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在金門,能先打後奏驅離離岸三千公尺禁制海域內的匪船,就覺得自己有夠悍,管得有夠大面積。對烏坵的印象最早就是忠義悍反共救國軍,當年的反共救國軍有多悍?未收編前可以是無政府狀態下自給自足,海面上看得到貨輪都算是自家船,東西可以先「借」再說。收編後在西方公司加持下就更悍了,看得到的陸地也可以是自家的,說打就打。反共救國軍海賊當了幾年,上了陸地也可以很靈光,南日島戰役雖不算大勝,至少沒有蝕把米。還是有遺憾!虎將李果然將軍戰死南日島。


前進烏坵,就以一窺英雄島的心態拜訪,英雄凋零總會留下走過的痕跡。在船上對烏坵遠眺,就如北碇般孤伶的影像,還有那燈塔象徵著頂天立地的雄心壯志,再來...匪船出現了。沒有太多驚訝,我之前有看過電視,匪船就結隊圍繞烏坵。心裡雖然有底,但總覺得不應該是這樣,這種感覺就是在前線打過驅離的軍友,總會見不慣匪船如此囂張。解嚴,解除禁制海域,但還是屬於我國的經濟海域,全世界每個國家不都在持續擴大自己的經濟海域!海巡無力護魚,要慚愧;駐軍就連三千公尺底限都守不住,該檢討。之前我國漁船強行靠近釣漁台群島,日本就派出飛機、軍艦來封鎖、驅離,很不願意承認自己國家弱得讓左右鄰國都瞧不起。


什麼叫做戰地!這幾年一直所尋找懷念的氛圍,它可以是一處陣地,可以是一面標語、落成誌,可以是部隊的唱歌答數,也可以是對匪船的強制驅離...。戰地烏坵!上島之前完全感覺不到,大陸漁船早已當成自己的海域,烏坵漁民無力相爭,曾經是烏坵經濟來源的漁場就這般拱手讓人。戰地烏坵!上島之後也沒有感覺,該藏的藏,不該遮的也遮,該出現的英勇戰士也沒有看見幾位。便衣哨倒是出現好幾處,你們平常站哨就是徒手便衣?就是微笑不說。這政戰保密措施做得真好,嚴防國家戰士姓名與階級外洩。直到環島伴遊人士出現,依舊聞不出戰地的氣息,倒是像影子,就如影隨行。農曆七月二十黃昏的烏坵,有著白色的恐怖。







圖:國家文化資料庫內http://nrch.cca.gov.tw/ccahome/index.js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信 的頭像
阿信

難得緣份~金誠連部落格

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