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鐘聲警報信號已經忘掉的軍友們,請到蔡厝這崗哨前復習一下。當時是不能寫在崗哨旁,要全寫在心裡,連長一下達狀況,衛兵就要立即敲鐘聲。當然衛兵也有忘記或是敲錯的時候,訓練不夠嘛!被釘了滿頭包,無話可說。


  在內寢室與外寢室之間的戰備水池,當年會抬幾箱彈藥放這裡。內寢室人員順道抬了就走,不必全擠在海漂站彈藥庫內抬彈藥。


海漂站彈藥庫

  【縱深陣地演習】下達狀況一切都以鐘聲為主,鐘聲來源是掛於崗哨旁的那顆匪砲宣彈外殼,敲起來聲音很沉穩的咚咚作響。連長下達狀況,衛兵就開始敲鐘,這類似三分鐘緊急待命班,在規定時間內除了兩名衛兵外,其他每個人需將槍、鋼盔、防毒面具、一整箱彈藥四樣東西到齊。就趴在交通壕射擊位置,仔細豎起耳朵聽鐘聲,等待連長下一步指示。沒時間穿衣服沒關係只要你捱得住冷,來不及穿鞋也可以,只要演習時你能在那滿是尖銳碎石的交通壕上跑。

  聽見三短一長聲響敲一分鐘(毒氣)所有人就得迅速戴上防毒面具;聽見五短音每隔20秒敲3次(砲擊)就得以低姿態移動進入坑道內躲避;聽見一長兩短聲連敲3次(空襲)五零機槍正、副射手就得將五零機槍調成對空射擊,其他人員進入坑道內;最後一定是解除警報,一長音每隔20秒敲1次...。連長只要下狀況再看我們動作,就可以瞭解我們對警報聲是否熟識,基本動作訓練是否落實。

  縱深陣地演習大多選在凌晨三~四點,大家睡得正好眠、警覺性最差的時候開始敲鐘,演習結束天也快亮了,五點二十連上集合完畢,好充實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記得我剛報到沒幾天,就遇到了縱深陣地演習,當看著老兵們緊急著裝、拿槍、抬彈藥,我就跟著做。而當時對於鐘聲警報信號,報到第一夜班長就要求熟記,當時一緊張就已經忘了一半,只好利用眼睛餘光看著老兵們的動作也跟著跑,老兵們也會適時的低聲提醒。

  當年著裝是有一定的順序,先穿上衣再穿褲子,再來才是襪子與鞋子...,這主要是讓我們著裝速度加快。但在狹窄的坑道通到內,到槍櫃前排隊取槍才是最浪費時間的動作。睡外寢室就先拿槍再著裝再到彈藥庫抬彈藥,睡內寢室就先著裝再順道至戰備水池上抬彈藥最後取槍,就把一夥人全擠在槍櫃前、彈藥庫的時間給錯開。

  來金兩個多月,在7哨的日子逐漸熬出頭了,尤其在135X梯林X中報到之後,班長就把所有關愛的眼神全指向了這位「睡豬」。在他報到幾天後,凌晨連長親自到7哨下達【縱深陣地演習】,當鐘聲響起衛兵又同時按下崗哨內的緊急電鈴,班哨內所有人將裝備到齊就射擊位置,那位新兵確是一點警覺性都沒有,還在坑道內繼續呼呼大睡。老兵下坑道叫了好幾回都叫不起來,最後由班長親自把他給「踹」上坑道。連長看了是直搖頭就走了,班長更是氣得頭頂冒煙,就連我們三位菜鳥都覺得很訝異,怎麼會有這麼菜又能睡的同袍出現在這裡!

  這位老兄被連踢帶踹的上了坑道口,見到班上所有人都已經全副武裝,全中華民國陸軍就只等著他一人時,就一付與我毫不相干的表情。班長二話不說:臥倒、伏進...,他還對命令覺得懷疑,現在是什麼情況!?

  自那天後他就很難在我們這班哨待下去,每天晚上一回到班哨總被輪流釘的很慘。幾週後有個機會他可以擺脫這宿命,那就是上幹訓班,他親自去向連長爭取,當天收拾行李到第二士校報到,隔天確被退訓回來,因為他身上帶有刺青,幹訓班拒收。那天晚上林X中狠下心,到小店買把削鉛筆小刀,將身體刺青部位刮的血肉模糊,再去要求連長給他一次機會,因為在7哨他真的待不下去了..。幹訓班三個月後他回來了,不久就掛上老K,緊接著部隊下基地、營測驗。

  1304阿福班長退伍,副班長木火升任班長,我已經是全班最老的兵。這位「睡豬」又再回鍋調回到7哨擔任副班長,階級雖然比我一兵還高兩級,但是全班哨沒人將他當副班長看,他比個二兵更搞不清楚狀況。

  而他也會向新進人員借錢、站衛兵睡覺,木火班長實在看不下去,要我多管一管班哨內的事,(班長當時兼任伙委,早出晚歸)。晚上衛兵表我重新排過,避免新兵與那位副班長站一起,否則一定早晚會被ㄠ。搞到最後竟然全班哨沒人願意再跟那位副班長在一起站哨,那只好我跟他站,每晚看他上哨就睡覺。

  他上哨睡覺不打緊,還有那如雷鼾聲,有回駐點在五哨的副連長來查哨,跟我說他老遠就聽見那打鼾聲,我無奈回答:我也沒辦法叫他不要睡,他報到第一天全連都知道他是屬於叫都叫不醒那一型的。

  副連長走近崗哨內,拿起他靠在崗哨牆上的57步槍就往浴室後方的雷區一丟,副連與我兩人很有默契的會心一笑。時間一到叫衛兵交接了,他林X中不知是剛睡醒,還是還沒睡飽,居然忘了他有把槍不見了,逕自下哨繼續睡,就這樣又過好幾天。

  他倒是還有一點優點「臨危不亂」,每個晚上他都是開槍櫃拿別人的槍站衛兵,而且還是照睡不誤。副連長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在崗哨內叫醒他:林X中你的槍那裡去了?副連ㄟ你怎麼知道我槍不見了,副連突然不知如何回答...,而我轉過身,大笑在心裡。

  林X中算是運氣不錯,在營測驗期間,擔任某班的副班長,在師預測時因有一位班兵身體不適,全班就輪流替他揹背包。輪到林X中扛著兩個背包行軍時,正巧被坐在吉普車內經過的陳嶺珊旅長瞧見。旅長下車當著部隊面前,對他讚譽有加,還囑咐連長營測驗後送他到成功休假中心,其他同袍聽了真是鬱卒阿。另外在7哨站衛兵打鼾睡覺一個多月,從來不曾被營級以上長官捉到,時也、運也、命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