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去看到山外街上只能用一個形容   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冷 比金門的冬天還要冷   路上阿兵兩三隻,以前假日&非假日路上總是滿滿阿兵,最怕的是遇到 狂派(憲兵)出現生人回避 旁邊的店家是避難的地方  狂派 總是以步巡&機巡出現,

我們砲兵營某連曾經發生過一件轟動全防區的事喝酒醉拿酒瓶打憲兵,當時憲兵總是會變形變成穿便服與迷彩服混在街上人群中.砲兵營某連幾個阿兵放假到山外喝酒喝完酒走人上半身沒穿迷彩服只穿內衣走去店門口被便衣的憲兵盯到憲兵從後面抱住她兩個人就在地上糾纏被抱住的阿兵順手就把店門口放的空酒瓶往憲兵頭上打(阿兵還不知道便衣是憲兵)穿便服憑什麼抓我.阿兵的同袍看見想幫她脫困不料又趕來兩個便衣憲兵幫忙.阿兵的同袍看到情況不妙36記走為上策,

後來我們營輔導長&旅參謀主任去金城憲兵隊要把阿兵保出來結果被階級比她小的憲兵隊隊長轟出它的辦公室,因為這件事全防區只要被記違記送緊閉室 打人的阿兵被關緊閉15天是它們連長與輔導長去看阿兵阿兵一直哭覺得它很可憐就把它保出來這位阿兵因為在連上不當管教被學弟申訴關緊閉30天。

聽排長說它看到憲兵(軍服)從被後抱住人金門的憲兵都來這招.我放假走在山外街上總是三不五時回頭看有人走在後面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