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民國七十一年,在行政院院長孫運璿指示下:加強運用廣播、喊話、空飄、海漂,擴大對匪展開心戰攻勢...,於是海漂站又動了起來。組合海漂杯沒有什麼技術,看過就會,因此復國墩海漂站不像光華園,有專用場所與專職人員,它的地點就在第一線據點內的坑道。實物與傳單就放置在坑道內彈藥庫,海漂瓶、海漂杯與成品則放置於五、六哨之間,那一片木麻黃樹林內。這也成了我們步兵連除了工程公差、衛哨勤務外的另一項任務。
 

  海漂工具,主要分為兩大類,塑膠製造的海漂杯與玻璃海漂瓶。海漂杯是由杯身、杯蓋與防水墊圈購成,海漂杯如果只裝入傳單,大陸同胞撿拾的意願就會降低,所以內裝有實物做為誘因。實物,大都是民生必需品,毛巾、舒髮、親親香皂、白花油、梅花原子筆、打火機到最高級梅花牌手錶...。既然是民生必需品,我們自己也很缺,實物雖然有嚴格管制,但是來到復國墩,幾乎每個人都有機會能用梅花牌產品。
 

101
 

  當海漂站接獲任務後,將實物一件、傳單數張,一併裝入海漂杯內,在海漂站內組合完成。視海漂杯大小不同,分別再將數十個或一百個,裝入大型飼料袋內,再用布袋針縫口,等待放漂。命令一到,一袋袋上肩抬至漁港哨,雇用當地漁船,依海潮流向,出海施放。
 

  海漂目的就是宣傳,號召大陸同胞與匪幹,唾棄共產暴政,認同三民主義...。心戰傳單內容非常廣泛,從歌星鄧麗君、鳳飛飛、某某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獲獎金數千兩黃金、起義來歸連絡方式、到強大的國軍、慶祝國慶日...等等。海漂,須配合國家重大時事,又要配合海潮作業,所以上級任務一到就要忙上幾天幾夜,海漂公差是遇見過最輕鬆的工作,可以坐、能聊天、只要動手做,雖然每次工作都只有短短幾天,還是吸引許多同袍羨慕的眼光。
 

102
 

  71年四月份,突然來了好幾卡車的海漂杯與數十箱子鳳飛飛小姐各式傳單,還以為鳳飛飛小姐將到金門來勞軍。仔細看到傳單內容才曉得原來有個叫「鳳情千千萬,三民主義飛向大陸的義演在台灣舉行,整個海漂站又忙碌了起來。那幾天,師部政戰長官,每天到海漂站督導進度,海漂公差就三餐吃便當,就連晚點名都由海漂站長用電話回報。

  海漂瓶,就只是一般的玻璃瓶,空汽水瓶或是酒瓶,到各營區收集而來。內裝幾張傳單與一封「給大陸同胞的一封信」,將信與傳單捲成直筒狀,再用橡皮筋紮緊,不能捲得太膨鬆,不然瓶口放不下,實物也就只能裝入一支梅花牌原子筆。將瓶口抹上強力膠,蓋上塑膠瓶蓋,再用膠布纏繞封口。

  「給大陸同胞的一封信」是由全國各國中、小學生,利用真姓假名所寫的信,年齡超過三十歲的人士應該都寫過。信的內容雖說是自由發揮,但是也不能偏離主題,大概內容說:我們是自由民主的國家,物資充足,吃飯不必排隊、買糧票...。一邊捲傳單與信時,總會順便瞄一下內容,那真是千奇百怪,什麼誇張用詞都有人寫,像是我們不吃香蕉皮,每天都吃蘋果,我們的蘋果比西瓜大...這誰相信。
 

  海漂瓶要用塑膠繩將十二瓶綁成一打以便搬運,剛開始就難倒了我們,綁起來總是鬆鬆垮垮,一抬起,走不出幾步路全散開了。隔天,就到小店阿鑾家,拜師學藝。海漂瓶就由我們徒手搬運,兩手抬兩打,直接由崗哨旁的小徑,走過海灘管制區投海施放,反正製作成本低廉,就讓它浮在海面上慢慢漂吧。漂多久能到達匪區?沒人知道。
 

  72年初,部隊正忙著在狗嶼灣挖壕溝。突然又來了好幾十箱吳榮根反共義士架機投奔自由各式傳單,政府為策動反共時效性,擴大宣傳駕機投奔自由獲獎金數千兩黃金的吳榮根義士,實物與傳單塞就滿整個海漂站。其實自每年十月至隔年四月,東北季風一起,海漂能漂到哪裡?漁民心裡有數...
 

  上級規定每天都需要達到漂出的海漂杯數量,根本有可以配合的海水潮汐與流向,就雇用漁船載出海,先漂再說。當時有向漁船船主說明必需過了北碇才能放海漂杯,以增加成功率。
 

  數量不少海漂杯與傳單還是一卡車一卡車陸續來到海漂站,確定大移防前是做不完了,乾脆就全部抬到附近一處廢坑道內來個毀屍滅跡。 據說72年起架機投奔自由反共義士增加許多位,是傳單內容千兩黃金的誘惑嗎?不得而知。
 

103
 

  金門地面上垂手都是傳單,看得懂的繁體字是大陸飄來傳單,看不太懂的簡體字是我們要飄過去的傳單。
  看不得懂的可以看,看得懂的不要看,或是偷偷看,但是不能私藏不然會出大事情,當時的金門複雜吧!

 

104

就是這張漂洋過海...

 

幾年前無意間見到一篇文章
漂流瓶抵達夏威夷:

 
1982年駕機向臺灣投誠濟南軍區空軍偵一團飛行員吳榮根,臺灣「杯中信」登岸檀香山,漂洋十八年,傳奇見天日。

 
【世界日報記者高振華/檀香山報導】一部東方版的「瓶中信」,廿一日在夏威夷海邊出現。只不過這次的主角不再是「瓶子」,而是一只茶杯;附有一張一九八二年的駕機向臺灣投誠的中國大陸空軍飛行員吳榮根向大陸同胞拜年的照片。

  這個茶杯已經在海上漂流了十八年,才在2000年十二月廿一日由檀香山一名高中女學生瑞安德朱裏安諾發現。

  朱裏安諾是卡胡庫高中環保俱樂部的成員,每隔週一定會要前往海邊清理垃圾,廿一日在她海濱公園清理時,發現這個茶杯,當時杯蓋與茶杯分開,她正要將杯子丟到垃圾袋中時,突然見到杯中還有一紙團。好奇心很重的她,把這個紙團取出後,又發現杯中還有一張塑膠照片與一張塑膠年曆,而照片的背後還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朱裏安諾聯想到,是否有人在海上遇難,所以送出這樣的求救訊息。
 

  當她回家後,立即與母親研究此事,在找到懂中文的人士之後,才發現,茶杯內的賀卡,是當年中國大陸濟南軍區空軍偵一團的飛行員吳榮根,於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駕駛殲六戰機投奔臺灣後,給大陸同胞寫的問候信,信中呼吁大陸同胞「要揭竿而起」、「反抗中共的統治」;年曆則屬於一九八三年的。
 

  這封臺灣方面所發出的心戰宣傳信,在時隔十八年之後,沒有西向漂到原先預訂的中國大陸,反而東漂了五千哩,來到了美國的夏威夷。【2000/12/24 聯合報】

 
105

中華民國七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
行政院院長施政報告(口頭報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