蚵仔伯返金回到第一個家-北碇連運補排(六兩據點),位置在溪邊村一座廟的後方,蚵仔伯曾任這裡的副指揮官。  (今年再次拜訪,已經被掩埋!)

 

        當蚵仔伯露出了燦爛笑容,手指著據點說:「還在」,沒有被移平!也沒有被列為平封戰啟(禁止進入),更沒有駐軍看守(軍事據點不得接近),只有廢棄據點與蔓生帶刺比人高的草叢,這對曾經是我們的「家」來說,可以說是最好的狀況。  

        蚵仔伯帶領著我們做地形介紹,述說著當年是如何將這裡建設成具有文化風格的海防據點,只可惜上級不認同,命令我們將據點改回具有偽裝功能的草綠色迷彩。    

        隨後又到蚵仔伯另一個家-復國墩漁港哨,蚵仔伯說:「那時候我們也有一分鐘蚵仔港待命班,而捉走私任務以外的休閒活動就是採海菜、千佛手、抓海星、撿貝殼、挖一條根、一條龍:::。還有初一、十五據點指揮官帶領全據點士官兵向排仔上香拜拜,以及四哨的鬼故事:::。」  

        蚵仔伯所提起的四哨(當年我們的六哨),這情況我能瞭解,當時六哨三冬的朱班長還到排部,請出了排長的月經帶,就掛在據點門口來鎮壓,結果無效,最後集合全排到欽月殿上香,之後又在入口處立了一座梅花樁後,情況才逐漸有了改善。  

        而向「排仔」上香拜拜這件事,就令我也很好奇。當年漁港哨除了據點右前草叢内有座小廟,裡面供有幾個骷髏頭與一些白骨,據點後有幾座無名墳外,並沒有這樣的傳聞!  

        蚵仔伯說:「據點旁邊那個岩洞,不知多久前流傳下來,有一個排長被壓在裏面,我們都要拜拜、燒金紙保佑五哨平安:::。」  

        那個空間只有兩坪大左右的岩洞,裡頭有一座木板床通舖,在新據點七十一年完工前,一直就是五哨的寢室,全班就只能擠身而睡。新據點完工後,岩洞舊寢室就一直是專二副連長駐點的地方,直到72年初部隊大移防。如今那個岩洞遺跡已經消失,成為了道路,傳說或許永遠都只是傳說!  

        在已經封閉漁港哨,蚵仔伯帶領我由後面氣窗往內望,他向內注視許久,拍下幾張照片,此行舊地重遊,心裡泛起許多回憶吧!  (今年再次拜訪,已經被打掉) 

        「這裡是讓我磨練成長的地方,留有我們點點滴滴的故事,讓我有第二個家的感覺,在封哨時,看著據點門窗被一顆顆的石頭填上時,真的是眼眶泛著淚:::。」    

        隨後又到蚵仔伯短暫的家-金防部幹訓班(當年第二士校),陽翟往碧山路旁的金東精誠連駐地,都因為還有駐軍,受到門口衛兵的注意,只能站在離大門前好遠處遠眺。在天色逐漸昏暗,蚵仔伯已經找不到記憶中的基幹營位置,經過八年後,蚵仔伯能找到這些家,比我們其他人都還要幸運了。  

        當晚窗外閃電加上打雷聲轟隆作響,大雨現在就盡量的下吧!明天一早請給我們一個好天氣!  

        前進烈嶼  

        幾次返金,仔細在找尋幾個字(二九二師、忠誠部隊),再找個隊徽(展翅的飛鷹底下有一顆赤紅的愛心),在整個金東確是遍尋不到。我曾經懷疑著,我所屬於的忠誠部隊,數渡金門到底都在忙些什麼?為何沒有留下任何工程竣工後「忠誠部隊建」的興建誌?  

