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隊金門報到,長官對命令做了強力又明確的註解。


命令就是:不聽我的令、就要你的命!


在前線有太多的唯一死刑,敵前抗命、敵前叛逃、暴行犯上...。第一線衛兵有好大的壓力,迅速處理不同的狀況,還要面對上級下達的命令不管對或錯,(對不能遲疑,錯也不能懷疑),就只能依令行事。

 

在那最敏感的月份,防區一通電話記錄,睡上舖頭朝外。老兵看見電話記錄就嘲諷,是要方便水鬼來封喉割耳朵!?那段時期我們可都是緊張的抱槍裝實彈而眠,幾天後的電話記錄又改回來頭朝內。防區下這一項電話記錄的動機為何,不知!恫嚇第一線衛兵的目的已經達到滿分。

 

 (水)鬼嚇人不可怕,至少我手上有槍可以自衛。自己人嚇自己人,確又不能對上級幹譙表示不滿,上級動機可能是為了讓第一線衛兵更有警覺性。

 

我任衛兵護全軍,槍械子彈不離身,嚴防敵人來偷襲...。一線衛哨護全軍,那由誰來護我?連最基本的雙哨單換都無法落實(沒人),連給衛兵最低需求的一天睡眠滿六個小時都無法達到(還是沒人),其他應有的福利更不必談。我不明白上級只會對基層單位不斷做要求!

 

編制130多名的步兵連,實際也沒有滿編。本連守備區內有8個海防哨,加上1個埋伏哨,砲組只負責站連部安官。再扣除工差、返台休假、受訓、支援,不必站哨的軍官與志願役士官、連部組、伙房...。各哨哨長基本也不站哨,班哨沒人才會排上一班固定班。

 

命是自己的,很卑微的願望只求能平安退伍。夜晚看見海岸線出現黑影就開槍,不管你是誰。因為我沒有本事、更沒有強而有力的心臟跟黑影對賭,賭自己的命、賭上全班哨的命。

 

匪船越界就開槍,不管你是什麼船、哪個國籍。因為我沒有時間、更沒有體力跟匪船慢慢耗。天一亮的構工,不會因為昨夜有匪船越界,全班進入陣地,衛兵監控一整夜而取消。倒是為了構工人數不足,2、6、8哨白天也撤哨。

 

在金期間,讓我感覺最輕鬆的日子,居然是在旅部禁閉室。吃好、睡好,而構工弟兄們正在工地挨餓。第二輕鬆的日子,居然是在下基地,能一覺睡到天亮感覺好幸福。
創作者介紹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AI
  • <p>依稀記得有種法律叫戰時軍法還是戰時軍令、</p>
    <p>金防部單行法、連上長官自由心證;</p>
    <p>反正就是對自己人毫不手軟。</p>
    <p> </p>
    <p>我也覺得水鬼不可怕因為我全副武裝;</p>
    <p>但自己人嚇、陷害自己人才可恥。</p>
    <p> </p>
    <p>為何當年前線那麼缺人手?</p>
    <p>我連從小金移防回台也差不多60人;</p>
    <p>高級長官真的莫測高深。</p>
    <p> </p>
    <p> </p>
    [版主回覆09/22/2011 15:10:08]<p>戰時軍令,長官的口頭禪:信不信我現在斃了你。74年部隊營移防,復國墩連只剩6個哨。七期當副連長時,復國墩連只有5個哨。現在沒人站哨了。<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30.gif"/></p>
  • kin.tunglin
  • 以前烈嶼九宮碼頭供海軍小艇搶灘的運補海灘岸邊馬路的牆壁上,也是用水泥嵌著和這張照片上一模一樣的那8個字"軍令如山,軍紀似鐵",顏色,大小都一樣,我猜是同一時期的作品,在烈嶼服役的軍友應有很多人到這8個字下面,大太陽下或泡近零度的冬天冰冷海水出岸勸,卸水泥,滾油桶,大米,罐碩,扛彈藥的經驗吧!後來解除戰地政務,碼頭擴建,海灘岸邊的這條馬路因漲潮會淹水,現在被填高了,所以馬路的牆壁上這8個字不見了---這或許代表著一段時代的結束,那軍友一定會問,那現在雖只有小貓兩三隻的烈指部,槍砲總要吃飯啊,總需要海軍小艇搶灘運補啊,那怎麼辦咧?答案是,現在運補次數也不多了,九宮碼頭又搞了個浮動碼碩,加上船位很擠,海軍小艇連開都開不進來,所以真的有需要,都移到古早的L02據點那,(註L02據點在50年代就已廢哨了)
    [版主回覆09/21/2011 11:05:00]我在新頭岸勤至少20回以上,幾乎什麼東西都扛過,大小油桶也滾過,還扛過裝現金貼封條的保險箱(部隊關餉)。在外島我們都只是低價捆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