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營區-11

征塵:征征漫漫、塵土飛楊,揚起滿天風沙~一陣狂風把參謀長搞的灰頭土臉的回到師部。這下他也真服了,不管這世間是否有阿飄這東西,但他親眼所見的的景象卻著實讓他也找不到理由去駁斥,況且身為中國人~敬天地、拜鬼神,這也是自小就深烙在心理的傳統,在司令部裡已整整苦思一天了,煩的是:已向砲指部指揮官許過承諾他會再回來的,如回來後也無具體做法、以後無威何以帶兵。再者、那天也是弄得狼狽不堪的離開,現在在不想辦法克服,那麼多官兵都知道了,豈不讓人笑死。


 而總部的『限期拆除』令函的字句也深刻在腦裡,每週對軍團的工作會報該如何提報...?太陽西下、已近黃昏,肚子也餓了、出去走走吧,喚了傳令備車隨行來到了豐原市有名的媽祖廟閒逛,這時已有許多的攤販已開始張羅設攤、原來這裡晚上也是馳名的夜市且這裡也聚集了許多的面相與算命神壇。參謀長心想都已到這了,也參拜參拜媽祖以祈求心靈有個寄託、並問問媽祖:猩猩營區是否能順利拆遷,誠心的將心裡的話秉告媽祖後,連駁了3次都得了個~不!咦那換個方式問好了:那猩猩營區拆不拆的了?連駁3次還是都說~不!這時的參謀長已有點火了,連媽祖都這樣欺負人明明是阿飄佔了我們營區,不讓我們拆營舍,而妳是神明怎麼都只跟我說,那叫我要怎麼辦!被搞的有點神經質的參謀長只好令傳令燒完紙錢後步出媽祖廟,但旋即再轉身入廟,不約而同的走向服務台各求了個平安符放在口袋裡,參謀長與傳令兩個人還是會怕阿飄啦!召來了駕駛、官與兵3人漫步在夜市裡尋找可以解讒的美食,但怎麼每次走過算命攤就有居士要他們停住,並對著參謀長說:你氣色不佳喔、印堂發黑耶,最近是不是睡的很不安穩,你犯到了”…..諸如此類的話,一行人沒停下腳步、但怎麼每攤都這麼說,卻又感覺自己最近又好像像是他們所說的:做什麼都不順、晚上睡不好….!雖大家都知道這是江湖術士之語,但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莫名的慌慌張張上了車,結果~晚餐沒著落、肚子還餓著。


 走~到猩猩營區,我跟土水一兵談談、順便到那吃晚餐。車子開出了中山路接圓環東路、再轉入了田心路往潭子前進,走沒多久參某長似乎看到了什麼而喝令停車,車子停在豐原清潔隊前的一棵榕樹旁,參謀長下車摘了一撚?放入口袋,這時傳令看了才記起~對厚聽說這樣可以避邪,也趕緊下車摘、而耳後也傳來駕駛吆喝的喊著~也幫我摘一點


硬幹:車子不消多久即抵達猩猩營區,參謀長特囑咐駕駛沿著營區外圍道路兜一圈,殘破的圍牆、有的還是用石頭堆起來的,牆內種滿了雜亂無章的樹木,看起來彷彿是一個黑洞、把無數的綠猴子們吸進去,要不是圍牆上有崗哨,還真會誤會裡面是亂葬崗哩! 敬禮~參謀長好!這兩天師部的長官來的太勤了,機伶的大門衛哨司令得知參謀長一定會再來、且得知飄飄的事情如沒告一段落,勢必會再有大批的師部長官來督導,因此老早就要求衛哨們必須把師部六大長官的車號背下來,如背不要來就給我抄在手心裡、崗哨裡。


 參謀長一下車、少尉衛哨司令已通報旅戰情並趕緊湊過來招呼。參謀長問到:咿~今天怎麼這麼多悍馬亂停車,怎沒開到停車場裡停好?報告參謀長:這都是師部派來的行政車,今天師部聯合督導。參謀長露出疑問的表情:聯合督導我怎不知道!進到了指揮部、指揮官匆忙過來迎接,並得知參座尚未用餐候、把他引導進餐廳用餐,參座一進餐廳睜眼一看、好樣的~司令部各參政特業組幾乎全來了!上從科組長、中為各業務承辦軍官、下到隨行文書兵,一行人浩浩蕩蕩近40人、陣頭擺的比參謀長還大。


