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營區-17


 


遺忘的歷史、遺忘的角落:副師長這位砲科出身的將軍、在司令部裡總是中規中矩的作他份內的事~督導部隊的訓練。也不會亂發脾氣,所以也不會像有些單位主官,每天到各單位去像是在找麻煩似的、儘作一些貓毛的事情。因此他最大的興趣就是窩在司令部裡批批公文、喝喝他的常誠麥汁,生活過的十分愜意。另外~糧山寺部隊的特色、就是每任的師長特愛親上火線督導,造成他這位副主官也落的清閒。而他也非官宦世家出身的,靠的是自己辛苦苦幹實幹而一路爬上來的、固然昇上將軍讓他喜悅異常,寫了一封全是古字、且是連司令部所有的文書兵一句也看不懂的謝函給各級長官,可是除此之外並不會對仕途也什麼特殊的非份之想。


 


今天~他的辦公桌後面多了一面旗子、一面歷經戰火與歲月風霜的老戰旗,而副師長也樂得在辦公桌前辦公、心理卻又竊喜的不時回頭看看這老戰旗,為了是要如何去解救他最愛的~砲兵部隊猩猩營區而不斷的盤算琢磨不已!有時低頭苦思,有時翹起兩隻2郎腿擱在桌上、大藤椅僅靠後兩支椅腳撐著,在那晃阿晃~搖阿搖、好不舒服,突然~親林框郎的失去重心跌倒在地上,驚動了伺從士衝過來門口詢問發生了什麼事,副師長才自己吐吐舌信答說~沒事,自己爬了起來,心想已多年沒調皮的這樣坐在藤椅上了,年輕幹連長時也常這樣坐而跌下來過!但是心理卻又閃過了一絲不祥的念頭,該不會是老軍旗調皮作怪吧,害他位子坐不穩而跌下來,更甚是代表他位子坐不久了!?但是~屁耶,中國一定強旅長那小子、期數與官位都比我小,領章也還沒發角、旗子在他那好一陣子了都沒事,我怎會有事!


 


看來~還是先找人弄清楚這旗子的出處與怎麼來的先,但是要問誰呢?當下的部隊裏已沒有跟著部隊打轉幾十年的老士官長了,而隊史館裡的物品也只有主官交接時前任師長單一對接任者進行交接,並口頭講述其歷史與來源,且物品也都沒有帳籍作列管、所以也就沒有繕造進移交清冊裏。所以整個師部恐怕只有師長才知道其來源出處。打聽到最後~聽說后里看守所後面的老房子群落那,住了一批前20軍退役的老兵,聽說老戰旗好像是從那移交出來的耶!好吧~副師長請副主任會同政二官前往該里的里鄰長那~聊聊。因為都是眷村,里鄰長們都是退役軍人,因此溝通起來很快。政二官:伯~你有沒有聽說過你們這裡以前有一面52軍軍旗的事情啊!?是一面團旗喔! 大家的回答都把矛頭指向~艾老伯不過他已經在幾年前回蘇州賣鴨蛋去了,不過他有一兒子艾先生現在還住在這,他也是陸官畢業、中校退伍後在霧峰種蘭花、晚上會回后里睡覺。因此一行人就在里長的帶領下試著看看艾先生在不在家。


 


這是一戶當初配給時官階並不高的傳統眷舍,刷著大紅門與很小的庭院與一旁的車棚,艾先生正巧在家、因屋裡面空間真的很狹小、容不下這大隊人馬、只好取出長板凳在院內坐了下來。當他知道來意後才娓娓道來老戰旗的由來:父親~本是徐州人,當時時逢八年抗戰、而徐州又是戰略要地、常常遭受轟炸而三餐不繼,鄉下人聽說當兵有飯吃看到5225師在招兵、就去投軍了,因為沒唸書、但在家鄉農暇之餘有在吹嗩吶、以參加人家的婚喪喜慶擔任樂隊以賺取些外快,所以入伍後即擔任『司號兵』一職,並緊接著跟著部隊投入了台兒庄會戰,在那通訊不發達且我武器落後的年代,傳令與司號兵是連長最倚重的兩個人,傳令需拿著軍旗代表連指揮部在此、而司號兵需依連長所下達的各式指令以小喇叭吹出各式的衝鋒號、撤退號、集結號,台兒庄一戰獲得了大勝,使得他很快的在戰場學得了生存之道,但很快的部隊又被派到其他地方去參加其他戰役,幾場大戰下來、慶幸的是身上沒挨什麼窟窿,但是身邊的弟兄倒是倒下了不少、連連長也多次身受重傷,而軍旗所在處往往又是最容易遭受敵人攻擊的地方,多次遭受敵人猛烈的火力與炮火、全連幾近被打到殘破,都是他頂替陣亡的傳令繼續扛起軍旗,並參起身受重傷的連長在其指揮下、拖著血跡、吹著衝鋒號一步步前進,鼓舞所有的弟兄繼續前進,雖然多次傷亡過半恐需被重整、但因為軍旗與連長不曾遺失或陣亡,因此這個連隊不曾被重整過,而他也因此對軍旗一直存在著一份厚厚的感情,因為他知道軍旗、軍號是戰場上唯一可以可以看得到、聽的到的東西,代表連長在此~弟兄們跟我上、的臨陣當先精神!


