲班人員更是把火砲看得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砲在人在、砲亡人亡,沒人敢有絲毫大意。  

   現在沒有了利用價值,任它腐朽而去,連擺好看都說不上,實在令人非常痛心。如果真的不要,又沒有地方放置,何不讓我們連同據點一起認養,至少我們會把它擦拭油亮、油漆粉刷、穿上砲衣,最重要的是,還有一個能讓我們再度重回金門的藉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