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為當年的司令官,好久之後被稱為許老爹。

 

71年7月6日郝總長由艦隊護航,自澎湖乘坐軍艦到金門防區視察。事前金東守備隊就接獲通知,有個預定行程,總長將蒞臨狗嶼灣參觀。沿途會經過本營81砲排與北碇連運補排

 

環島東路通往狗嶼灣是在么五堡旁一條狹窄又顛簸的黃土路,一遇下雨天就成了泥漿路也只有兩噸半大卡,高底盤四輪傳動車輛勉強可以通行,而七月初連續幾天雷陣雨又下個不停。

 

7月4日一大早就接到命令需要幾十名公差整理路面。大雨中,先是一輛兩噸半採買車緩慢順利通過,而當時的迎賓車是部藍色福斯廂型車,也到了現場試。試了幾次都因輪胎打滑整部車就被甩到路旁還差點掉入線溝。整條泥濘路面從何整理起!?郝總長也可以坐兩噸半大卡不是嗎!?坐大卡也沒有什麼好丟臉的,但這只是我們的想法。

 

長官們可有著不同看法,一聲令下又是我們步五營,三天內要完成一條平坦堅實道路可用工具只有~大小圓鍬、十字槁、開山刀、人員增加到百名...。心裡頭總會不平衡,為什麼又是我們?是因為我們績效太好,使命必達,名聲有夠透,還是天將降大任於步五營?此時只能深刻的感覺到什麼叫做「盛名之累」。

 

天還未亮就來動工,直到夜晚還得挑燈夜戰,冒著大雨砍樹枝鋪底,挖海砂填土鋪路。當時的套頭式雨衣(小飛俠雨衣),穿或不穿都是一身濕透,工作起來又礙手礙腳,身手伸展不開,索性大家都淋雨不穿雨衣構工。腳上的黑色長筒膠鞋,一踏進工地就整隻鞋子陷入爛泥,拔起來還挺費力氣的移動腳步是舉步維艱鞋子就整天浸泡在泥濘黃土中成了爛泥鞋。

 

穿了一天的濕衣服,夜晚回到班哨前,班長吩咐我用班費先到小店煮鍋薑母茶,端回班哨給班兵們怯寒。來到小店前,低頭看著我那一雙沾滿黃泥的膠鞋,也不敢冒然踏進小店內躲雨,就在門口喊著:要煮鍋薑母茶!在小店屋簷下等著

 

一天三餐全在木麻黃樹下混著雨水吃便當。一打開便當盒,雨就拼命的往裡頭淋,我們也拼命的大口扒飯,然後就成了雨水泡飯。飯後舀上幾口湯,便當盒內的熱湯,是越喝會越多的雨水...就這樣連續二天。還要喝湯嗎?之前構工公差們不是老抱怨湯不夠喝嗎?!那幾天大家怎麼喝,保溫桶內的湯一定還有剩。

 

外觀看似完工車輛再試開一次,一壓過大雨一來又全都完了。大夥望著兩天來的造路工程毀壞,只能目啾金金、人傷重!每人全身濕透在大雨中身體抖擻著,呼吸中透出白霧熱氣,目光中盡是失望的眼神。大夥腦海中浮現出長官最常說的一句話:革命軍人,不怕難、不怕苦,任何困難都能克服...。

 

那是否表示明天還要再試一次?真的,長官說了:明天一早再做一次!為什麼老天不幫忙?天氣如果不轉晴,做幾次的結果也將一樣,私底下怨言四起...。

 

輔仔帶來好幾包大蒜分給大家怯寒,順便告知水添,返台的電話記錄已經下來。1302T的水添,來金門熬過了16個月後,總算是等到了返台休假,雖然只是一航次七天,水添家又住在宜蘭,但至少他已經可以先逃過明天這一劫!

 

水添更高興的應該是可以再見闊別的女朋友,結果是...。http://www.kmdn.gov.tw/ch/News_NewsContent.aspx?NewsID=34740&PageType=1&Language=0&CategoryID=12&DepartmentID=&Keyword=&StartDate=2004/11/14&EndDate=2004/11/14

 

天公有保佑,第三天早上天氣轉晴,工兵營工程車又支援數十車碎石、砂土,傍晚前總算是及時完成。7月7日當郝總長走過這條數百公尺平穩道路時,應該不會想到,近百人花了三天,淋了兩天的大雨,專程為他而做的吧!

 

7月9日,當北碇連鋪上紅地毯迎接郝總長上島,阿共也趕來湊熱鬧,8艘匪快艇與砲艇,由圍頭角接近北碇北方。7哨打了80發50燃燒彈,北碇隨後也開火。事後據第一連戰友說:北碇指揮官簡少校剛做完簡報,槍聲就響了。總長在眾人擁護下離開,搭乘海龍快艇由溪邊灣上岸,為什麼阿共情報是如此準確?

 

註:5營少校副營長兼任北碇指揮官簡文光,台南縣人,在這裡尋人,不知效果如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