 眾人一看參謀長蒞臨、由菜鳥尉官喊口令問好、隨後由參一科科長報告:近來督導、查砲指部所轄各單位行政業務廢馳、軍紀無岡、軍令無法貫徹、補保失常,故今天師部參政各科組特來聯合督導。參謀長心想看來大家都知道了、擺明都是來看熱鬧的,而自己今天又送上門來、看來這次糗大了,不修理修理他們、難消心頭之氣。參座嚴肅的問道:我昨天批到的派車單是各單位、分別有不同的業務要到不同的地方洽公,怎麼這麼剛好到最後全湊到這來了?所有的單位回去分別給我寫一編報告上來,回去再好好跟你們算!隨即示意大家坐下繼續用餐,大家看到參謀長在座、就紛紛胡亂扒兩口就離開到餐廳外面快活去了,未幾不消20分鐘就聽到參謀長傳令出來喊道:參謀長有令、各科組主官與參謀官到會議室開會。被點到之人還有水土一兵紛紛快步向會議室移動,參謀長一進入後、會議室就各門窗緊閉、似要召開重要的會議。參謀長首先開口說道:想必猩猩營區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而大家來應該是來看熱鬧的吧,你們各位都已是很資深的中少校軍官了,希望各位回去務必要堅持住立場並告訴大家:猩猩營區一切正常!再來談談該如何拆那棟庫房吧?在場者馬上七嘴八舌的說到︰叫工兵營用挖土機挖、炸藥爆破,出動步兵營用鐵鎚敲,戰車營連拖帶輾,保修營用乙決切割….,參座敲著桌子講著:我指的是看不到的部分!頓時整個會議室趨於沈悶….


 許久終於參二科提議:辦大型法會超渡吧,再請來神明繞境營區,以驅趕亡魂,像我家鹿港那每年都會辦這種路祭儀式的。不行~請來八家將與神轎在營區繞境、怕外面百姓不知道啊,傳出去還得了!馬上被指揮官給否決了,且參座也點頭稱是。參四科提議:那就再呈文跟上面報告說、庫房尚有用途、呈請惠予暫緩拆除。不行~指揮官再次否決:在1個多月前就跟軍團說拆除中,謊言都說1個多月了,現在再說另有用途、豈不被判軍法!主計組提議(~連主計組都來督導啦!?):記得以前聽軍中的鬼故事,都說國軍的軍魂都怕蔣公,要不然在庫房前蓋個蔣公銅像壓壓他們!參座答:不行~營區都要整建了、還蓋新東西,到時上面來視察進度,一定被罵死!主計組再提議:以前的人還說軍旗可以壓派咪,不然把師旗請出來好了!這個應該可以喔~水土一兵回話了。不過參謀長卻苦著臉各位可知師旗放在哪? 眾人答: 不知道!好吧~你們最少也都幹過連長以上職務,那連旗放在連長室,那你們說師旗會放在哪? ~師長室! 師長辦公桌後面會放3面旗,分別是國旗、陸軍軍旗與師旗,你們叫我怎麼拿出來好吧~豁出去了,老子我來想辦法、反正連媽祖都說我們拆不了~跟阿飄們幹上了。水土一兵~還是請你父親幫忙看個日子且屆時上來幫忙、待我弄到師旗後會隨時通知你的,待會兒你就先放假去吧,老是勞架你家人、總不能讓你太吃虧!會議結束︰決議是用硬幹之方式壓阿飄們就範,擔當者是參謀長並由他負責去幹出師旗來做法!


做賊︰回到司令部、參謀長每天就賊賊的密切注意著師辦室所公佈出來的師座與副師座的行程表,過了數天後當他再檢視行程時、似乎找到了可以下手的時機。該週六/日兩天師長休假、而副師長將前往恆春視察三軍聯訓進訓單位,一時三刻回不來,嗯~就是這一天了參座那英明銳利的眼神裡露出了光芒、果敢的作出這個睿智的決議!隨即馬上去電給砲指部指揮官、請指揮官把水土兵、水土爸、水土師ㄟ都找來,另要求讓營區內的兵員們大量放假、盡量使營區淨空!日昇日落週六很快就到了,週六的師部是懶洋洋,軍官們大部分都跟師長一樣在週五就修18去了,而科組軍官與文書也不喜歡下級選在這一天來洽公,整個週六的午後司令部的官兵們就都把步調放的很慢、快樂的聚在電視機前看著百戰百勝,天空還不時還飛過一群群的和平鴿,喔~不、是斑鳩﹙后里營區的特產﹚仿如日軍攻打珍珠港的早晨般祥和!


