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仔站在旅部司令台上過過乾癮,當年站在台下就只能看見一頂鋼盔(連臉都看不見)。部隊注意...,據說還喊了口號,但是中氣似乎不足,我怎麼沒有聽見。 兩旁標語:左邊「個人」還掛著,而右邊「國家」是被丟到一旁草叢內,被其他軍友找出來。


別看這裡現在是長草,當年站在這裡的兵比草還密,一整旅除了衛兵、安官外全部都到這裡集合,就聽著旅長一人發飆。不知道旅長到師部受了什麼委屈,當時擴音器喇叭就要是對準師部,對著東營區一起開罵。


有天旅朝會,我已經是狀況外人員,支援營站熱飲部。與建華剛從南苗市場買菜回來,兩人經過大門口,正好走過旅長的「視力」範圍。突然聽見旅長罵鋒一轉,那兩位是什麼單位的,怎麼不來集合,在那裡散步?聽了顧不了手提重物快跑回到熱飲部,老兵很怕被颱風尾掃到。



旅長白天閒閒無事,晚上睡不著出來吹風。走到5營兵器連後面,怎麼聽見打鬥聲?過去一看兵器連連長與一位士兵正拔階在單挑。那位士兵就是幾年後,國軍爆發軍襪採購弊案的主角之一。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