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車站、圓環、第一軍郵局、迎賓館、正在整修中的護國寺、太湖、中正公園:::都是心裡想念已久,重遊金門必到的地方。  

  循著昔日印象來到光華空飄站,七十一年曾經到此領過幾次海漂傳單的地方。光華園內寂靜的空無一人,人聲鼎沸、排隊放氣球的景象已經成為歷史,只有遠處不知打那傳來的打靶聲響。進入外觀殘破不堪的心戰資料管,當年是重要外賓來訪,做簡報的地方,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沒人造訪、講台、展示架:::都成了一堆廢棄物。發現展示區牆上還留有一座八十二年心戰成果統計表,八十二年或許就是光華空飄站最後還有空飄任務的年份吧! 


  在光華園拍著影像,沒人催、沒人趕,更不必像是服役期間租相機拍照,沒人會說這裡不準拍,那裡不能照。看著數位相機的小螢幕,儘量閃避地上,牆上人為破壞的痕跡。影像就要留給後人好印象,當年這裡可是心戰第一線的營區空飄重地,說起當年又是一段很遙遠的距離。  

  「光華基地」四個字與右側門邊的心戰標誌還在,往那基地那幅施放空飄的壁畫走去,看著那有著歲月痕跡的「亡共在共,復國在我」八個字,回憶著光華廠當年風光時期,不勝唏噓。左手邊數棟被移空的營房,右手邊還保留一些機械設備,高壓氣瓶與空蕩的傳單與實物庫房:::。趁著光華廠還在,之前外賓來訪,空飄氣球的繁忙影像早已消失,現存空蕩營區我也帶不走,只能就我現在所能見到的景象,拍照留念。  




  隨即展開第一線舊據點之旅。由西洪舊機場進入西村、東村到達峰上,在峰上灣沙灘停留許久,揀拾沙灘上貝殼與特殊顏色的石頭。看著遠方的匪漁船,悠閒經過,沒看見任何人,當然也沒看見任何駐軍,整個海灘就只有我與幾排軌條砦站一起向著海面佇立。當朵朵白色浪花翻起,有如那多年不見露齒的微笑,老友:我回來了! 站在高地望著遠處礁石上有幾位蚵民在採集石頭蚵仔,挖得全心全意,當年這可是擅入海灘管制區的重罪。沿著依稀還可以看得出來的戰備道、交通壕,我撥開草叢也聚精會神尋找早年的哨所,不是崩塌就是被野草埋沒,還有已經被灌漿封哨。


  昔日東村經下湖往溪邊的黃土小路,現在變成水泥路面,路兩旁是隨風搖曳的綠色小麥田。見到幾位正忙著農事的農民與小朋友,上前打個招呼順便問路,「請問往溪邊是這條路嗎?」是的,就直走:::。其實我應該不會走錯,這也是當年每週一次夜行軍的路線,還真難忘!

  突然在左手邊看見一棟牆上還寫著「反共抗俄」的古厝,眼睛為之一亮。真不容易現在這時代還能看見反共標語,忍不住停下機車拍照,多看幾眼,或許下回再來它就會消失不見!



  到達溪邊圓環右轉復國墩,這裡是我在金門待過最久的地方,黃土小路也成了雙線道柏油路面,ㄠ四堡、營部連、衛生排、空軍防砲:::已經消失,都成了道路的一部分。而營部與雷達站舊址,倒成了海巡署安檢所。復國墩連部還在,確定裡面也還有駐軍,只不過大門緊閉著,連想找個衛兵幫我傳達訊息給部隊長,是否可以讓我入內參觀營區的心願,都希望落空!  

  來到漁港哨旁的水井,當年不管天氣多冷,這裡是免費清潔身體的水源,現在加了蓋還裝了馬達抽水機,成了村內居民用水來源。當年復國墩有間民營浴室,那是過年或是冬天、有時間才會花錢來光顧。記得是三十元,三十元不泡在熱氣騰騰浴池內半個小時以上,怎麼會夠本!往村內走早已經沒有小店營業了,我還能靠著記憶一一指出這是阿鑾家、那裡是秀英家、叉路口是三十八度、往內走是黑美人家、阿芬海產店當時是村長家、村內有一戶開計程車、有一戶有部大卡車:::。回憶著當年全年無休,半夜還可以敲小店門買東西、理頭髮的盛況。  


  復國墩新建的漁港,範圍延伸至一百多米外那一塊大礁石,當時大退潮才能涉水而到的礁石,今日車輛可以直達。空蕩蕩的漁港,看不見一艘漁船或是舢舨停靠,也看不到任何漁民、遊客,整個海岸線就有兩名海巡官兵就在漁港哨內監控,監控什麼?只有我還有那遠處海面有幾艘匪漁船。徒步走上大礁石,看著當年再熟悉不過的海岸線,總覺得北碇變小了、距離變遠了?這裡就是當年漁產豐富金門蟹與龍蝦、黃魚:::漁船滿載而歸的復國墩漁港嗎?情景怎麼會差距這麼多!



  將車停在復國墩浴室旁的空地,這裡當年是漁獲拍賣場,五哨就在底下那一片封閉樹林內,六哨已經成為通往新漁港道路的一部分。六哨旁那幾座無名英雄墳還在,村民還依循著傳統風俗,在墳土上用小石頭壓著冥紙,而當年三冬朱班長用心製作鎮煞用的梅花樁,遍尋不到。我確在七哨玻璃刀山阻絕設施前,意外發現另一座立於八十三年「陣亡紀念碑」,白色尖頂,細細讀完碑文,雙手合十,誠心一拜,安息吧!又是一位軍人魂。  




  七哨外觀看起來還保存良好,哨所、浴室、機槍堡、據點與戰備道大部分都被雜草淹沒,五零機槍與七五無後座力砲陣地,輪廓還依稀可見。哨所一旁還立著「雷區」警告三角板,以及後來才有的M24戰車砲。坑道內的海漂站、寢室、射口:::,有股衝動真想就立刻下坑道去回憶以往,見天色已暗,又提不出勇氣單獨一人下坑道而作罷。  

  復國墩哨所前欽月殿正在整修接近完成中,新廟大門掩閉著,站在廟門口想著當年遇到情緒低落,有苦無處訴說、害怕無助的時候,我總會前來拜拜。夜行軍、岸勤工差或是夜間我孤單一人走過村莊要回到班哨時,夜深人靜說不怕是騙人的,但是只要走到了欽月殿,我心就定了,至少七哨衛兵已經可以看見我,我就能平安回到金門的家。  

  每次拜拜也只是很簡單的雙手合十,當時廟裡牆壁兩旁與橫樑上,掛滿寫著「佑我平安」的錦旗,這些都是來到金門服役阿兵哥們最真心的祈求,不求別的,只求平安。一直不知道欽月殿內供奉的是那尊神明,但我相信,心誠則靈。  

  傍晚到復國墩村內,拜訪一位當年曾經幫我們放海漂的李姓歐吉桑家中,剛開始歐吉桑對我完全沒有印象,直到提起放海漂、驅離射擊、泡龍蝦酒:::,漸漸的兩人的記憶開始吻合,邀我泡茶、吃著貢糖,聊起往事。復國墩漁港從最早的採蚵、捕魚、放海漂、北碇運補、走私:::。落到最後,現在整個港口連一條漁船都沒有了,當歐吉桑感慨說到:「還是以前好:::」,我知道歐吉桑所說的以前,那段我也曾經參與過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