  而翻閱金門縣志又可以知道:花崗石醫院│於民國六十七年興工,由忠誠部隊經其始,虎軍部隊繼其功,班超部隊竟其成:::。迎賓館│先後經駐軍「忠誠、虎軍、班超」三部隊構築:::。
元月初又金門人提示下,在網路上查到資料:瓊林坑道在一九七七年四月由二九二師兵工和民防隊合力開鑿,次年三月完工:::。

 

  原來忠誠部隊在金門默默作過許多工程,只求限期內完成上級交付的命令,那刻字留名的手續都省略了。廿七日通信員客串司機兼任導遊,一早來到金城吃廣東粥與油條之後就直奔水頭碼頭,碼頭停車場一位難求,全是停滿私家轎車。眼前這一幕與二十幾年前金門總額管制下,只有一百多部計程車,私家轎車更是寥寥可數,在山外看見最高檔是部福特跑天下1.6,兩相比較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通信員說:「只要是連續假日,金門人都前往廈門渡假去,就像今年春節,許多人都跑到廈門過年,金門市街就冷清了許多!」    

        搭乘浯江號交通船來到了烈嶼,在九宮碼頭候船室內租了三部機車。沿著車轍道前進,眼尖的通信員先發現躲藏在草叢中的一塊竣工銘牌,年代有夠久遠,是民國五十九年班超部隊留下的。

 


 

  繼續來到L57忠誠堡,此行有三位是忠誠部隊的一份子,看見「忠誠部隊建,中華民國六十三年八月廿三日峻工」字樣,就如在他鄉遇故知般的興奮,原來我們的前輩不只在金東建設,六十三年還曾經守備過烈嶼,看見此據點倍感親切。  

        接著到將軍堡,整理得很豪華,絲毫沒有早年勤儉建軍的芬圍。當我正拍照時,才一轉眼時間,阿鴻已經走下海灘拍起將軍堡正面照。

  「學長,那裡應該是雷區!」為聖高聲喊著。

當阿鴻不慌不忙拍完後走了上來,這次輪到為聖與我下海灘去拍,當然是要踏著阿鴻前輩的腳印前進! 

        虎堡!名字取得好,事先不曉得還有駐軍,機車是直闖進去,直到衛兵開門阻擋,又得牽車後退。那回頭虎顏色漆得是鮮艷奪目,而那虎威讓我們看得也很鮮。

 

  再來是幾個不知名的據點,我們開始有了疑問,這哨與哨的間隔過大,以當時一個重裝師的編制駐守烈嶼,那一定還有許多哨所被隱藏在鐵絲網後方的雷區或是樹林內。當阿鴻提議用徒步方式走海岸線,由海面向陸地找據點時,通信員說了:「一群人在海灘上行走會引起觀測所注意,不是被當成偷渡客,就是違反了要塞堡壘地帶法...。」而我比較在意切身安全問題,就是為聖先前曾經提起的:「烈嶼根本都還沒有開始排雷!」    

        鐵漢堡、黃厝、誠實堡、湖井頭、八達樓子:::,這一路走來只能算是走馬看花,因為上天給了我們一副即將要下大雨的難看臉色! 

        下午來到東林,就到每一家商店內仔細看、詳細問,大夥各自展開尋寶活動。物稀就是寶,當為聖翻到一片絕版臂章,我急忙問道還有嗎!?「就只剩下這一片」,慢了半步!

 

  用子彈頭銲接成的飛機,幾次在大金遍尋不到,在東林街終於問到了,不管是那掉尾翼、掉輪子還是缺零件的,全都被阿鴻打包,我又慢了半拍!

 


 

  那繡有隊徽的運動服,市場旁的商店陳列出好幾款樣式,老板說還可以接受訂做,在這裡買了許多屬於舊年代的紀念品。而我卻特別中意掛在某商店門前那塊「郵政代辦所」綠色鐵牌,金門郵政代辦所的全盛期,也是戰地的全盛期。一路從黃厝問到湖井頭到東林,就是沒有一家郵政代辦所肯割愛,理由都一樣:「那是郵局的東西,怎麼可以賣!」  

        雨滴重量逐漸加大,歸還機車後,趁著交通船還未到的十餘分鐘,匆促中只在九宮坑道口拍了幾張照片,就結束這趟烈嶼之旅。前後六個小時,居然還走不到三分之一路程。 許多重要據點都沒有參訪,就連最重要的午餐都忘記吃,下回再到烈嶼得要安排兩天以上!  

全站熱搜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