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營區-4


天明:平常在這營區內的野狗吹吹狗螺、已是司空見慣,這一晚卻連各砲營連所飼養的狗也加入,且還用力的給他吹整晚,淒悷之聲讓衛兵們個個毛到骨裡,平常總是安官衛兵各站各的,今晚營區內的各連卻是幾乎都兩個人黏在一起,查哨軍官幾乎都是用電話查哨,沒人敢去上廁所,尤其是後面那棟待拆庫房,更沒人敢把目光飄向該方向。營區裡的眾阿兵們幾乎是一夜沒睡,平常不愛攤開被子以避夏暑的,大家幾乎都將被子攤開而將整個人連頭貓在被窩裡。更甚者、將有國徽的小帽放在棉被上,將當年臨出門入伍時、老媽子求來的平安符緊握在手而唸唸有詞!五點半~ 天色破曉,長長的哨聲起床號響起、菜鳥們乒乒乓乓衝出去盥洗,老兵們兩兩相看、唉娘萎~個個眼睛佈滿血絲且黑輪,心想:天亮了、指揮部長官今天再惡搞下去,今晚肯定完蛋!


人心浮動: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打從步兵700旅從花壇搬來接收此營區時,許多的庫房與角落都有燒過紙錢的痕跡,平常夜晚常有小兵說他看到白影、野狗吹狗螺、阿兵被壓床,次數之頻繁讓主官管也避口不談,畢竟這事~能開的了口嗎?又能對阿兵們安撫些什麼呢? 車龍埔營區蓋好後,700旅上上下下官兵幾乎是以逃難之方式奪門而出,回到了那嶄新的營舍、營站內電腦化自動點歌KTV的光隆營區,離開前見到來接防的砲指部上下,念在同師的份上,僅冷冷的告訴砲兵們:在這營區內不要亂罵髒話,已封閉的庫房就不要再開啟使用,反正空庫房還很多,連隊進駐好後記得要拜連旗,遇有不順時、也要加拜!因此連同前一天發生的是再加上以前留下來的傳說,整個營區人心浮動,膽小者連大白天上廁所也要兩兩結伴才敢去,平常說什麼革命軍人不得帶平安符、佛珠此類迷性的東西,此時上上下下包含軍官莫不帶個防身保平安!


再度開工:五查完畢、一天的操課正式開始,指揮部與擔當拆卸的砲連以來到庫房前,從師部支援營主連借來的特大號夢吉活動板手也送到,指揮部裡有人提議、房子住久了就會有靈、再加上裡面又有一些老鄉親們,我看動工前拜一拜比較好吧!招來傳令速速備妥香案,但此時指揮官心想:我等高官、搞此類祭祀之事,若傳出去、搞神怪之事而亂軍心事小,顏面何在啊!?隨即叫砲本連連長主持祭拜,他則閃回指揮部處理重要事務去了。祭拜中一直拜的很不順遂、蠟燭總是點起沒多久就熄滅,只好招來兩員阿兵負責顧著燭火。終於拜完了、受命拆卸的阿兵持著夢吉開始拆卸螺絲,怪了~不知是預期心理影響還是阿兵沒吃飯,試了十幾顆螺絲,沒有一顆被鬆開來,眾軍事官兵們都為過來七嘴八舌的說:啊~有可能已被電龜趴死、有可能以前美國人用的是自卯螺絲、有可能僅是被鏽死了而已但不該說的還是有人說了~素不素是拍咪的關係!一推人又陷入了無解的黑洞,折騰了一上午一群人有氣無力的故作忙碌樣、結果一顆螺絲也沒有拆下來,中午用餐時向指揮官報告後,指揮官發的脾氣卻比預料中來的小,只是大聲斥責幾句後就叫大家給飯給我吃飽點,下午我帶頭拆!


重機出動:下午五查過後、指揮官招來師部前來支援的工兵營營士官長,命著士官長指著庫房對他說:用挖土機把它給我剷平了!國軍使用的挖土機是一種非常少見的品牌,叫做CAT~美國貓牌、是為了平衡中美貿易平衡才買的,而不是一般民間所使用的日系規格,因此配備只有單純的挖鏟、而無囓咬機或震碎機,就算跟民間借到了、其連接軸也不相容,因此工兵營計劃先用挖鏟挖倒一邊樑柱的基礎,再用拉的把整棟建築物拉倒,這樣就可讓螞蟻雄兵上陣用乙決切割再配合鏟裝車就可加快速度,挖土機隨後機哩誇呱啦的開到庫房前剛就至定位就莫名熄火,駕駛重新啟動數次一直無法順利打火啟動,怪了~此車才撥發不到一年、下基地時車況一直很好,工兵營的幾位技工與駕駛七嘴八舌的開始進行檢視、東摸西看的都沒問題啊、就是找不到原因,駕駛火大心急了就大聲咒罵幾聲後重新打火啟動,車子居然莫名的發動了!好吧開始挖吧,第一鏟朝最外側的樑柱基最給他鏟下去,唉耶作業臂的油壓管居然破了,工兵營的人員個個哭喪著臉、因為心想~撞邪了!砲指部的兵員個個笑著臉、因為今天不用拆了!時至傍晚~該唱收操歌了: 太陽下山明早而依舊爬上來、花而謝了明年一樣花兒開…..夜幕降臨了!人說歹戲拖棚因此我也怕挨罵,但故事到此才將正式開始進入,下段~飄飄來了~待續!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