 漸漸的太陽西下、部隊晚餐吃的早,1800已開始用餐、但盛夏的太陽卻還歹毒的高掛天空,參座沒有到餐廳用餐,一個人在傳令的陪同下漫步在司令部週遭、走著走著來到前面的花園,大喊~衛兵怎麼花園裡的芙蓉草葉子全沒了!?報告參謀長:那是上週的某一天、突然短時間內陸陸續續來了許多的科組軍官與文書,有的用跑的、有的坐車來,都急忙忙的摘了就走,我看他們都是司令部的人就沒敢攔阻!參座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上週去猩猩的那群王八蛋、居然把他的避邪勝品~芙蓉草給摘光了!此時只好悻悻的挑著那少的可憐的細葉摘囉,參座進到司令部先令駕駛備好車、待更衣完後就跟著傳令躡手躡腳的來到師長辦公室外,參座命傳令進去取出師旗、到手後狂奔下樓從後門上車,憲兵安官與衛兵還來不及喊參謀長好,車子已駛出車庫。剛出營門、駕駛就用著疑惑的眼神問著參謀長:報告參謀長、我以前在步兵營當2噸半駕駛時,我們部隊移防、那個軍旗都要用護套包著然後插在軍卡門邊,我們這樣把軍旗捲一捲就擱車子~行嗎?參座瞪了駕駛一眼當然是不行,但又能怎麼辦呢!


金戈鐵馬、再敗沙場:車子急駛已來到了猩猩營區,淨空作的很好、所有的兵員應該大部分都放假去了吧,因為整個營區感覺起來更為安靜,參座直誇獎著指揮官,報告參謀長:已依 您的指示並依規定、讓1/6的人員休假去了!不是叫你留少數站哨的就好了嘛、你怎還留這麼多,但是不對啊、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參謀長怒氣的問著。平常我們休假人員的都不到1/15的、1/6真的已經是很多了,對厚~終昏後就樣一點風也沒有,讓人感到很悶很不安。

 

 照例休息到了2300時間到了、參謀長這次可是意氣風發的大搖大擺走過來,因為神壇旁已豎起了『師旗』,有了這樣『辣手ㄟ』利器他可是膽大了起來、可以一掃之前的晦氣了!但是~猩猩營區的野狗群們還真是不肯給參謀長面子、打從2230就又開始的給他狂吹起那聞名后里師的~猩猩瘋狗螺,一直吹、吹不停,吹到儀式開始了,連外面的野狗也加入狂吹不理他,一如往常的原本沉悶的營區開始吹起了風,已點起的燭臺首先熄滅、土水師穿起道袍在軍旗的加持下以異常嚴肅的口吻直喝:速速退去!因大家已取得共識、將採硬幹的方式驅走這些先人們,不再像過去是採溫和的用或“參詳”的方式,而是以法器強硬的要驅趕走這些阿飄先人們,故在施以法事時每個咒語、手勢與步伐都是虎虎生風的帶有殺氣,狂風倏倏的吹著、軍旗隨風抖動的發出啪啪啪的聲音,看著軍旗頂著風的飄曳著、大家都有無比的信心,相信軍旗可以戰勝阿飄的,時空仿如回到了那女童軍所託交的國旗、飄逸在上海四行倉庫上,帶給我全國軍民無比的信心!

 

 此時在一旁幫忙的水土一兵、突然大步走到神壇前,對著水土師ㄟ大喝:汝等一逼在逼,爾等忍無可忍!語畢~即倒在地上且眼神上吊、口吐白沫,水土爸急忙過去要攙起寶貝兒子,此時一陣颶風吹來再度掀翻神壇且整張桌子不偏不倚的壓在水土父子身上,而另一端的軍旗~也倒了….,眾人們急忙往前抬起桌子救人、只有參謀長與指揮官趕緊去救旗。水土師ㄟ疲憊的看著水土父子平安無事,就走向參謀長跟他說:這一次他們真的生氣了,我們真的輸了我再也沒辦法了!無力的看在矮牆上、此時眼睛卻又泛出了亮光:參ㄟ~不對啦你們的軍旗怎麼這麼新?這個沒打過戰厚、沒打過戰的不行啦~這個不夠凶,怪不得這麼沒擋頭、一下子就輸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