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位衛哨兵都要會背用槍時機,或許是湊巧,愈是前線用槍時機就會越好記:「水匪摸哨時、匪船越界時、暴行犯上時、要犯脫逃時。」下基地到了二線就改得複雜一些:「我任衛兵護全軍,槍械子彈不離身,嚴防敵人來偷襲...。」實在太長了,之後的全忘了。要背得一氣暍成,那就需要有些背功,當站衛兵被長官指正你背的用槍時機不對時:報告長官,我下部隊第一天用槍時機就是這樣,之後又出現用唱的步哨一般守則歌。


面對查哨官不只是要背出用槍時機還要唱守則歌,不知道是那位天才長官想出來的點子。真的是要用唱的,但是我從沒有唱過,一線衛兵那有閒功夫唱歌給你聽。但是至少第九句寫得真好:「若問三聲還不答,立即開槍射殺之」,在外島衛兵最大,終於依法有據了。


其實查哨官要找出衛兵缺失很容易,每個整點是衛兵交接時間,下坑道叫衛兵一下去就是數分鐘至數十分鐘不等,單哨只能在崗哨電話機附近看著,這段時間如果查哨官從戰備道任何一頭摸上來,衛兵就不容易發現。也常有查哨官來找碴,崗哨內發現衛兵的消夜(站衛兵不吃,待何時?)服裝不整(S腰帶鬆垮垮,像西部牛仔)槍枝號碼背不出來...。

 

衛兵交接就連槍枝也一併交接,下一班衛兵或許是機槍兵或自動步槍兵時,步槍就會這樣一直交接下去。甚至從早到晚整天衛兵都是拿那兩枝步槍在值勤,背槍枝號碼,別傻了,沒人站衛兵背槍枝號碼,背口令與交接事項就很忙了。


同班哨如一家人,同排就好比鄰居,遠親不如近鄰,同排之間就要相互掩護過失,畢竟一人出了錯,處罰又都是全排機動。這是長官的一種手段,要讓整排的排兵都知道是因為「某個人」的出錯而讓眾人受罰,如果那「某個人」是位菜鳥的話,那麼下場就可想而知。

 

查哨官在哨所簽完查哨簿欲往鄰哨。我們會隨後搖電話通知或大聲喊著「長官慢走」讓鄰哨有所準備,遇到那種坐吉普車來的長官,他們對地形不熟悉,會詢問附近哨所怎麼走?這時候就會嚇唬他們說:就延著小路走但是要小心,兩旁都是雷區;鄰哨的狗很兇晚上都沒綁;要注意路上有好幾個釘板...。

 

大部分查哨長官都會說算了,驅車去查那些吉普車可以到達的哨所,復國墩連就只有一、七、九哨與連部。


很懷疑,衛兵是該面向海面守海防?還是面向內陸守查哨?還是背後也該長雙眼睛?長官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來查哨,何必學那水匪偷偷的接近,或是利用對地形的熟悉來摸哨,使得衛兵難堪、被處罰。當晚上站衛兵時我曾經就把機槍向後轉,警告那些想摸哨的長官們注意了,你們就是穿著國軍軍服有階級身分的水匪,甚至比水匪更像水匪。被你們捉到衛兵失職並不會立即喪命,但在頭家與班長眼前一黑,可就很難翻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