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2010/2/27  作者許維民


   如果從批評的角度來論事,很多事情是很難看得順眼的,如果從建議的角度來論事,人人所提出的理由,雖然南轅北轍,但都沒有錯。因此我覺得:「凡事只要去做,並且做成,就是對的。」,因為,想法成為事實,就是一份貢獻。


   金門雖小,但乾淨舒爽,沒事時,我喜歡車馳道路,看山看海看大地,其實美麗的金門,還是有許多好看的「風景」,還是有許多好聽的「故事」。


   比較近的「故事」,當數「國軍與金門」,在我的印象中,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金門的村莊附近莫不有軍營,到處可看到有衛兵看守的砲壘彈藥庫,到處可聽到軍隊出操答數的聲音;而阿兵哥的牛伯伯皮鞋、兵ㄚ餅、豬肉罐,莫不是小孩子的最愛,阿兵哥的綠色大衣莫不成為青壯年過冬的搶手貨,阿兵哥的白色長壽菸莫不是村中老輩吞吐的巴望;村中婦女也藉著幫阿兵哥洗衣服貼補家用,許多小商販也都是靠阿兵哥「交關」而生存的,這些「國軍與金門」的故事,不只是存在我腦海中的故事,也是許多人共同的記憶。


   但這些市井小民的故事,像煙霧一樣越來越飄散,再過不久,對年輕一輩來講,金門曾經是「戰地」、是「前線」,可能會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因為那天我帶小兒小女遊覽了幾處軍營堡壘,他們只忙著到此一遊的拍照,進屋去看,空蕩蕩的四壁,激發不了一絲我的家鄉曾經是戰地的感覺,不過我並不是全然否定政府對軍事觀光資源的發掘與推廣,至少,古寧頭的胡璉將軍紀念公園預定地,偌大的軍營環境、堅厚鞏固的砲堡,整理得舒適美觀,叫人印象深刻。


   還記得年前某天,蔡慧敏教授詢我,我們一起到太武山公墓,一個墓碑看過一個墓碑,我們就在推敲這年這月會同時埋了好幾個墓,軍營中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這位營官營兵籍貫來自黑龍江、浙江、河南、湖北、河北、湖南、貴州、廣東、廣西、台灣等,我們就很感慨小小的金門,竟然會聚了兩岸各地的英雄好漢,這在全世界的戰爭史中,應該是獨一無二的,這裡就有許多說不完的戰爭故事。


   金門確實很特殊,短短的五六十年,匯聚各種力量,把地形地貌大幅度的改變,這在世界上也是稀罕的,這些地景景觀,就是金門觀光的資產,經濟效益無窮的呀!


   是呀!金門人為地景的變化,常叫人讚嘆,比較遠的,像明清的古蹟古厝,比較近的,像國軍退守所構築的一些工事堡壘,都蔚然可觀,如今這些軍事堡壘,很多還地於民,還地於縣府,如果變身為觀光景點,大家都說很有看頭,但我認為開發之道不是要來幾架飛機戰車,就能吸引人們的眼睛,因為那些冰冷的鋼鐵,感動不了人的,除了用來當作拍照的背景,根本缺乏吸引力。


   我觀古寧頭的胡璉將軍紀念公園以及金門中學的同安渡頭,已經逐步開發成景點,我們不忍也不能批評目前它的空盪,畢竟它已經起頭了,只是下一步應該尋找有創意的人,有材料的人,在硬體維修之外,能夠從民間的角度規劃展覽的題材,能夠與官方版的「823戰史館」、「古寧頭戰史館」區別,讓鄉親成為歷史片段的敘述者,且透過親情鄉情的牽連,讓年輕一輩的金門人,能夠關心金門的命運與發展。


   這事要做,且要做得快,因為「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趁老人還在,趁文物還未盡失,趁大家還想聽金門的戰爭故事,趁許多人還懷念在金門當兵的歲月,如果我們能夠提供他們一個回憶的空間,那麼,他們會樂意來金門消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