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國外的旅遊達人說過一句蠻有意思的話:「因為獨特的味道,讓我們對某個事物有更深刻的記憶」。


年味正濃,記憶中的年,是在一片笑鬧聲中、炊粿香煙中,以及滋渣的油炸聲中度過。母親總愛烹煮一碗道地的金門味,「豆乾浮」加上「切片的鹹魚乾」、「五花肉」,這碗夾雜肉香魚香的菜湯,是每年必備的年菜,也是過年記憶中不可或缺的調味。


也還記得,街巷中穿梭著龍獅陣、鑼鼓聲,擠在滿眼草綠服的阿兵哥人群中購新衣、買新鞋。即便只是一件開學後還可以穿的太子龍卡其制服,一雙中國強球鞋,也足夠開心過一個年。


這幾年,不知是心境轉變了,還是年味真的淡了。對於金門的年節,竟然沒了太深刻的記憶。


有人說,不是年味淡了,是金門的印象模糊了。


年有年味,事物有事物的印象,金門的味道,或者說金門的獨特印象為何?如果只是山山水水,小溪小湖,終究只會變成一個地圖上的名詞,而不是生命中的動人回憶。


尋找金門味,不只是為了替觀光尋找可長可久的發展內涵,更重要的是,那是讓所有島鄉人,即便是流離異鄉,還有奮鬥打拚勇氣的生命原動力,一個他鄉無可取代、歲月無法抹滅的記憶。


那麼,甚麼才是正港的金門味?甚麼才是金門與眾不同的風景?


海上公園是,雄鎮海門也是;閩南建築是,戰地風情也是。不過,海上公園可以營造,閩南建築並非獨家,仔細思量,散落於金門島地各處的戰地遺跡,可能才是讓金門不同於台灣、大陸的獨特之處。而這也是讓許多觀光客,想到金門一探究竟的主要原因。


如果戰地風情是金門獨特的味道,對於以「觀光立縣」自我期許的金門來說,如何保存並形塑戰地風貌,就顯得相當重要。各界對於戰地觀光資源的爭取、釋出,不能說少,但是,釋出後的保存努力,卻似乎趕不上破壞的腳步,這些珍貴的遺產,這些標記著金門身世的戰地遺跡,已經面臨著被建設發展大旗掃進歷史的危機。


當我們全力追求著觀光發展,以觀光為金門發展命脈主軸的同時,坐視戰地資源流逝、戰地遺跡的破壞,形同在挖自己觀光的根。發展金門的觀光資源何需他求?就從尋找正港的金門味、保存金門的戰地遺跡開始做起吧!


拔掉路口唐突而粗糙的金門酒瓶,還給碉堡一個可以舒展想像的空間;保留掩蓋於草叢中的機槍陣地,一起為那一段烽火歲月做見證;還原候車亭最原始的草綠色樣貌,讓所有的旅人莫忘這一座戰地之島;整合成一處充實完整的戰地博物館,給遊客不虛此行的讚嘆,而不是疲於奔命、華而不實的遺憾。
尋找金門正港的味道,事實上,是為這座母島,留一張血統證明,也是為所有的島民,保存一段獨一無二的生命記憶。



精神堡壘現座落於金門環保公園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