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門後期自由自在過慣了,回到大坪頂像是被關進了籠子內,東營區有「師頭」,西營區是「旅長伯」,在西營區待了近半年直到退伍。每周休假日那晚一定是營晚點,三不五時又來個旅朝會,在這裡比新訓中心的更難混。大夥總會提起金門是如何的好,回憶在一線守海防天高皇帝遠的日子。



當年會客室在側門,文康中心旁。大門就只容許軍車出入,大門旁是三分鐘機動班。



72年3月移防到這裡,首先是一大堆示範,就是那鋼杯把手向右,牙刷刷毛向左,這種無聊的遊戲。內務、衛兵、吃飯示範...。最常揹起背包旅集合場集合踢正步,總長將親自校閱,而日子一天拖過一天。直到4月日期確定,全旅每人新發一套新草綠服,閱兵典禮預定八點開始,當天四點鐘天未亮部隊就起床準備。但是全副武裝站了四個多小時等到中午還不見總長出現,真的是全國陸軍就等他一人。腳開始發酸、肚子開始抗議,好期待有一句:部隊注意,坐下、原地休息。


等待過程中,除了立正、稍息,還有就是清槍、再清槍,就怕出了差錯,閱兵典禮中出現槍響,292師緊急移防,回外島報到。啪!啪!啪!直昇機聲響起,先在我們頭頂上繞圈子(看看昏倒幾個),然後降落(應該是東營區),又等了好久(師長獻個殷勤、泡壺茶吧!),典禮才正式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