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70年於馬山連大門

 蔡x吉,常備士官班??期(75年10月底退伍),陸軍步校體能幹訓班幾期?沒問。最常對我們說:怎麼想、怎麼做;怎麼做、怎麼過。

 他在馬山連時,在王連長面前是有夠紅,好景不長到了廖連長接手之後就一直吃不開,只是兵當久了早已經練成「一皮天下無難事」的軍中絕技。當然皮也要拿得出點本事來,才有可能讓你繼續皮下去...。

 第一次見到他,到金門報到隔天(71.2.9日)早點名在連集合場,當連長點名不到砲組組長時,連長一聲:「去找」,整個砲組就是沒人知道組長寢室在那裡?從何找起?當連長放大嗓門開始罵人了,遠遠見到一位中士不慌不忙慢慢散步而來。面對連長敬禮入列,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似的。他是老兵口中的「囝仔」(全連年紀最小),范排口中的「破麻」,我們稱呼他為「組ㄟ」,私下則是叫他「少年芋仔」。

102
74年再鍍金

范排返台支援軍校後,第二排就一度沒有了排長先是由副連長駐點,也只駐點一陣子副連長每天早出晚歸,也不知道是在忙什麼?

之後營部調來一位預官許x彪到7哨來代理排長,不久也調走。 最後是由「組ㄟ」調來我們第二排任排副,所有家當也搬進了排部。這位排就是我到金門第二天,在內洋排戰鬥場,新兵銜接訓練時狠狠的踹了我一腳的那個人當時我恨透了他,沒事就盡量少碰面、少相借問。

人是要經過相處之後才能相互瞭解,我們又歷經西洪禁閉室的革命情感,後期成為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私下我就直接稱他「阿吉仔」。每當我談起內洋排戰鬥場那一記迴旋踢時,他總是笑笑講:那有,你記錯了!那一定不是我...。

他是連上唯一刺槍術、莒拳教官,手上拿的是把美製M14原廠步槍,還是塑鋼槍托。那支步槍我就哈的要死,又輕又準,他總是說:等我退伍再交接給你。真是愛說笑!就算退伍後步槍可以讓我帶回家,我也不可能簽下去,兩年就已經夠受了。他之前在馬山時的寢室在那裡?就在馬山石碑右後一處60砲陣地內,復國墩就在菜園後方60砲陣地內。

那圓形迫砲陣地除了中間是個有標示距離、方位的水泥平台,外環全是彈藥庫,他就睡在狹窄的彈藥庫內,一個人躺進去剛剛好(昨天參觀過潛艦床位後,覺得還很寬闊),那裡人跡罕至,難怪沒有人找得到他。范排支援軍校歸建後,排副又搬到了6哨,依舊整天沒事就吃飯散步。

105  

「組ㄟ」在復國墩時,就睡在菜園最後方的60砲陣地內

71.10.28日,排附破冬的日子,當時部隊正在蔡店下基地根本就沒什麼搞頭「阿吉仔」約了我晚上過去坐坐,就幾個人窩在那小小排部伏地堡內哈燒酒,酒是「阿吉仔」事先預備的竹葉青,言談中得知「阿吉仔」是破四冬「恭喜」兩個字很難說出口,四冬對於我們義務役來說還真是一段不能想像的日子,尤其是自從9月換了新連長之後,「阿吉仔」依舊是黑到沒有出色,黑得大夥都替他提心吊膽,怕有天會出大狀況。

在金門請喝酒,金門白金龍並不像現在如此有名氣,有著近廟欺神的心態,台灣來的五加皮、竹葉青,奇貨可居才是我們的最愛,過鹽水來的貴又不好買,「阿吉仔」兵當久總會有門路拿到幾瓶。當我11月24日破冬時排附他也拿一瓶竹葉青出來,然後又對我說:「簽下去,等我一起退伍」。嘿...我勒走不知路,一定會被你給染黑...。

103

蔡店基地後門

73年初,部隊移防至苑裡守海防,就常利用假日晚上回到連上找「阿吉仔」與曾經在金門共苦過的老兵們聊天潘連長也會來湊一腳,當夜就睡在總機內,他們稱為「關東台」。在台灣夜巡就派幾位代表坐計程車,其他人都窩在苑裡街上的卡拉OK唱歌、喝酒,我沒有這種運氣在台灣守海防,至少也見識到了..原來是這樣搞的。

之後又換了尹連長,雖然他不曾把我趕出營區,確是在罵大門衛兵怎麼隨便放老百姓進營區我一聽就瞭解了,之後我很知趣的就不再進入營區內,找「阿吉仔」都約在外面。

74年初吧!在我家巷口台三線看著全副武裝好長的行軍部隊,突然有人喊著我的名字,仔細一看原來是「阿吉仔」(已經升為士官長)部隊休息時間我買了幾瓶飲料上前勞軍,被幾位軍官嚇阻包括那位新連長:老百姓走開...。隨後一部2.5噸軍卡在路旁停了下來潘連長由車上走下來,他已經擔任營部幕僚不必再靠雙腿走路了。

因為潘連長的關係,順利送上飲料並與阿吉仔聊上幾句,連上除了幾位4年半領士之外其它都是陌生的臉孔。阿吉仔介紹著全連最老的兵,只著軍服、戴小帽、揹個摸魚袋。他是參四林x田的徒弟,過幾天就要退伍了。

記得我退伍前回連上交裝備,林x田才帶著徒弟在點裝備,看別人當兵日子都過得很快。潘連長開口向坐在路旁的部隊說:這一位當年行軍是從不落隊的,(其實是菜鳥不敢落隊,會有受不完的磨練;中鳥不能落隊,動不動就說要終身禁假;老鳥不便落隊,在後面用趕的,不如走給他們看),短暫休息十幾分鐘,部隊又起立出發了。

74年中,上台北回程經過苗栗又遶到大坪頂找阿吉仔阿吉仔說:即將回到老地方(金門)。我提議為阿吉仔餞行,就到中苗附近的路邊攤,結果被幾名憲兵給堵上了(穿軍服不能上路邊攤,又沒有假單),阿吉仔就被憲兵給押走那一晚我在苗栗憲兵隊門口,心戰喊話數十分鐘出來一位憲兵官叫我離開戰場上絕不拋棄同袍,敵人的子彈我都不怕,還怕你憲兵官我就是堅持不走,最後憲兵官允許我進入。最後5營派位少尉坐計程車將阿吉仔領回大坪頂,黑到不行的阿吉仔從此又更黑了。

再次鍍金,部隊回到金東又上了北碇島,阿吉仔退伍前來信說:他又蹲進了禁閉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