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消褪的戰地印象      2010/9/21     作者呂光浯

 



紅瓜兄部落格:  

 

  解嚴戰地政務終止以後,金門昔日軍方駐守的碉堡,被逐一的打掉剷平了,打掉了金門住民的長期刻板印象,也打掉一些老兵的記憶。一位老兵記述:「像溪邊ㄠ五堡已經打掉了,再多錢也買不到當年的回憶」。
 

  好不容易金門開放觀光,有些念舊的老兵,曾興沖沖地攜家帶眷,來金尋找往日駐紮過的軍營,好讓子女、妻子親自體驗其夫、其父當年為保家衛國當兵時曾駐紮過,奉獻他們青春年少的地方,結果昔日家園已夷為平地或雜草叢生,內心失落與悵然當事人心理可想而知,許多老兵嘆息道:「金門已經沒有什麼值得再回去的理由了」。

 
  金門縣政府所稱的保留戰地史蹟,在筆者看來似猶有未及,有老兵在其部落格留言回應:「有過幾次想回金門的機會卻有股說不出的那種類似近鄉情怯的感觸,真的很怕回去後發現(景物不再│人事全非),那我們曾用血汗交織的土地,雖然只有短暫的兩年,卻是我們生命歷程中永遠也抹不掉的記憶,每次聽到有人回去後大嘆!原有的營區或是坑道早已夷平或荒廢雜草叢生,心裡好是難過…」。再說吧!一些舊軍營,經年陪伴個人一生的成長,從童年到成人,景物已融為生活的一部分,如今驟然除去,也了斷了一些人美好的記憶。

 
  諸如料羅原先舊的海光戲院,本來是在圓環往料羅方向右邊現兩棲偵察隊附近,在電視尚未普及的年代,看電影是一種較普遍的娛樂,小時父母親曾帶我們到此舊戲院看電影,及至稍長也曾親自騎腳踏車去看電影。後來戲院改建在過馬路左邊順濟宮旁邊,原有舊戲院淪為金門物資供應處儲酒倉庫,外面廣場做為物資處桶裝漁船油配銷站。直至民國74年漁船加油才遷移至新湖漁港改用全新加油設備加油。現在新舊二電影院均已經全剷平了,新電影院闢建成公園,而老戲院也剷平成了空地,那裡存有兒時記憶,筆者出社會有緣復於此經管過金酒與漁船油,可惜當時筆者竟然沒有留下任何相片記錄,內心一直自責者。其實是真的不知道會那麼快一棟房子一下子就被剷為平地。建設誠困難,破壞只消須臾之間,令人搖首嘆息!

  

  誠如老兵痛苦的陳述者:記憶是點滴與釋放的,當一眨眼,金門已經不是記憶中的金門時。這幾年來對金門提過建議,依然故我,心冷卻,勁力消逝,人也累了!一些較念舊的人很想故地重遊,尋找一些當兵時酸甜苦辣的記憶,可是當年的景緻卻被無情的破壞了,有著失落蒼茫的感覺,這裡是他們自認為的第二故鄉啊!情何以堪呢!金門已被認為沒有再眷戀的價值了,這是縣府當初始料未及的吧!自己了斷觀光的資源卻整天大喊觀光立縣。

  

  當年許多位軍友都說過不會再回金門,結果有些還不是一而再的參加返金行列?念舊之心每人都有,只要返金能讓他們獲得些許當年的回憶,數百萬後備軍友就是最忠誠的返金團,何必對過去一些據點、營區趕盡殺絕?君不見自從大量裁減金門駐軍之後,少了駐軍百業蕭條,就連觀產業亦未能開發,但至少也不要破壞。如果能留住當年的部分碉堡,做為體驗做軍人滋味的旅館,或承租軍方訓練戰鬥營之駐地,愚以為未嘗不能活絡地區的觀光業。

  

  誠然,民國38年國軍轉進到金門,根本就沒有帶土地過來。還地於民政策是對的,但也不需要對戰地史蹟盡予破壞,戰地特色的景緻破壞了就難以重現,土地可以向人民購買,目前縣府或是金管處對幾處營區整建,都整過頭了。自然就是美,碉堡也是如此,希望能以復舊替代整新,如果持續再不思考保留或修復,重塑消褪的戰地印象,金門就將後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