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知道認養大橋營區,西拓藝術協會李朝倉居然也是金門兵,1601梯次,金東師駐地鵲山。也一直不知道,認養一座營區,需要慢工出細活由最不顯眼的小地方著手。


這不是採葡萄,而是在花棚鐵架上黏上一層廢紙做成漿。黏紙漿做什麼?我也很懷疑!比對施工後與沒施工的不同,的確讓花棚有煥然一舊的感覺。







    全站熱搜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