 


跟著部隊一路轉戰大江南北,從關外打到關內、從東北打到滇緬,從內地打到海邊、幾乎沒打過敗戰,但是到國共戰爭末期、因指揮的混亂與國防部內被匪諜滲透、造成一連串的指揮失當,而不得不隨戰局轉進而撤出東北,當時雖說整個軍的建制非常完整、而在葫蘆島等待船運欲轉進江蘇,但當時已人心惶惶、幾萬人馬擠在葫蘆島軍港、到最後共軍炮火追擊而來軍用物資凌亂的被遺棄在整個碼頭,連軍旗也因不方便攜帶且也沒有價值、多面的連營團其他被棄置在碼頭上,父親不捨的將軍旗一一解下來摺放進懷裡,望著滿天的炮火登上輪船離開了東北….後來、部隊不斷的再移防舟山、澎湖、台灣、金門的,軍旗也就這麼的跟著父親來到台灣而在后里定居下來,直到數年前、聽說其中一面層旗最高的團旗--145團的後續部隊常誠部隊移防到后里來,父親心想他已年老、不忍老軍旗有可能就這麼永遠被遺忘在角落裡,所以就自己去拜訪師長把該面軍旗捐了出來!語畢~艾先生起立到車棚裡搬出一箱箱的軍用摸魚箱木箱翻找,另外又翻出多面連級與營級的軍旗出來。一行人謝過艾先生請託下,將其他5面軍旗也帶回師部保存!


 


亞細亞的孤兒︰砲指部指揮官回報司令部參謀長,土水爸已準備好了、本週五即可進行遺靈儀式。第二天一早砲指部指揮官來到了司令部、經與五大長官﹙缺師長﹚討論完相關細節後即決定實施,但是此時主任卻放了一個馬後砲說:我們一開始就決定以移靈之方式將先人們移到“適當的地方”像忠烈祠一類的,不要以應來的方式傷到這些英靈,但是國防部那以查無奇兵級資料來否決了,萬一到時候老戰旗真的能制得了這些先人們、那後續要怎麼安置他們啊?語畢~大家又陷入一番沉思,對啊~這該怎麼辦! 不管了還是邊走邊看吧、這週五幹了~副師師長果斷的下了決策!


 


主任接連著幾天一直試著透過關係、嘗試看是不是有其他的方法能讓這些先人們能安奉在忠烈祠裡,畢竟那裡才是最佳的最終的歸宿!在批閱其它公文時、突然看到一位砲兵第一營的弟兄、於下基地參加演訓時因軍車翻覆而死亡,而該因公死亡兵員的父親是一位退役獨居老芋頭士官長、母親在生下她時就跑了、因為她是老士官花錢買來的,他悲傷萬分失去了這唯一的獨生子,但也沒責怪部隊的不對,可是卻要求他的兒子必須是裝著軍服以軍禮下葬並將靈位安奉在忠烈祠,因為老士官在台灣舉目無親、他害怕他自己百年以後沒人祭祀他的兒子,因此由該迎上呈公文要求安奉在忠烈祠並請求撥發軍便服一套以供大殮時裝著。主任甚表同情的核可該公文並責令政二科與補辦事接續後續軍墓的申請與軍便服的撥發。但是國防部是不是願意核可該案、讓一位一兵安葬在忠烈祠裡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也已幫忙上呈公文了、就只能儘人事聽天命了。


 


主任將所有公文批閱完畢後、又開始苦惱起猩猩營區先人的忠烈祠這頭痛問題猩猩營區→砲指部→砲兵營→死亡的阿兵哥→忠烈祠~看起來有關連、看起來~有機會來個暗度成艙喔!這下子一定要讓把該阿兵送進忠烈祠裡不可,拿請電話把政二科科長叫了進來,叫他砲兵營呈上來的公文再重新繕騰過、一定要寫一封用詞強硬但卻包又含了大時代悲劇下退役老兵的心酸與無奈的公文呈給國防部留守業務處,要他們同意將該砲兵弟兄能送進忠烈祠。並拿起電話試著找找看有沒有同學或人脈在留守業務組的,打了幾通電話並釐清一些事情與規定後有了大概的方向:依規定是有機會同意,但是因現在土地成本高昂且因都市區域日益擴大、所以各縣市的忠烈祠面積不一,較小的忠烈祠僅是安奉靈位的而以,而較大一點的可能在一旁另外有納骨塔已收容骨灰罐,如要土葬的在本島就不多了,那就要到像五指山或澎湖的軍人公墓。而現在因為外面墓地價格不斐,因此申請軍墓的人很多,所以案件審核會故意拖很慢,好讓家屬等不急就葬在民間墓園了。


 


幾次協商終於找到了彰化忠烈祠願意幫忙,該忠烈祠的主管是主任的老長官,跟他說明原因後他允諾:如留守業務處那同意該砲兵弟兄能安置於忠烈祠、那屆時請家屬指定要安置於彰化,一般安置靈位時會由該忠烈祠協商三軍儀隊或者當地憲兵隊權充儀隊,但是此次要“走私”東西進去、而且會有師公進去進行合靈儀式、將九百餘位先人的靈併進去『中華民國革命將士先烈之靈位』 。因此到時候彰化忠烈祠將只提供場地、而不申請儀隊過來支援,屆時你們要怎麼搞就怎麼搞,其他的一切都與我彰化忠烈祠無關,所有人員含儀隊都請自備過來!好吧~就這麼定案了,趕緊找人去呼龍家屬、雖他家位在台中神岡,但就說豐原忠烈祠沒空位了、彰化才有,在趕緊跟副師長報告、忠烈祠這邊他搞定了! 待續~


 


逃兵六日內主動歸營,只能送禁閉啦,不能判軍法啦。但是阿魯八一定是逃不掉!

全站熱搜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